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内瓦信使报:法轮功-35名西人对抗北京


【明慧网2001年11月24日】日内瓦信使报11月23日刊登报导说,四名瑞士人参加了天安门广场的抗议活动以唤起人们关注中国政府镇压下的成千上万受害者。他们(随后)立即被关押起来。

报导说事件发生在星期二下午两点的天安门广场。理查德、塞尔维因、维克多及丹尼尔这四名来自苏黎士的年轻人怀着激动的心情藏身于漫步的众多游客之中。他们加入到三十几名西人行列里。突然,这群人以双盘姿势席地而坐,几个人迅速地展开了上面写着“真善忍”的一黄色横幅。作为法轮功基本原理的这三个字,对于任何公开修炼此佛家法门的中国人,都意味着监禁、酷刑折磨或死亡。现在,法轮功在40个国家洪传,但在他的诞生地却遭到了禁止。

“不到30秒钟警察就到了,”在现场目击事件过程的德国记者凯.斯特雷马特说,“他们殴打抗议者,把他们摔倒在地,但警察们不象对待中国法轮功修炼者那样残忍。这些示威者被推进五、六辆警车。”一个加拿大人挣脱出来,在广场上一边奔跑一边用中文喊着:“听着,中国之外的全世界都知道法轮大法好。”他很快就被追上并被拳脚相加,然后被拖上了警车。整个过程仅持续了5分钟。四个外国记者也被拘捕,但在没收了他们的器材后他们得到释放。这是外国人首次在中国为法轮功举行抗议活动,他们中还包括其它九个国家的公民:德国,瑞典、法国、美国、加拿大、以色列、英国、澳大利亚和西班牙──苏黎士一食品店28岁的员工维克多.费尔南德斯来自西班牙。他的三个苏黎士同伴分别是28岁的为残疾人服务的社会工作者沙利文.费地尔,31岁的警卫理查德.克雷特,以及28岁的在其父亲餐馆搞管理的丹尼尔.乌里奇。根据瑞士驻北京大使馆的消息,这些国家的大使馆正采取联合行动来解决此事件。周二晚,联邦官员正等待消息看中国官方是将示威者驱除出境还是关押。根据中国电台的报导,示威者们被扣留在机场附近。“在这种情况下,使馆将会要求探视权,”一位外交部发言人说。

是什么使得这些外国人放下他们的工作、离别他们的家人,来到北京面对那些令中国人不寒而栗的中国警察呢?这四位苏黎士人在送给朋友的磁盘中解释了他们的动机。两年多来,无数政府和人权机构付出的努力都未能打动中国政府。当国际的注意力全都转向9.11恐怖分子袭击之际,对法轮功的大规模迫害更加升级:已经证实有311人死亡(实际死亡人数可能超过1000人),50000人被投入劳改营,1000人被关入精神病院,无数的人被强奸、被残忍地折磨……总之,7千万人面临着被迫害,被罚款,失去工作和住房,流离失所,甚至失去自由。

他们在声明中说,“与中国政府的造谣宣传正相反,当我们修炼法轮功时,我们亲身感受到非常好、非常正的东西,真善忍正是我们这个充满暴力和恐怖的世界所迫切需要的。真善忍带来和平与和谐。正是带着这和平的心,中国法轮功修炼者勇敢地面对(江泽民的)国家恐怖主义。”他们打不还手,骂不还口,在请愿者的心目中,他们展现出的是绝对非暴力的例证。他们所要求的是中国停止一切迫害,释放所有被关押的法轮功学员。

另一西人示威者在一份口头声明中说,“当全世界都动员起来反对恐怖主义时,我们要清楚地表明我们的坚定决心,反对中国(江氏政府)对其人民施行的国家恐怖主义。(…)我们来到北京,就是要为千千万万被江氏政府残酷折磨的无辜受害者请愿”。这份声明可以在法轮大法信息网上找到。这些示威者说,中国没有任何理由害怕此修炼方法,法轮功在世界包括台湾在内的数十个国家洪传,至今没有任何争议。他们称他们自己是各行各业中的好人:公司主管、学生、母亲、医生、雇员、核工程师……

那么是什么原因导致(中国政府)对工人、农民、知识分子、艺术家、老人和家庭主妇进行迫害呢?很明显中国政府害怕修炼法轮功的人数。自李洪志大师在1992传出法轮功后,在不到7年的时间里,就已有数千万的人加入到修炼的行列。在初期,法轮功是受(中国政府)鼓励的,并因其对“大众健康”的积极作用而获得官方的褒奖。尽管法轮功创始人(现居美国)告诫其学员不介入政治,有一些中国领导人还是感到威胁。看来,以镇压操纵者江泽民、罗干为首的强硬派为了转移社会不满情绪并重新将党连成整体,因此自1999年起把法轮功作为替罪羊……为了驳斥这些无端指控,每天都有数以千计的修炼者去北京上访,而上访活动是人民认为他们的权利受到侵犯时而采取的一种正常做法。尽管面临各种危险,他们仍前赴后继地去北京上访。

他们是挑衅吗?

瑞士法轮功学会在日内瓦迅速临时召开了一次新闻发布会。日内瓦国家顾问、生态学家派垂斯?马哥尼出席了会议。他说他为年轻示威者的勇气所感动。这是挑衅吗?“在这个事例里,‘挑衅’这个词绝无任何贬意,这是关于维护表达信仰的权利的问题。无论是在瑞士还是在中国,信仰自由都是合法的权益。”

然而,瑞士法轮功学会清楚地表明,学会并没有参与活动的准备,事先也没有得到通知。“法轮功不是一个组织,没有领导者和等级制度指挥运作。每个人基于他对真善忍的理解按其良心做事。就这件事来说,一定是他们自己商量做的,”日内瓦的修炼者玛丽安娜.格兰基尔和李.凯耶解释道。瑞士法轮功学会亦通知了各国际人权组织以获取他们的支持,争取使所有在北京被抓的修炼者获得释放。

这件事会导致伯恩(瑞士首都)和北京之间的危机吗?由彼德.莫尔大使率领的瑞士代表团将于明年一月份访华。在人权问题上中国是瑞士首要关注的国家。外交部人权办公室的西蒙.阿曼评论道,“此事件不应危及瑞士同北京的人权对话。这次事件只是个人行为而不涉及瑞士(政府)。当然,如果他们被拘禁,我们必须关照我们的国民。”

不易归类的运动

老子讲:“上士闻道,勤而行之;中士闻道,若存若亡;下士闻道,大笑之;不笑不足以为道。”这是法轮功创始人李洪志先生经常引用的一句话。那些针对他的教导而发出的恶毒攻击能否证明他是对的呢?

报导说,的确,法轮功(或称法轮大法)使许多专家感到困惑。他是以正统佛家道家方法传出,但没有任何宗教形式。这个功法数千年来都是以师父传徒弟的形式历代单传下来,但李洪志先生把此修炼方法向大众公开,并推广到全世界。

此功法是关于达到身体、精神和心灵健康的方法。法轮功有五套功法用以打开经络、净化身体并提高人的精神集中能力。功法可以在家自己炼,也可以集体炼,随个人意愿而定。修炼者通过每日生活中遇到的各种考验来“修炼”他的心性,以此偿还生生世世做坏事所欠下的业力。这些法理在《法轮功》(Favre公司出版)和《转法轮》(Tredaniel公司出版)中作了论述。功法逐渐地改变个人,同时使修炼者除去坏习惯(喝酒、抽烟、吸毒、暴力、自私、恐惧感……)。这个功法在小腹部位下一法轮--一种精神能量,用以纠正身体的不正确状态。法轮功的目的不是祛病(根据修炼者所说,如果人一心想祛病,那么这个功法就不会起作用),而是在真善忍原理的指导下开启智慧以达到开悟的目的,“返本归真”。虽然不一定要谈及“奇特”的“治疗效果”,所有修炼者都说(通过修炼)在他们之间,以及在他们的家庭及工作环境中肯定都获得了更融洽的关系。

如法国政府反邪教机构主席阿莱恩.维维恩最近确认的那样,在法国,法轮功没有被视为邪教,他补充说,“法轮功运动从未犯过任何罪,也没有接到过任何投诉”。瑞士的专家金娜-佛朗西斯.梅尔亦持同样观点,她认为,“教派”这个词具有一种排斥性。但是,李洪志先生的理论,有时可能会刺激到一些人。在日内瓦,中国修炼者齐保平医生解释道,从文化角度上说,这些法理可能会使西方人感到不易理解。“但是如果你还没有读过书并亲身尝试一下,你怎能作评断呢?最基本的信息是和平与善良,并没有给修炼者任何压力-没有人监视他们,没有会费,也没有任何义务”。的确如此,这数百名瑞士修炼者甚至不知道他们到底有多少人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