致LYC博士的一封公开信 【明慧网】

致LYC博士的一封公开信

【明慧网2001年11月21日】

L先生,你好!

我是一名法轮大法弟子。一个偶然的机会,我看到了你在天情刊物上发表的一篇关于法轮功的文章。

也许是不同文化背景的原因吧,看了你的文章之后,我发现在许多事情上,你的看法和我的看法有很大的差异。所以今天,我静静地坐下来,给你写这封信,很希望你能了解一下我对这些事情是怎么看的。

(一)关于褒奖

就先从褒奖说起吧。你对法轮功学员报导世界各地对法轮大法的肯定与褒奖的做法表示不理解,这也难怪,作为中国人,已经习惯地认为谦虚是一种传统美德,这样做好象就不谦虚了,对不对?其实不然。为什么呢?因为全世界有这么多的褒奖,仅仅在美国就有600多个,如果你愿意做一下调查的话,不妨找一找其中有几个有法轮功学员的名字,你会发现,少到几乎没有。

法轮功学员认识到法轮大法这么好,于是就弘扬给更多的人知道,许多政府官员由此也知道了大法,也看到大法这么好,就褒奖了,其实学员们这么做,完全是为了别人好,也不留什么个人姓名,这不正是“做了好事不留名”的美德吗?出于对老师的尊敬,有些学员在申请褒奖的时候,申请了李洪志日;而有些政府官员则是自己主动宣布了李洪志日,这完全是学员或颁奖者个人的意志与行为,李老师从来也没有叫人这样做。

不错,褒奖在西方国家司空见惯。确实如此,一纸褒奖真可谓既没有名又没有利,法轮大法学员不求名也不求利,全都是义务教功,所有活动全部免费,所以即使让更多的人知道了来学也不会带来什么名利。那么为什么法轮功学员要报道这些褒奖呢?可能很多人都没有想到这一点。一方面可以告诉更多的人,法轮大法在全世界40多个国家流传,深受欢迎,有些国家甚至家喻户晓;另一方面,要知道,两年前中国江泽民政府开始镇压法轮功的时候,是列举了很多理由的。而报道这些褒奖使人思考,为什么法轮功只有在中国不合法,而在这么多国家都是合法的而且是受欢迎的;而且,江泽民政府所宣称的构成镇压理由的事例,在这些国家却一例也没有发生呢?更奇怪的是,有些褒奖是当初中国政府自己颁发的,可见对法轮功能给人民带来美好这一点中国政府是肯定过的,那为什么一夜之间来了个180度的大转弯呢?我想善良的人们肯定会心中有数的。更可贵的是,在今天中国政府向世界各国政府散发诽谤法轮大法及创始人的材料的情况下,许多政府官员顶住了来自中国政府的压力和威胁,明辨是非,褒奖法轮大法,谴责中国政府对法轮大法学员的残暴镇压。对这些褒奖的报道,无疑对扬善抑恶、制止中国政府的残酷镇压起到了很大的作用。

至于社会上的许多人,包括法轮大法弟子,出于对李老师的尊敬,有时称李老师为大师,我觉得这非常自然。以李老师在气功界的名望和造诣,称大师实在是丝毫不过分的。而且前些年国家颁发给李老师的褒奖就有称“李洪志大师”的。不知L先生是否熟悉,一般来说,教人武功的师傅就已经被称作大师了。而李老师传出的法轮大法使亿万大法修炼者得以身心净化,道德回升,从常人中的求名逐利,为私为我,修成无私无我,先他后我的正觉。而且,大法在修炼者身上创造了无数医学上的奇迹,真正地使人心向善,甚至浪子回头,这一切都在人的这一层展示了大法的神迹。所以,我觉得称李老师为大师真是一点都不过份的。反倒是李老师谦虚地说,“可是我从来没叫人把我当作神看,也从来没有叫人把我当作什么大师,我从来没有说你们要管我叫大师。我在讲课中多次跟学员讲,在美国刚刚和学员见面时我还讲,我说我坐在你们面前的就是一个人像俱全的人,我就是一个普普通通的人,我告诉你们的只是个法理,做与不做、学与不学那是你们个人的问题”(《九九年五月二日李洪志老师悉尼会见中文媒体》)。

L先生,希望你平心静气地想一想,假如李老师想要当什么宗教领袖,或制造什么“名人效应”的话,那再简单不过了,他只需作几次演讲,请一些记者,马上就会达到轰动的效果。可是他没有,而是一直过着隐居的生活。

其实,法轮功学员报导世界各地对法轮大法的肯定与褒奖,并不是一般人所想象的自卖自夸。这里面有很深远的意义。其真正的原因是,法轮大法“真、善、忍”洪大的法理,不是谁一家的,他是全宇宙众生的,其中包括你,包括我。正如李洪志老师1999年6月在芝加哥领奖时所说:“修炼的人早就把世间的名利看得很淡了”,得奖对于他个人并没有太特殊的意义;但对于法轮大法来说,得奖的意义却很深远,因为这代表着世人和社会对法轮大法的见证和认识。“希望更多的善良人投入修炼法轮功的行列”。

(二)法轮大法弟子的真、善、忍

L先生,至于你对中国法轮功学员的不理解,我想主要还是因为你对事实真相的不了解。有大量的法轮功真相材料都详细介绍了天津事件和中南海事件的来龙去脉,我随信附上一份,这里就不重复了。

我想说的是,今天,那么多在中国的法轮功学员,在自己的信仰横遭诬蔑的时候,在自己的师父受人攻击的时候,在自己基本的生活、工作、学习的机会都被剥夺的时候,在自己作为一个公民正常伸冤上访的权利和人身自由都没有的时候,在连日遭受毒打而生命危在旦夕的时候,他们仍是那么无怨无恨,善良平和,不厌其烦地向世人劝善,讲清着真相,至今没有一例暴力反抗的例子,这是何等的境界!这样大善大忍的慈悲举动,令全世界众多听者闻则动容。

况且,我们修炼“真、善、忍”,那么当大法被以不实之词而肆意歪曲时,大法弟子本着善心,以自己亲身修炼的体会来告知报社,这难道不是遵循“真”的原则吗?这又如何是“争斗”呢?他们这样做,让世人了解真相,也是为众生负责啊,这不是“善”的表现吗?在中国,经历了风风雨雨的人们,难道不知道这样做,对于他们个人得失将意味着什么吗?他们舍去的不正是个人的利益吗?修炼者不但要对于个人得失不争不斗,遇到矛盾向内找自己,即使受到委屈,也不计较,无怨无恨,同时也要维护宇宙的真理,而维护真理也是为宇宙中的一切正的因素负责。两年多来,在中国政府几近疯狂的打压下,法轮大法弟子持续和平上访,向世人讲清真相,在遭受巨大痛苦时,真正做到了无怨无恨。这不是巨大的“忍”吗?这一切都充份展示了法轮大法弟子通过修炼而达到的崇高境界,而从另一方面更证实了“真、善、忍”这部宇宙大法的伟大,造就了如此众多无私无我的修炼者。

L先生,请再想一想,如果今天不止是我一个人看到了你写的这篇文章而坐下来给你写信,想说几句心里话;而是许多法轮大法弟子都看到了你写的这篇文章,他们都发自内心地想给你写信,你会收到成千上万封信,那你会不会说我们“围攻”你呢?人多了难道就是错吗?

(三)科学及其它

李老师在讲法中只有很少的几次讲到耶稣,而且对耶稣一再肯定,非常尊重。我本人也对耶稣非常尊重。至于L先生在文中引用现代科学的理论和发现来论证你的论述,我在此并不想一一反驳。我只想问你一个问题,对现代科学的“进化论”和《圣经》的开篇《创世纪》,你到底相信哪一个呢?当然,期望L先生的回答是《创世纪》,否则会是一件很奇怪的事情。可是对于由“进化论”发展而来的科学,不难看出L先生也是十分崇尚的。这不禁使我疑惑。由此我想到,听说连罗马的教皇都已经认可了“进化论”,那么到底有多少人还在信神造人而不是“进化论”,相信《圣经》或是科学呢?耶稣还在世的时候,在他身边的人有多少人对他是坚信不移的?危难来时,连彼得都三次不认主。两千多年了,复活节人人在过,年年都过,可是耶稣的复活,有多少人能真正明白他的用意?又有多少人能真正按照耶稣讲的去做了?

当年迫害耶稣并把他钉十字架的人是那些自以为最虔诚的犹太教的经学家和犹太教徒,因为耶稣称自己是神的儿子,冒犯了他们自认为的“独一无二的神”,直到今天犹太人仍不相信耶稣是神。L先生如果是活在二千年前的犹太教教士,是不是也会拿起摩西五经来反对耶稣呢?历史的教训是深刻的!

李洪志老师讲的法轮大法是宇宙的理,李老师在《转法轮》中明确地指出,“气功就是修炼”,“气功只是为了符合现代人的思想意识起的新名词而已。”科学发展有它的局限性,科学还没有发现的并不代表它不存在。能生在大法洪传之时是我们的缘份也是福份。今天,虽然我们有不同的阅历和经历,但我在尝试着与你沟通。希望当历史走过这一篇,我们回顾往事时,都能做到问心无愧。

无神论的XX党正是用和L先生相似的逻辑来镇压包括基督教在内的宗教信仰自由。在今天的中国,亿万男女老少,无辜百姓因为修炼法轮大法而正遭到江泽民政府的残酷迫害,听说L先生也说不赞成迫害,可是L先生的文字是否正相反地在为这场迫害提供理由,实际上起到了助纣为虐的作用呢?希望L先生深思。

秋祺!

美国纽约州法轮大法弟子
2001年11月20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