四川省楠木寺女子劳教所的血腥暴力无法动摇我对大法的正信


【明慧网2001年11月19日】我今年51岁,系四川人。几年前长期重病缠身,卧床不起,自从开始修炼法轮大法后,身心非常健康。99年7月22日后,多次依法上访,向政府讲清真相,说“真、善、忍”好。因此,99年12月9日至2001年10月9日被江泽民恐怖集团非法关押在四川省楠木寺女子劳教所,受尽肉体、精神的残酷折磨后,更加坚信“法轮大法好!”

1. 我自身的经历

2000年2月在4中队,管教强制我们从上午劳动到深夜零点,每天工作16小时。闲时我炼功,管教和犯人对我拳打脚踢,我没一句怨言。后来半夜炼功,她们暴打我后,把我关在几平方米的小屋“坐水牢”,室内倒上约10-20厘米的水,把鞋袜脱光扔掉,每天几个人轮流把我按坐在水里,下身全湿透了,而当时夜里她们打我时却穿着棉大衣还说冷。那时头部、上身已被她们打得发黑发青;下身又打又冻得失去知觉。每天只能吃2-3两素饭(相当于10岁小孩拳头大小2个馒头的数量)这样的日子共有20多天。

2000年6月在七中队。管教把坚修大法的功友集合在操场上说:“上面说从今天开始对你们进行全面专政,你们如再不放弃修炼法轮功,上有‘政府’撑腰,打死你们也白打,我们不负任何责任,尸体扔了就是。”之后常常在三、四十度(摄氏)的高温烈日下曝晒我们,操练军队的队列。许多功友上衣全被汗水、毒打后的血水湿透了,就是这样还15天内不让我们洗一次澡,12小时不让上厕所。一天我抗议他们野蛮毒打全身是伤的功友,他们叫犯人李兰青打我。开始用拳头打头部和上身,用脚踢下身和腿部,打累后又拿来1厘米粗的实心钢棒猛烈朝我全身一阵乱打,就象打橡皮人一样……直打得我头昏眼花,一头栽倒在地。不知过了多久,慢慢苏醒后才发现,汗水、血水满身都是,手脚肿硬得发抖,上身全呈乌色,下半身成了黑色,全身没有一处好肉。

2.我亲眼所见的残暴

去年夏天,功友李凤奇被管教用带硬刺的荆竹棍打得全身都是小血孔,鲜血直流,有的地方成了肉浆。功友罗小玉被他们用狼牙棒打得多次昏迷,全身浮肿,屁股成了肉浆,长时间流血水、黄水,连内裤也不能穿,垫很厚的卫生纸都浸透了,管教仍常常踢打。每次洗澡见功友们一个个都是遍体鳞伤。

3.精神折磨

它们把每个女功友衣服脱光搜身检查有无师父经文。强制灌输诽谤大法及师父的录象、文章等。三十多个人酷暑天被关在10多平方米的小屋内,故意用大功率收录机开最大音量播放快节奏迪士科音乐,制造震耳欲聋的噪音,把头震得发痛,心发慌,要不是炼功人早发疯了。

4.对外宣传(新闻)作假

一位姓钟的功友对采访她的电视台记者讲她自己身患血管瘤,多方医治无效,自炼功后全部好了,是法轮大法挽救了她的生命,而电视台在向社会播放时,只放有钟功友的画面,却关掉她本人解说的声音,而相反由电视台解说记者解说是炼法轮功使钟患了血管瘤。钟本人看后,强烈要求更正,还事实真相。为此钟反复被邪恶势力非法关押15次,后送去劳教一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