狱中大法弟子诗歌:修炼路

【明慧网2001年11月24日】
鸟不高飞怎知蓝天之阔,
人不修炼怎能去掉各种执著。
从前追求的是衣食富禄,
迷恋的是天伦之乐潇洒的生活。
《转法轮》在人间的洪传,
是真、善、忍在世上的展现,
才使沉迷的人们加入了修炼。
荡尽了名、利、情的污垢,
除去了人世间的贪婪,
领悟了人生的真谛。
由于人类的败坏,
偏移了宇宙大法在人间的真正体现。
变异的思想使他们执法犯法,
大法弟子被剥夺了所有的人权。
八个多月的狱中辗转,
领教了铁椅子的滋味,
也见识了电棍代替的皮鞭。
被绑、被吊成了家常便饭,
隔离室的面壁,
一站就是几多天,
不许睡觉也不能合眼。
小铁窗递进一碗萝卜汤,
一块板糕就是我们充饥的米饭。
炼功遭到的是谩骂,
被绑在小铁门的栏杆。
为了抵制邪恶,
大法弟子不再吃饭。
劳教所不是解决问题,
而是插鼻子硬灌。
纠集了五六个年轻的刑事犯,
一顿暴打之后曲秀兰的头发再也看不见。
清晨是限时的方便,
便在裤中也时常出现。
真正有罪的刑事犯,
成了大法弟子的“管教员”。
稍不注意便被喝斥一番,
打我们、吊我们、绑我们,
什么坏事他们都干。
没有所里的支持,
她们怎么敢这样无法无天。
从早晨5点,
板蹬就成了我们的伙伴,
一坐就是一天,
屁服都给坐烂。
清汤萝卜,
吃了一冬又一春,
夏天换了大头菜,
虫子还在汤中游玩。
为了让我们在保证书上签字,
大会上犯罪所长鲁某讲话说,
法轮功的斗争是你死我活的较量。
大法弟子被吊在小号的铁门上,
凄厉的惨叫在万家的夜空回旋,
听见的人都毛骨耸然。
迫害致死的人命案,
是歹徒们疯狂、卑鄙的证见。
大法弟子的坚信,
大法弟子的正念,
使被邪恶利用的人,
观念在逐渐转变。
我们又在承受身心的摧残,
全身脓疮多处溃烂,
浑身奇痒恰似钢针刺心一般。
伸手触体直出冷汗。
严重的人被带进医院,
回来时胖头肿脸嘴往外翻,
青一块紫一块,
即不是痣,也不是斑。
医院实施的是法西期暴力,
治疗后的弟子是晕晕迷迷,凄凄惨惨。
这一宗宗一件件,
就是我们亲身体验。
为了救人我在大会上站出来不让坏人谤法,
得到的报复是加期一年。
种种事件,种种考验,
大法弟子心如磐石,志如钢坚。
所长、队长及所有的干警们啊,
你们被邪恶势力利用,
在制造千古奇冤。
你们所干的一切,
将被记录在案,
遭后人唾骂、遗臭万年。
所有造下的罪业,
都将由你们自己偿还。
我们这些比好人还好的人,
实不该被关在牢房里边。
释放大法弟子,
洗清我们的奇冤。
我们的所作所为,
你们亲眼所见,
替修炼人说句公道话,
是你真实本性的体现。
对大法报有正念,
对大法正面的支持,
你才会有美好的未来。
回头是岸者,
才能留下来,
才将会看到普天同庆的那一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