成为真正的大法粒子


【明慧网2001年11月19日】尊敬的师父您好,同修们好。我现读大学三年级,自96年11月开始修炼大法。现向师父,同修们汇报两年来我在正法中修炼的情况。

1999年,邪恶开始了对大法与学员的迫害,突然之间,世界仿佛天昏地暗。就那样,我走出了两年来徘徊于自我的修炼,开始了随师正法的历史使命。在这过程中,使我看到了自己的各种人心,并能促使我修去很多执著从而步向伟大觉者的境界。

讲清真象时正气傲然

两年来大学里的弟子们走出了怕心,走出了情面之心,组织了各种洪法活动,包括烛光守夜,讨论课,功法展示,散发大法真象资料等,从一开始的被动和‘不好意思’到如今的主动和积极地征集签名,现在每天在大学里都有学员集体炼功。

2000年初,另一同修和我在大学申请了摊位,准备在新生入学周洪法。可是由于这位同修回国正法,没能回澳,只剩下我一人,当时有点孤独感和不好意思的虚荣心。可是维护大法是大法弟子的使命,就像修炼一样是无条件的。这绝不像人的观念所框下的那样:有机会、好玩儿或别人叫到才做。大法弟子破除自己人的一面,修出纯善的正觉,所以在最邪恶的迫害下,大学摊位上毅然高挂大法横幅,正气傲然!令被蒙蔽了的世人惊醒、深思,令邪恶恐惧。

记得有一次大学里的其它摊位都散了,唯独大法的摊位上有几位弟子到夜黑了还在积极地散发真象资料。我看着在路灯和月光下向世人讲清着真象的学员,深感师父的慈悲融炼着大法弟子,而大法弟子在正法中修出的慈悲能唤醒世人。

各自在正法中发挥作用

大法粒子在人间背景不同,个人性格不同,大家各有所长,互补互助,并肩除恶。在向议员洪法时,不懂英文的,我可做翻译;在和不同的政府官员沟通时遇到的难题正是我们修炼的机会!有一次,一位议员对于我们的请求很久没有回音,我们心里很着急,所以多次催促提醒议员,同时人的情又使我感到不好意思“逼得太紧”,当时我的心里真是翻江倒海。后来我们“以法为师”,互相提醒,正念告诉我们:大法至高无上,没有事比大法的事更重要,不能像师父在《环境》经文中告诫我们的“而这么伟大的一部宇宙大法,你们却不好意思给他一个正确的位置,这才是人的真正耻辱。”师父带给全人类,全宇宙,全苍穹的幸福,世人怎可攀比呢!所以我们洪法时应当堂堂正正,用大法的场融化所有宇宙的生命,让他们发挥自己的作用,与大法结缘。

我们深感师父为我们把修炼之路安排得很紧凑,我们必须抓紧每一次机缘,走好每一步。师父在《正法时期大法弟子》经文中告诉了我们:“修炼与正法是严肃的,能不能珍惜这段时间,其实就是能不能对自己负责。这段时间不会长,却能锤炼出不同层次的伟大觉者、佛、道、神以至不同层次的主的威德,也能使一个放松自己的修炼者从已经非常高的层次毁于一旦。”让我们珍惜这唯一的机缘,携手助师除恶,成为真正的大法粒子!

(2001年10月澳大利亚亚太地区法会发言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