84人发表声明──声明强化洗脑作废

【明慧网2001年11月20日】
声明

我98年开始修炼法轮大法。大法不仅使我身体恢复到最佳状态,而且提高了我的道德标准,净化了我的灵魂。

我于2000年11月25日,因散发真象材料被抓,由非法拘留到看守所,最后送往劳教所,被非法劳教一年。在劳教所里,管教们用邪恶的方式强迫我们放弃修炼。每天播放污蔑师父与大法的录像,并暗地里指使劳教人员用殴打、体罚、超强度劳动的方式摧残我们,其目的是让我们放弃修炼法轮大法。由于我学法实修不足,不愿意承受,被求安逸之心带动而邪悟,做出了作为大法弟子绝对不应该做的事,写了一些“书面材料”。回来后看到师父的经文,我痛悔难言,消极难耐,一直拖到现在。时至今日,我痛下决心,立即发表声明,不让自己修炼的初衷改变,不违背史前的誓约。

在此我向慈悲苦度我的师父请罪,我对不起大法、对不起大法弟子与善良的世人。为此我郑重声明:我在劳教所里所写的一切“书面材料”作废,包括“悔过书”、“决裂书”、“揭批材料”等,还有在看守所所写的一份“悔过书”作废。在此我严正声明:没有法轮大法,我的生命将会枯萎糜烂。我要重修大法,抵制邪恶、窒息邪恶,向世人讲清真相,揭露邪恶的丑行,加倍弥补给大法造成的损失,跟上师父正法进程,坚修大法到底,完成修炼的誓约。

大法弟子 冷振辉 2001年11月2日


严正声明

我是一位中学生,在邪恶的魔难中没有走出来,而且跟亲人说了不应该说的话,没有尽力制止家人对大法的迫害,现严正声明以前所做、所说的违背大法的一切全部作废。今后加倍弥补给大法造成的损失。

大法弟子 吴锐略 2001年11月12日


严正声明

我是一个老年弟子,以前曾经有过某种疾病,修大法后消失了。在邪恶开始疯狂迫害以后相当长的时间里,我坚持修大法不动摇,不向邪恶低头。我曾经去过天安门护法,曾经被非法拘留,关在看守所、劳教所,也曾为了向邪恶抗争而连续绝食九天,最后被无条件释放。以前这些关我都过了。

可这一次关却没有过,原因是身体来了病业。邪恶势力又一次平白无故地把我抓进去,我由于对大法的理性认识不足,在身体病业的折磨下,在邪恶势力的洗脑宣传下,我神智迷糊起来,开始怀疑大法。我一心想摆脱困境,就写了“保证书”,然后回家来到医院去看病了。

后来在与其他大法弟子的交谈中,我意识到自己犯下了不可饶恕的过错。我重新认识到,身体的病业,不过是我们生生世世欠下的债,现在师父帮我们消去了大部分,而我自己承受这一点点都受不了,这不是心性太低了吗?明明知道邪恶所为是不正的,明明知道是大法改变了我,把我从常人的泥潭中拉上来,走进修炼的行列,可我还是铸下糊涂大错。这不正是心性提高不快而让邪恶钻了空子吗?说什么“年纪大病多”,修炼人哪分什么年龄?只有常人才执著于年龄而生邪念哪。认识到这里,我懊悔万分。我决心重新走上修炼的道路,我要洗清我自己给大法抹的黑。从此以后,头脑要清醒,不被邪恶钻空子,坚修大法不动摇。

在此,我郑重声明,以前所写的一切“保证”,以及别人代写逼迫我签字的一切“文字材料”,统统作废。大法金刚不动,我心金刚不动。

大法弟子:高林珍 2001年11月19日


严正声明

因为我平时学法不深,当通知我参加“洗脑班”后第二天,我就顺水推舟似的接受了邪悟,做了一件大错特错的事。后悔不及,内心非常痛苦。这不能强调环境的邪恶,也不能把责任推给别人。一切都是我自己造成的,自己方方面面的不足,致使让邪恶钻了空子,对大法造成了损失,给自己造下了深重的业力。这是修炼中没有真正地精进、没有扎扎实实的修炼基础,是绝对过不去的。从而也暴露出一些不好的心、弱点、业力、执著心等等,因此影响到对大法的正信、正悟,原则问题上妥协。

我深感无颜面对慈悲伟大的师父,无法饶恕自己的罪过,没能珍惜这万载难逢的修炼机缘。为挽回我给大法造成的损失,给师父造成的伤害,在此我严正声明:我在“洗脑班”上所说所写的一切全部作废。坚定的维护法,挽回自己给大法造成的损失,多学法,用正念,“意念中清除自己思想中的不好的思想念头、业力和不好的观念或外来干扰”,不断地纯净自己,加强主意识,不断地坚定对大法的正信、正念,才能使自己成为一个真正的大法粒子,才能在任何环境、任何情况下坚不可摧。

大法弟子 曹淑卿 2001年11月16日


严正声明

我是从97年8月开始修炼法轮大法的,通过学法炼功,我的身心发生了很大的变化。得法前,身体曾患有心脏病、神经衰弱、脑供血不足、颈椎病、肩周炎等病。特别是以前为了一点小事都跟人计较,在个人利益上不吃亏,在家里总因为多干活感到心里不平衡,再加上身体不好,整天觉得很苦很累,活着没意思。

修炼后,身体的病渐渐消失了,走路一身轻,也愿意干活了,心情也开朗了。通过学法,使我明白了做人的真正目的,也学到了很多做人的道理。不但在个人利益上不去跟别人争了,有好几次买东西,对方多找钱我都当时还给了他们,这是我以前做不到的。家庭也变得和睦了,丈夫非常支持我修炼。亲朋好友看到我的变化也为我高兴。我也更坚定了修大法的信念。

99年7月20日以后,我由于学法不深,断章取义地曲解法,走向了邪悟。在魔难中,由于有怕心,被迫违心地在派出所、单位写了“保证书”。自从学了师父最近的几篇新经文,我才彻底醒悟,当我看到师父的经文《建议》、《大法坚不可摧》,我心里非常难过,这不就是说我吗?师父在被邪恶迫害时,我不能走出来证实大法,还做了大法弟子不该做的事。我愧对大法,愧对慈悲苦度我的恩师。维护大法是我们每一位大法弟子的使命,堂堂正正地修炼大法,珍惜修炼机缘,把怕心、邪悟的心挖掉,坚定正念,认真学法,走出来向世人证实法,讲清真相,救度世人,坚定地维护大法,加倍弥补以往的过错给大法带来的损失,大踏步地跟上正法进程。现严正声明以前签过的“保证书”一律作废。

大法弟子:于淑云 2001年11月19日


严正声明

我于1999年10月27日进京上访被北京国办信访办扣留遣送给驻京办事处,带回后送看守所非法关押30天。后办‘洗脑班’,在压力面前由于自己急于出来,看到别人写了所谓“保证书”,自己也跟着写了,却没有用法来衡量对与错,没有对自己和大法负责,此是其一;其二,自己在警察的欺骗诱导下,曾于99年12月写了所谓“保证”,其中由于不必要的欢喜心和对亲情的执著,把修炼当成了儿戏,结果再一次给大法抹黑,同样在次年1月邪恶逼迫交书,在高压下,在看守所里自己害怕了,写了所谓的“悔过书”、“思想认识”,用人的变异观念去对待,而没有意识到作为大法中的一员,如果没做好,同样是给大法抹黑。当被关进教养院后,地狱般的生活使得我再一次不清醒产生对法的错误理解,加之没去掉的变异了的人的观念写了所谓的“悔过书”之类的等等,虽然后来写了简短声明交给队长,但为严肃修炼,对大法、对自己负责,现特此严正声明:以前所说、所写的不符合大法的一切全部作废!在最后的正法进程中发挥一个大法粒子应起到的作用,助师法正人间。同时加倍弥补给大法造成的损失。

林刚 2001年11月18日


严正声明

自从99年7月20日以后,被带到镇政府,让说出谁和谁联系,我不说他们就派镇政府的执法队看着我。不许睡觉、不许坐,还强迫我看造谣、迫害大法的电视节目,还有一本造谣迫害大法的书。还让背下来。由于自己想急于出来,昧着良心写了“保证书”,还说出了联系人。出来后没有几天又被叫进去,镇政府的政法委书记说:你把练功者的书都交上来,过几天地毯式搜查。由于自己的怕心,和本村的另一个人到各家敛了不少书、录音带,给大法造成了重大损失。2001年5月12日,镇政府的政法委书记又到我家说:“你这几天哪也别去”,我说:“你还限制我的人身自由吗?”因为这个,他打电话教派出所来人把我强行带到镇政府,要求写“保证书”,不写不让走。还是因为自己怕吃苦,给他签了字。特此声明,自己以前所说所写所做的破坏大法的事一律作废。“以法为师”,坚定修炼。跟上正法。同时加倍弥补给大法造成的损失。

大法弟子 刘建仓 2001年5月13日


严正声明

我没修炼大法之前是个体弱多病的人,修炼法轮大法以后,师父给我净化了身体,使我受益很深,也明白了做人要做个好人,人为谁而存在,懂得了善恶必报的道理。自江XX迫害法轮功以后,我的心里愤愤不平,李老师教我们做好人难道有错吗?法轮大法弟子没有做对不起党和人民的事情,法轮大法是正法,我们每个修炼人都在按照宇宙特性“真、善、忍”行事。我要走出来证实大法,法轮大法在中国遭受这么大的迫害,真修弟子都走出来正法了,我还在家等什么?当时悟到师父说的话,修炼的路上必须建立自己的威德,最后圆满自己的世界。进京上访,讲清真相,还大法清白。天安门前,我打开横幅,高喊“法轮大法好”、“法轮大法是正法”。被抓后送回当地拘留所,在一种错误认识大法的情况下,和面对着被教养的威胁下,加上管教的伪善,我失去了理智,写了不该写的“五书”。现在我醒悟了,知道自己当时的邪悟给修炼路上留下了污点,为了大法不受污辱,为了将来的修炼必须改正过来,加倍弥补给大法造成的损失,法轮大法是正法,还师父清白,还大法清白。我现在正式声明:以前所写的“五书”全部作废。“强制改变不了人心”。

大法弟子 高立清 2001年10月30日


严正声明

我在2000年8月,因散发宣传法轮功的材料,被非法劳教,2001年8月被释放。在被非法劳教期间因对大法不够坚定,写了“悔过和揭批”。后来看到《窒息邪恶》经文,心中惊醒,去撤“悔过”,但受到同室邪悟的影响和管教的毒打而不再撤回。后来走向邪悟。

从今年3月开始,不断听到师父关于“悔过”问题的几篇经文,开始从邪悟中逐渐清醒。有同修撤了悔过,而我没有足够的勇气去撤,原因就是心中对法不够坚定,人的东西太多,怕心是最主要的。明明知道应该撤悔过讲真象、讲真话,可是没有做到。我给大法造成了损失,现在我再次认真思考这件事,鼓足勇气,重新回到大法中来,堂堂正修炼,发挥一粒大法粒子应发挥的作用。同时揭露邪恶的暴行,公布天下,并挽回给大法造成的损失。

大法弟子 张开宇 2001年11月19日


严正声明

我因有对人根本的执著,怕邪恶势力开除我丈夫的党籍和扣发他的工资,怕被非法劳教,急于回来的心,使邪魔钻了空子,把师父说的:“无论在任何环境都不要配合邪恶的要求、命令和指使。”(《大法弟子的正念是有威力的》),忘得一干二净,为了开脱自己,顺水推舟似的有意接受邪悟,造成了很多难以挽回的损失。我要吸取教训,放下所有的执著,“坚修大法紧随师”,抓紧看书学法,再不叫邪恶势力钻思想空子。在此我严正声明:所说所写的一切东西完全作废。“作为大法弟子是全盘否定一切邪恶的旧势力安排的”(《大法坚不可摧》)。坚决清除邪恶生命与邪恶势力,正信、正悟,坚修大法心不动,抓紧师父安排的有限时间,揭露邪恶,全面讲清真象,加倍弥补给大法造成的损失。

大法弟子 王颖 2001年10月28日


严正声明

我是1999年12月去北京正法被警察非法抓捕的。在北京的恶警把我吊起来电击的情况下没有守住心性说出了姓名、住址、写了“保证书”,回来又被非法拘留20多天,被勒索5000元,也写了保证书,回来后在派出所、单位、街道要求下,也写了“保证书”,当时认为应付应付它们,回家继续修炼,后来认识到这是邪悟,是不对的,真正的大法弟子是不应顺从邪恶的,应付的后面有怕心、私心和名利心等……。我悟到以前的不对,特发此声明以前写的保证书和签字一律作废,我要在大法的指导下树立起强大的正念铲除邪恶,绝不再顺从它们,尽快做一个合格的大法弟子。同时加倍弥补给大法造成的损失。

大陆大法弟子:丁养玉 2001年11月11日


严正声明

由于自己抱着人的执著,没有在法上认识法,因而在被非法劳教期间主动接受了邪悟,做了一个修炼人不应该做的事,违背了师尊的教诲,没有为大法负责、为社会负责、为自己负责。不但蒙蔽了世人,同时给大法造成了损失,辜负了师尊的慈悲苦度。为此,我郑重声明:在被非法劳教所期间所说所写的一切有违大法的言行全部作废,在今后的正法修炼中加倍弥补给大法造成的损失,走正自己的路。

大陆大法弟子:黄明 2001年11月12日


严正声明

我是1997年7月30日得法,通过学法、炼功,得到了身体的健康和心灵的净化。1999年7月20日以后,派出所、居委会联合到管区内的法轮功修炼者家中,让交大法书,让签保证书。我当时由于怕以后还会找我麻烦,所以在派出所发的“保证书”上签了名,并交了大法书,把横幅也交上去了。在分局的询问记录上也签了名。通过两年的学法、认识、理解,知道了当时那样做是不对的,对不起师父的慈悲苦度,给自己修炼的路上留下了污点。现声明:以前签的“保证书”,一律作废。我要坚修大法紧随师,在以后的正法中加倍弥补给大法造成的损失,跟上师父正法进程。

大法弟子:李晓燕 2001年11月18日


郑重声明

在2001年9月27日前县“610”及公安局在农场招待所强行办“洗脑班”。当时我拒不配合邪恶。派出所警察执法犯法,把我强行绑架到“洗脑班”,后来自己执著心没去(情没放下)向邪恶写了“保证书、决裂书”,给大法抹黑,造成了非常不好的影响。回家后自己痛不欲生,感到辜负了师父的慈悲苦度。我现在郑重声明:“洗脑班”上在邪恶强迫、恐吓、欺骗下所写的“保证书、决裂书”全部作废,今后在讲清真象中、在证实大法中,加倍弥补给大法造成的损失,跟上师父正法进程,决不向邪恶妥协,全盘否定旧势力的一切邪恶安排。

大法弟子 白云凤 2001年11月19日


严正声明

2000年12月份我进京正法被抓,因没守好心性配合了邪恶,被带回当地,这期间由于我的思想和执著心太重,不想在监狱里多呆,认为不是真心的就没事,所以叫别人给我写了“悔过书、保证书”等。这些都是我没有清楚地认识到法。自己配合邪恶在助纣为虐。现在我严正声明:我以前所写的、所说的等一切有背大法的全部作废。牢记师父的教导“修炼与正法是严肃的,能不能珍惜这段时间,其实就是能不能对自己负责”(《正法时期大法弟子》),以法为师,勇猛精进。

大法弟子 张元 2001年9月26日


严正声明

我从看守所出来后,由于对亲情的执著和怕心作怪,被魔干扰,导致了邪悟。写了“保证书”,向邪恶势力投了降。做了一个大法弟子绝对不该干的事,背叛了师父、背叛了法。通过学法修心,真正认识到了自己的错误的严重性,悔恨至极。现在我严正声明我在邪悟期间所说所做所写的所有不利于大法的事,一律作废。我要重新回到大法队伍中来,坚修大法,在任何情况下维护大法,真正做到坚不可摧,金刚不动,做一个合格的大法弟子。同时加倍弥补给大法造成的损失。

大法弟子 吴国兰 2001年11月2日


严正声明

我在2000年冬天,在学校组织的“反X教”活动上,由于一直被蒙骗,就在写有诽谤大法的条幅上随全校师生签字。通过看真相资料以后,我才有了新的认识,原来大法是清白的,只是社会上的人们一直在受中央当权者的欺骗罢了。然而对于我一个曾经看过大法书的人居然也能做出这样错误的事,是在破坏大法,现在是后悔莫及。在这里特此严正声明:“签字”无效。大法永远是一部好功法,我只有开始修炼这部法,早日圆满,不会再做破坏大法的事了。同时加倍弥补给大法造成的损失。

宫月娇 2001年11月18日


严正声明

我是一名法轮大法修炼者,1999年7月,江泽民集团开始疯狂迫害法轮功,当时由于自己学法不深,放不下对人的种种执著,在单位的压力下,上交了部分大法书籍,并写下了“保证”。是恩师慈悲,使我又重新回到大法修炼中来。在此我严正声明,以前所做、所写、所说的一切有背于大法的,一律作废。并决心紧跟师父正法进程,助师世间行,以不辱正法时期大法弟子的神圣使命!同时加倍弥补给大法造成的损失。

大法弟子:高秀凤 2001年11月7日


严正声明

自从修炼法轮大法以来身心得以净化。邪恶迫害大法后,我被非法抓进劳教所,被邪恶强行洗脑,走向邪悟,偏离了法,给大法造成损失,给自己修炼道路抹了黑,留下了终身的耻辱。现已清醒认识到。特此声明所写所说的不符合大法要求,有损大法的行为全部作废。回到正法中来,紧随师父的正法进程,做一个纯正的大法粒子。同时加倍弥补给大法造成的损失。

大法弟子:赵艳秋 2001年11月5日


严正声明

我是一名大法修炼者,被当地非法拘留几次后送至劳教所,强行让我们认罪服从,我和同修不接受,他们采用电棍逼供、耍流氓等手段迫害我和同修,在高压下、神志不清时做了违背大法的事,现声明所说所写的一切东西完全作废,坚定修炼大法、重新开始走入正法中来,揭露邪恶,讲清真相,同时加倍弥补给大法造成的损失。

刘庆香 2001年10月


严正声明

在7.20期间,由于自己学法不深,在当时的高压下,产生了怕心,曾经对恶警口头妥协过,现在回想起来很是惭愧,对不起师父,给大法抹了黑,在此严正声明以前所说的一律作废。今后一定要认真学好法,严格要求自己,时时“以法为师”,坚决不做对不起师父、违背大法的事情。紧跟正法进程,争取早日圆满,跟师父回家。同时加倍弥补给大法造成的损失。

大法弟子:陆桂云 2001年11月8日


严正声明

我在看守所或在乡镇上所写过的“保证书”、签过的字等一切不利于大法和师父的话统统全部作废。那些都是在高压下违心所为,都不代表我真实心理。我要堂堂正正做一个大法粒子,并向我们伟大的师父表示深深的歉意,决心全盘否定一切邪恶势力的安排,奋力赶上师父正法形势,加紧弥补给大法造成的损失。

大法弟子 安清海 2001年11月18日


严正声明

我曾写过“保证书、悔过书”、上过电视,加上教养院邪恶势力的洗脑。自己曾一度走向邪悟,上交了大法的书、录音带、炼功带,写了“批判材料、决裂书”等。这一切我悔恨万分,我做了对不起师父、对不起那些洪法护法的大法弟子们的事。我醒悟了,一定用自己的生命证实法。捍卫这千万年不遇的法轮佛法,让那些迫害大法的邪恶势力形神全灭。同时加倍弥补给大法造成的损失。

大法中的一粒子:杨立军 2001年11月7日


严正声明

不论怎么样,我一定要坚持正念、正信!做到“坚修大法紧随师”!我想起去年公安、“610”、政法等强迫我在工作、劳教、法轮大法之间作出选择时,在这些重要的关口没有过好,我昧着良心做了错误选择。现在想起来就很惭愧。所以我要严正声明,去年写的什么“保证书”、什么“认识”等一律作废!同时加倍弥补给大法造成的损失。

大法弟子 龚国民 2001年10月12日


严正声明

由于自己学法不深,在被非法劳教期间被强化洗脑后,产生邪悟,写了“保证书、悔过书和揭批材料”等等,并参与了给其他学员洗脑,严重的破坏了大法!罪大恶极!可慈悲恩师一再给机会,等待我清醒。今天我终于回来了,我郑重声明以前自己所说、所写的一律作废。法轮大法是宇宙的根本大法!今后“坚修大法紧随师”,跟上正法进程,同时加倍弥补给大法造成的损失。

大法弟子:赵芯 2001年11月5日


严正声明

在1999年7.20以后,单位、派出所找到我叫我写保证书。由于当时自己学法不深,执著心严重,就向他们写了“保证书”,还交了三本书,做了一个大法弟子不该做的事,至今非常痛悔。我严正声明以前我写过的一切和说过的不符合大法要求的话一律作废。做一名合格的大法弟子。同时加倍弥补给大法造成的损失。

声明人:纪桂琴 2001年11月14日


严正声明

我叫邓春达,1998年10月左右得法,得法后身轻体健,感觉很好。由于学法不深,抱着人的观念不放,所以在99年7.22后信了电视的污蔑之词,远离大法,通过一年多的体悟,我终于彻底醒悟了,明辨了是非。大法是真的,师父是度人的伟大佛主,我决心继续“坚修大法紧随师”,加倍弥补自己给大法造成的损失,做一个真正的大法弟子!

邓春达 2001年11月


严正声明

在99年7月20日大法遭到迫害时,由于我们几位功友在一起学法,被邪恶之徒告密,被抓拘留,因学法不深,存在怕心,写下了不该写的所谓“保证书”,给大法抹了黑,对不起伟大慈悲的师尊,为此严正声明,以前所写的一切所谓的“保证”彻底声明作废,今后“坚修大法紧随师”,全盘否定邪恶势力的安排与控制,加倍弥补给大法造成的损失,跟上正法进程,做一名合格的大法弟子。

大法弟子:刁鹏林 刁志林 谷德民 李景春 王任路 于荷花 孙桂霞 李桂珍 2001年11月7日


严正声明

本人在被非法拘留和劳教期间,在各种压力面前,在自己怕心的作用下,写了所谓“保证书”、“决裂书”、“悔过书”,现在认识到那都是错误的,是被迫的,都不是本人的真实思想。对大法起到了很不好的作用,对不起师父和大法。辜负了师父的希望和教诲。特此声明以上所写作废。今后加倍弥补给大法造成的损失。

大法弟子:曹正国 2001年11月18日


严正声明

我是被非法关押劳动教养的,在劳教期间,由于学法不深,邪悟了大法,走到了大法的对立面,写了“决裂书、保证书”等五书,给大法造成了损失,内心很内疚,愧对了恩师的苦度。特此严正声明:在被非法劳教期间,给劳教所、政法委、派出所等写的违背大法的言论,统统声明作废。今后,要“坚修大法紧随师”,弥补给大法造成的损失,做一名真正的大法弟子。

声明人:王敏丽 2001年11月18日


严正声明

由于自己放松了学法、炼功,被邪魔钻了空子,在“洗脑班”上,被那些背叛了大法的恶魔邪恶诱导,自己掉进了他们的圈套,说了和写了许多诋毁大法和师父的话。现在我严正声明:在“洗脑班”上所说所写的一切不符合法的话全部作废,以后坚修大法,加倍弥补给大法造成的损失,紧跟正法进程。

大法弟子:赵福彦、王洪刚 2001年11月18日


严正声明

由于自己学法少,学法不深,有怕心,在邪恶面前妥协,说了一个炼功人绝对不应该说、也绝对不能说的话。并写了“保证”。现在我明白这样做对不起大法、对不起师父的慈悲苦度,给大法带来了损失,现声明在邪恶面前所说、所写一切全部作废。今后多学法,正悟正行,讲清真相,同时加倍弥补给大法造成的损失。

李春艳 宋丽华 2001年10月29日


严正声明

由于自己学法不深,在旧的邪恶势力的迫害下,主意识不强,每遇到魔难、过关时,没有用大法来衡量,走上了邪悟。在这里我严正声明过去我所想、所说、所写、所做的违背大法的一切作废,坚修大法,回到正法中来,跟上正法进程,向世人讲清真象。同时加倍弥补给大法造成的损失。

邓启祥 2001年11月30日


严正声明

因进京上访,为法轮大法说句真话,被非法劳教。由于人的执著心、怕心,被邪恶高压迫害欺骗所带动,走向邪悟,写了“五书”。在此严正声明以前所说、所写、所做的一切不符合大法标准的所有言行全部作废,重新走入正法中来,跟上正法进程,做好大法一粒子,坚修大法随师还。同时加倍弥补给大法造成的损失。

大法弟子:张桂芝 2001年11月5日


严正声明

在邪恶迫害法轮功的初期,我在神志不清时,撕毁了一本大法经文,做了一个大法弟子不应该做的事,给自己的修炼留下了污点,现在我郑重声明:我在高压迫害中所说所写的一律作废,全盘否定。我要“坚修大法紧随师”,加倍弥补给大法造成的损失,跟上正法的进程。

大法弟子:李波 2001年11月13日


严正声明

我因去年去北京证实大法被送回厂派出所非法拘留。邪恶要我写保证书,我不写。后来我儿子帮我写了,我在上面签了名。现在我认识到我做了一个大法弟子不应该做的事,给大法带来了损失。我郑重声明:我在高压迫害中所说所写的一律作废。同时加倍弥补给大法造成的损失。

大法弟子:李碧芳 2001年11月9日


严正声明

九九年“七.二二”以后,派出所警察到我家问是否修炼了,由于当时学法不深,我说了妥协的话。后来学了老师的经文和阅读有关资料,我认识到这是犯了严重错误,对不起大法、对不起老师。我严正声明:以前我的一切不符合大法的言行全部作废。今后要严守心性,精进学法,跟上师父的正法进程。同时加倍弥补给大法造成的损失。

谭晶玲 2001年10月30日


严正声明

我因为学法不深,被魔钻了空子。在邪恶的逼迫下,写下“保证”。我对不起伟大慈悲的师父,现在我郑重声明,我给邪恶写的、说的一切作废!向师尊发誓“坚修大法紧随师”,一修到底。同时加倍弥补给大法造成的损失。

声明人:邢玉华 2001年11月12日


严正声明

1999年去北京上访讲明真象,到信访办说句心里话:法轮大法是正法。说完被抓后送到拘留所,由于学法不深,被迫写了“保证书”。现在郑重声明:过去所说所做的违背大法的一切全部作废,以后坚定修炼,加倍弥补给大法造成的损失,跟上大法进程,做一名真修弟子。

大法弟子:杨淑兰 2001年11月18日


严正声明

我在旧势力邪恶的迫害下,八月一日曾对单位领导说过妥协的话。通过学法,我认识到这是很严重的错误,对不起师父、对不起大法,特此声明作废。同时加倍弥补给大法造成的损失。

大陆学员 陈义芳 2001年11月18日


严正声明

我是一名法轮功修炼者,因进京上访,被非法关押47天,回家后,单位领导让我写保证书,虽然本人没写,家人在邪恶压力面前写了“保证书”,这也是向邪恶顺从,严正声明家人所说所写的全部作废,今后任何人也阻挡不了我修炼的路,“坚修大法紧随师”。

卢喜云 2001年10月19日


严正声明

由于自己学法不深,悟性太差,自“4.25”以后向邪恶势力说了很多有损大法弟子形象的话,多次写“保证书、悔过书和揭批材料”。通过学习师父的最新经文,我醒悟了。悟到了自己的言行有损大法弟子形象。现在我严正声明:自己所写过的“保证书、悔过书、揭批材料”,和向邪恶势力说的悔过之类的话,全部作废。同时加倍弥补给大法造成的损失。

大法弟子 李雄飞 2001年11月15日


严正声明

自修炼法轮大法以来,由于对大法不坚定,在强烈的执著下,说了错话、做了错事,在修炼的路上留下了污点。迄今痛悔不已,深感对不起伟大慈悲的师父。现在我严正声明,所有违背大法的言行一律作废,同时在正法进程中“坚修大法紧随师”,助师正法,全盘否定邪恶势力的一切安排。“全面讲清真相,正念清除邪恶,救度众生,坚定地维护法”(《大法坚不可摧》),用生命兑现神的誓约,以报答慈悲苦度我们的师父。同时加倍弥补给大法造成的损失。

大法弟子:谢晓光 2001年10月27日


严正声明

我有幸得大法,从心底里明白法轮大法是最正的、最好的!然而,在邪恶对大法疯狂迫害中,我在失去自由的情况下,由于害怕等执著心而邪悟,做了对不起师父、对不起大法的事,令我万分悔痛。在此,我严正声明:过去我所写的一切有损大法的文字及其相关的音像资料全部作废!我过去所有悟邪了的念头和思想全部灭尽!从新坚定实修大法,跟上正法的进程。

大陆大法弟子 李志刚 2001年11月18日


严正声明

由于学法轮功被非法抓捕后,自己没有守住心性,按照邪恶的要求写了对不起师父的话,师父慈悲于我,为我做了那么多,使我的身体好了,思想健康了,一再教导我们修炼宇宙大法,一定要做到真、善、忍,而我却违背良心,写了对不起大法的话,现严正声明原来在拘留所、看守所所写的违背大法的东西全部作废,坚持修炼大法,维护大法,做一个真正的修炼者。同时加倍弥补给大法造成的损失。

大法弟子:刘清英 2001年11月6日


声明

由于对法的认识不深,执著心太重,以前向派出所口头“保证”,给大法造成很不好的影响,对不起师父慈悲苦度,在此我郑重声明,以前所说的一切不符合大法的东西作废。今后“坚修大法紧随师”,跟上师父正法进程。同时加倍弥补给大法造成的损失。

大法弟子 姜东旭 2001年11月19日


严正声明

由于自己在邪恶的迫害中,人的情太重,贪图常人的安逸,没有把握好,以至说了一些不该说的话,在“保证书”上签了字。我郑重宣布:我所说的所有违背大法的话和写的“保证”之类的、他人代写的、他人给做的“保证”一律作废。在今后的正法进程中弥补自己给大法造成的损失、洗刷掉自己的污点,“以法为师”,破除一切邪恶旧势力的安排,做好大法弟子应该做的一切。

大法弟子:李国峰 2001年11月15日


严正声明

慈悲伟大的师父啊!我真的对不起您,是炼功使我的身心得到了净化。但是由于学法不深、常人心放不下,自99年7月22日以后,由于邪恶的迫害,多次写过对不起老师和大法的话,特此严正声明:我过去所写、所说、以及替别人所写的和别人替我写的一律作废,坚决跟上师父正法进程,勇猛精进。同时加倍弥补给大法造成的损失。

大法弟子:文淑范 2001年11月19日


声明

在邪恶集团对大法血腥迫害的开始,我采用了人变异了的思想对待,在表面上多少配合了邪恶。今在此声明:本人过去一切不符合大法要求的所说、所写、所做,一律作废。本人当尽最大努力弥补给大法造成的损失,赶上正法进程。

声明人:李瑞喜 2001年11月17日


严正声明

由于学法不深,在邪恶势力强制压力下,不情愿地写了所谓的“保证书”。现在非常后悔,特此声明以前所写的有损于大法的话一切作废。紧跟师父的正法进程,弥补和洗刷我们的罪业。

大法弟子:石慧云 韦龙芝 马云鸣 张瀚文 2001年11月26日


严正声明

我是一名大法修炼者,在劳教所里,很不情愿的写了所谓的“保证书”,现在声明一律作废。重新跟上正法进程,作一个真修弟子。同时加倍弥补给大法造成的损失。

大法弟子 郝淑敏 2001年11月1日


严正声明

2001年初,家人进京正法后被非法劳教,由于平时自己学法不深,人的执著太多,情太重,想叫家人早日回家,配合了邪恶,写了“保证书”和说了有损大法的话,现在我严正声明这些全部作废。同时加倍弥补给大法造成的损失。

大法弟子 李桂芳 2001年9月20日


严正声明

由于邪恶势力破坏打击,在高压下,我很不情愿的写了所谓“保证书”,现在我郑重声明,所写所说一律作废,重新走向修炼正法之路。同时加倍弥补给大法造成的损失。

大法弟子 赵志森 2001年10月25日


严正声明

我于2000年5月的一天晚贴大法真象资料时被抓。由于学法不深,执著心太强,没有在法上认识法,被邪恶钻了空子,被迫写了“决裂书”,我对不起师父、对不起大法。今后我一定加倍弥补给大法造成的损失,跟上正法进程。

大法弟子:崔玉琴 2001年11月18日


声明

我因为法轮大法上访、说明真相,而被非法送进劳教所。在劳教所里的高压迫害下,我被迫害得神志不清后所写、所说的现声明全部作废。重新跟上师父正法进程,加倍弥补给大法造成的损失。

周爱女 2001年11月19日


严正声明

我所有以前写过、说过、签过的和我所按过的手印,一切全部作废。我要用我的实际行动加倍弥补我过去的错误,洗去我所有的污点。

大法弟子 纪井国 刘凤芝 2001年11月14日


严正声明

我在邪恶的强迫下,违心地所说所写的不利于大法的话,全部作废。法轮大法是正法,坚修大法志不移。同时加倍弥补给大法造成的损失。

大法弟子 于浚先 2001年11月2日


严正声明

我叫钟云鹏,在此郑重声明原先所写的所有违心的“保证”一律作废,真正溶入到正法修炼中来,做一个合格的大法弟子。同时加倍弥补给大法造成的损失。

钟云鹏 2001年11月17日


声明

我在“洗脑班”写了“决裂”,现在声明全部作废。“强制改变不了人心”,我一定加倍弥补给大法造成的损失,跟上师父正法进程,完成自己伟大的历史使命。

大法弟子 李东旭 2001年11月19日


严正声明

在被迫害中,由于放不下对人的执著,给邪恶写了所谓的“保证书”,为自己的修炼带来深深的痛悔,对不起师父,现在特此声明以前所说、所写的违背大法的一切作废。“坚修大法紧随师”。同时加倍弥补给大法造成的损失。

大法弟子:曲淑云 2001年11月17日


声明

以前我背叛过师父,写过“决裂书”。现在我声明,以前所写的完全作废,我以后要跟上正法步伐,做好大法的工作,跟师父回家。同时加倍弥补给大法造成的损失。

大法弟子 张秀英 司学民 程万芳 2001年11月19日


严正声明

我以前所说、所写不符合大法的行为、言论或“书面保证”宣布作废。在今后的修炼路上一定要“坚修大法紧随师”,永不变心。同时加倍弥补给大法造成的损失。

田腾 李方丛 翟彦华 张风兰 2001年6月1日


严正声明

由于学法不深,在高压逼迫下,在看守所里在对大法不利的“材料”上,被逼迫按了手印,现声明一律作废,“坚修大法紧随师”。同时加倍弥补给大法造成的损失。

大法弟子:王俊兰 2001年11月19日


声明

本人以前接受邪悟后所说、所写的违背大法的一切全部作废。今后将坚定修炼,加倍弥补给大法造成的损失。

岑捷芬 2001年11月


严正声明

由于学法不深,在高压逼迫下,别人代我写的“保证书”现声明作废,“坚修大法紧随师”,加倍弥补给大法造成的损失。

大法弟子 樊天堂 孙兰新 2001年11月19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