明慧网采访刚从北京返回明州的约翰.纳尼亚

附约翰.纳尼亚的个人声明

【明慧网2001年11月22日】2001年11月21日下午,明慧网记者采访了刚下飞机的大法弟子约翰.纳尼亚,一位刚从北京返回明尼苏达的美国人。

记者:欢迎归来,约翰!真是伟大的壮举。

约翰:谢谢。其他许多人都做出了伟大的壮举。

记者:你是什么时候获释的?警察对你进行了何种指控?

约翰:我是在登上飞机之前,在机舱门口被释放的。从在天安门广场被捕直到北京时间21日上午9:30获释,我一共被拘留了19个小时。其间一直有警察在监视我们,甚至在我们去卫生间时,我们都必须开着门。我登机之前,他们告诉我,在5年内不得再进入中国。至于说到对我们进行了何种法律指控?他们什么也没说,也一直没向我们出示任何文件。

记者:你们被关押在哪里?警察是如何对待你们的?

约翰:我们在一个天安门广场 附近的警察局中被关押了4~5个小时。然后,他们把我们 送进一个靠近机场的旅馆。我们被分成两组,被分别关在两个会议室中。他们当着其他人的面,对我们进行逐个审问。审问我的时间可能比其他人长,大概问了一个小时。审问我的那些人没有对我粗暴无理,但是其他修炼者受到的待遇就不同了。

他们一直不允许我们打电话 ,也不允许我们与美国使馆联系。

记者:约翰,是什么原因使得你决定去中国,并特意去了天安门广场呢?

约翰:我想让中国人民和政府知道,法轮功具有广泛的国际支持,并让世界人民知道法轮功好。同时,我也想以我的行为给予在中国的修炼者们以支持和鼓励。天安门象征着中国的中心,而且那里也是其他修炼者前去请愿的地方,因此我要去天安门就成了自然而然的事。

记者:你们这30多位修炼者来自12个不同的国家,来自社会各个领域,有公司总裁,工程师,大学生和家庭主妇,而且你们又不认识任何一个中国的修炼者。为什么你们对发生在中国的迫害感觉如此强烈,并甘愿冒险去中国请愿呢?

约翰:因为我们理解和受益于法轮大法的巨大福益。我们知道“真,善,忍”对整个人类至关重要。同时,也因为无论中国还是其他国家的修炼者,我们是一个整体。无论我们身在何处,作为修炼者必须尽一切可能讲清真相,而这正是我们西方修炼者可以做到的事。

记者:能否谈谈在你们去天安门之前、身处天安门广场时、以及被拘留后有何感受和想法?

约翰:在去天安门之前,我感到有一点点紧张,但与此同时我更多地感到的是肯定和充满信心,我百分之百确信我在做一件绝对正确的事、一件正义的事。

在天安门广场我们刚一坐下时,我就开始集中精力发正念。在我们知道警察冲过来前,只有几秒钟的时间。但是我一直在集中精力发正念,甚至包括他们将我拖进警车时。

接下来,正如我们修炼者一贯的做法,我做了很多反省(向内找),看是否我们在整个过程中所做的每一件事都达到了修炼人的标准。尽管我们毫无疑问地在做着绝对正确的事情,我们仍发现了我们具有着不同的执著和弱点。

记者:在这次中国之行后,尤其是在天安门广场有了这个经历,你对正法有什么新的理解吗?你是否体验到了在中国的修炼者所经历的(迫害)?

约翰:是,我有了很多新的理解,而且非常多。我需要几天的时间反思并整理一下我的思绪。稍后我会写文章给明慧的。我们遇到的警察还不是邪恶势力的中心,他们中很多人在一定程度上是知道真相的。我们经历的与我们的中国同修所经历的绝对无法相比。最重要的因素是,我们是西方人,警察知道他们对我们要谨慎小心。

记者:你有什么想要特别与中国以外的西方学员分享的吗?

约翰:是的。做为西人修炼者,我们的责任包括尽一切可能使邪恶曝光,帮助中国民众清除他们思想中受到的毒害。我们西人修炼者可以做很多中国修炼者无法做到的事,我们应该寻找机会去把这些事做好。

记者:非常感谢你,约翰。我很高兴你能平安归来,并期待能看到你分享北京经历的文章。

约翰:当然。不客气。



约翰.纳尼亚的个人声明

明尼苏达州明尼阿波丽斯的法轮功修炼者
2001年11月15日(离开美国前)

在感恩节之前,我将在中国北京度过一周的时间。我将做一些观光游览,并趁我在那里时努力学习一点中文,但是此行的主要目的是要与一些西方国家的法轮功修炼者在一个下午会合。我们将集合起来,静静地举起用中英文两种文字写着“真,善,忍”的横幅。

在世界历史上,中国对法轮功的迫害运动是一个政府组织的,针对自己人民的最广泛和最野蛮的迫害。在1999年迫害开始以前,政府估计有来自社会各个阶层的大约7千万到9千万人在修炼法轮功。从1999年7月起,(江泽民)政府的宣传,处罚和酷刑直接影响了数千万人。这些也间接地影响了社会上的绝大多数人,无论是修炼者的家人,同事和朋友,还是看电视或读报纸的普通人,他们都要蒙受国家控制的媒体为打击法轮功而制造的铺天盖地的歪曲和谎言宣传。

已证实至少有307人因拘押期间的酷刑折磨而死亡,然而政府内部的消息来源说死亡数字实际上远远超过1000。这些人全部都是非暴力的和勇于维护他们的原则的人。

这场镇压法轮功的运动也传播到了美国和其他国家。我去年参加了中国大使在明尼阿波丽斯一个演讲,演讲中他对法轮功进行了毁谤。旧金山和芝加哥的修炼者在公共场所遭到毒打。明尼苏达大学一位研究生的妈妈因为家中有(法轮功)传单而现在正在中国劳改营服刑,他与他父亲的电话交谈被监听。在美国的中文媒体中,有很多恶毒的宣传,其中一些渗入到了英文媒体中。

除了这些不良影响之外,这个世界上人口最多的国家的政府正在高调反对真善忍宇宙法理。这种做法对中国的每个人都是有害的,对任何地方的任何一个人都是有害的。

这次北京之行由一些具有责任感的有良知的人承担。我们每个人都问过我们自己:为什么我们这么做,为什么我要到中国的心脏去发表这份我们希望会激起一些变化的宁静、和平的声明呢?

兹陈述我的理由如下:

为了中国承受了巨大苦难的数百万修炼者,鼓励他们,支持他们,给他们希望;

为了全体中国人民,让他们知道法轮功修炼者是好人,来自世界许多国家,并且国际社会公认法轮功是好的;

为了中国政府中的好人,以及政府中每个人心中善的一面,帮助他们醒悟到法轮功的和平与正义,给他们以改变他们心灵的机会;

为了世界上所有的人,让他们知道真善忍是宇宙中最高,最高贵和最坚不可摧的法理;

我们所有要去的人清楚地知道中国的情况,以及一些人对我们此行可能会有的想法--一些人会不接受。

我对所有这些忧虑的回答是,我完全认为我会在感恩节前回到家中。我认为,我们是在将善的信息带到中国,这个信息是那里需要的,而且我们心中的正念是我们在那里访问期间最为重要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