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于在讲清真相中破除邪恶势力安排的一点体会


【明慧网2001年11月21日】我在明慧网上看到了同修的文章《面对面讲清真相》,很受感动,但是还是有一些个人浅见想说出来,仅供大家参考。

文章在一开头就提出“真象材料已经断了很久了”,然后引用师父的话“目前人类的每一天都是为大法的需要而安排出来的。”(《什么是功能》),“你们也要明白‘自然’是不存在的,而‘必然’是有原因的。”(《道法》),最后的结论是“我们悟到这件事绝非偶然,难道应该用嘴去讲真象?”看到这一段的时候,我心里隐隐觉得不妥。仔细一想,我觉得他们这种说法,好像把真相资料的断绝看成了老师的安排,而作这种安排是为了让他们领悟到应该用嘴去讲清真相。我认为这种认识有可能是有失偏颇的。

作为正法时期的大法弟子,讲清真相是我们的使命和责任,关系到芸芸众生生命未来的永远,是“助师世间行”。讲清真相的同时是在铲除邪恶,是在参与正法。我们做的是最正、最好、最伟大的事。任何干扰和破坏都是邪恶势力的安排,都是不能承认和必须铲除的。那么,真相资料长时间断绝为什么会被认为是师父的安排哪?

由此,我想到了自己的一段经历。就在前一段时间里,我的打印机出现了故障。由于我没有认识到是邪恶势力的干扰,而是用了常人的观念去认识,虽然表面上发了几次正念,但心里却认为也许是打印机工作量过大造成的,所以发正念并没有明显效果。我只得把打印机送去修。

没有了打印机,我失去了作讲清真相工作的重要工具,我觉得众生在等待救度,讲清真相的工作不能停。所以,我找到另一位同修,开始在他的家里打印材料。由于他家里的环境比较复杂,工作虽然能够进行,但是受到种种限制,做出的真相材料的数量和质量都有一定程度的下降。当时,我仍然没有悟到,这正是邪恶势力对众生的迫害,它们通过这种方式阻止我更好的讲清真相,救度更多的人;反而认为自己有智慧,在任何情况下都能够想出办法来使讲清真相的工作继续下去。深挖其根源,我觉得这种想法一方面充份暴露了我隐藏很深的私心:考虑的基点是我要去做大法的事,而不是象明慧网文章《关于选择工作方向》(2001年11月15日)中指出的“应当站在如何对大法最有利,对邪恶打击最大的基点上来考虑问题”。另一方面,也暴露了我没能“从理性上真正认识大法”(《警言》)的问题,把讲真相过程中的困难当成了常人中的困难,想采用常人的方式解决。

事情发展到后来,情况变得很糟糕,我的打印机竟拖了一个月之久仍然没有修好。我还没醒悟,继续使用别人的打印机。直到有一天,我发现上网也出现了问题,我连换了几个代理都不行。而且只有我获取明慧网文章的网站无法登入,其余网站并没有问题。面对如此明显的干扰和破坏,我终于醒悟。这一切的困难都是因为我那些放不下的常人观念造成的。面对问题,我没有真正站在法上考虑,没能发现并铲除自己的私心;没能在问题一出现时,就立即认识到这是邪恶势力的干扰和破坏,并且立即发正念将其铲除,而是试图用常人的认识和常人的手段来解决问题,纵容了邪恶和它们的安排,以至没能在这宝贵的时间里,最大限度的救度世人,造成了一定的损失。

当我认识到这些之后,立即发正念铲除干扰我向世人讲清真相的邪恶势力,破除它们对我的迫害。结果,网站当时就能正常登入了,第二天一大早,我也接到电话说打印机可以取回。

由于我有过这样的经历,走过弯路,所以看到《面对面讲清真相》这篇文章时,我感到他们把真相资料的断绝当成是师父的安排是不对的。现在每一分、每一秒都是延续来的,都是很珍贵的。长时间无法作讲清真相的工作,这样的事是邪恶势力乐于见到的,决不是师父和大法弟子乐于见到的。我想如果在真相资料出现问题的时候,能立即认识到这是邪恶势力的迫害,立即发正念铲除其安排,也许,就不会出现长时间资料短缺的情况。当然,该文中也提到真相材料后来也陆续的来了。文中关于面对面讲清真相的问题我也很赞同,并且深受启发。师父多次提到要“全面讲清真相”,其含义非常之深。我想,无论是采用面对面讲真相的方式,是采用发传单、挂横幅讲真相的方式,还是采用其它方式,最重要的是能够从法上认识法,能够破除千百年来形成的常人的观念,保持清醒的认识,这样才能真正做到师父所说的“全面讲清真相,正念清除邪恶,救度众生,坚定地维护法”(《大法坚不可摧》)。

我知道,修炼中的各种现象千变万化,为了帮助弟子们走向圆满,大法可以一切为我所用。因此在写此文前,我也有过犹豫,但我终于决定把我的看法写出来。虽然,这只是我在现阶段所在境界和层次中所能领悟到的,有一定的局限性,但是,希望通过这篇文章,大家在思路上能比较全面,避免给大法带来不必要的损失。

让我们“更加理智,更加清醒,在坚定与修炼的成熟中走向伟大的圆满。”(《强制改变不了人心》)。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