法轮大法给了我第二次生命,邪恶之徒却把我关进了“洗脑班” 【明慧网】

法轮大法给了我第二次生命,邪恶之徒却把我关进了“洗脑班”

【明慧网2001年11月25日】我今年53岁,自幼体弱多病,到了40多岁已是百病缠身。我有脑梗塞前期症状,每年春夏交接时,都得吃半个月到一个月的药,不吃药脑袋难受。走路走不直,还有心脏供血不足、气管炎、类风湿、甲状腺冷结节(粗脖子病)、肠胃不好、痔疮。最不好受的是过敏性哮喘,而且是空气中灰尘过敏。炼功前一个月,我去了好几家医院,花了一千多元,谁也没有把我的病治好,医生让我跟过敏源断绝,谁都知道,人是离不开空气的,我怎么与过敏源断绝呢?白天戴着口罩从大烟囱下过还喘,晚上就更难过了,躺不下,躺下就喘不过气来,戴着口罩坐着睡觉,家务更是做不了。在我求生不得、求死不能的情况下,喜得大法。

炼功第一天,老师就给我清理身体,第二天又清理,小腹部法轮在转,不到一个月口罩摘掉了。不断地学法炼功,按“真善忍”严格要求自己,老师就不断地给我净化身体,我真正体验到无病一身轻的滋味。我的眼睛以前看报纸只能看几分钟,而看《转法轮》看多长时间都不难受,有时读大法书时,有的字突然间跳起来了,有的时候变成法轮飞旋起来。当我守不住心性、做得不好的时候,老师就用红线划出书上的一段话给我看,看到后我就悟到自己应从哪方面做好。

1999年7.20之后,在铺天盖地的邪恶重压下,我违心地写了保证,后来通过学法悟到:连“真话”都不敢说的人,更谈不上“善”与“忍”了,还算什么好人?2000年4月13日,我去北京两办信访局上访,证实大法,要求还师父清白。填好表格后无故被抓,14日被遣返。当地跃进路派出所勒索我200元所谓罚款,单位从退休工资中扣除400元,没任何收据。2000年4月26日单位李某把我骗去说办事处有点事,结果把我关到办事处的“洗脑班”里。在那里,我不配合邪恶开始绝食,2天后,他们怕出问题担责任,叫家人把我保了出来。单位又无故从我工资中扣除300元,我爱人是下岗工人,这些无端迫害给我一家人生活造成困难。

2001年8月28日早8:30,派出所恶警焦XX敲我家门,我爱人开门后,焦说:“指导员叫你去派出所一趟。”我说:“我不去,有什么事在家说吧!”他一看我不配合,就用手机又叫来了几个警察。我冲出楼门大声喊:“大家都出来啊,我是炼法轮功的,是好人,跃进路派出所抓我来啦!”当时跑出来很多人围观,派出所的四个警察就在众目睽睽之下把我绑架了。我高呼:“法轮大法好!法轮大法是正法!江泽民镇压法轮功罪责难逃!”四个警察抓我一个老太太却不得不停下来两次,一个警察说:“炼法轮功的劲儿真大。”到了警车前,他们象扔麻袋一样把我扔到了警车内。两个警察把我夹在中间,我立掌发正念:“铲除另外空间控制他们的邪恶,叫他们的警车出问题。”结果车开到长安旅社附近再也发动不起来了。他们让我下车,我还不配合,我说:“让我回家,我马上下车。”他们不由分说把我抬进了旅社内的“洗脑班”。

在洗脑班他们如临大敌,限制我开门,限制我出屋。一屋两张床,一张是被强制关进洗脑班的法轮功学员的,一张是看管人员的。白天居委会主任曹XX看管我,晚上单位派人。院内还有公安人员昼夜值班。他们原计划抓5人,却只抓到我一个,另一个化肥厂的大法弟子王惠芳是他们从家中骗去的。我不配合邪恶开始绝食,并给居委会主任曹XX讲真相,讲善恶有报是天理,讲邪恶对大法弟子的迫害是不对的,讲“真善忍”是宇宙大法。她说她相信善恶有报。晚上我们单位的保卫科长李XX来看管我,他让我写保证书,并以扣发退休金相威胁。我正言相告:国务院三令五申不准无故克扣离退休人员的养老金。他却说:“对你们炼法轮功的人就可以!”我说:“你没有那个权力。”他无言以对,又开始攻击大法、攻击师父。我开始默念正法口诀,铲除操纵他的背后邪恶,他就不再口出恶语了。

第二天长安区的李XX跟我谈话,我说,谈话的前提是尊重我的师父及法轮大法,他却攻击大法及师父,我说:“我不跟你谈,因为你不尊重我师父及法轮大法。”我马上发正念:他不尊重师父和法轮大法,让他难受,上医院。我刚想完他就开始打喷嚏,说:“不行,我得上医院。”第三天上午,我继续发正念除恶,只听到另外空间一只狐狸临死前的惨叫,非常凄惨。在场的曹XX也听到了。我告诉她那是邪恶的东西被彻底销毁前的哀鸣。下午跃进路办事处专管迫害法轮功的副书记邢X一副伪善的面孔来哄骗我。他说:要处理绑架我的警察,千万别揭露去年他们办洗脑班的丑事,他要找领导把我要回,并劝我吃饭等等。我轻信了他,答应进食。没想到我的善良被利用了,堂堂一个国家政府的工作人员欺骗百姓,一走就再也不来了,反而找来我的姐姐、妹妹、弟弟、姐夫、妹夫及我丈夫来给我做工作,让我写保证书。我给家人讲:他们绑架我、非法关押我是违法的,你们应该向他们要人,还应证明我的身体确实是修法轮大法康复的。我爱人在家又做家务,又看孩子,着急上火心脏病复发,我要求回家看一看,他们竟不准。

第四天,长安区不法人员放诽谤大法的录像强迫我看,我不去看,说:“为什么这么多炼法轮功的人不怕抓,不怕打,不怕开除、拘留、劳教呢?你考虑过没有?”他说:“是得打个问号了。”晚上单位派我徒弟来看管我,他也是个下岗工人,他说:“师傅,你别怨我,我不来,就开除我工职。”我就给他讲真相,告诉他善恶有报,他却说随大流,国家不让炼了就别炼了。还劝我写保证,早点回家。我就发正念铲除另外空间控制他的邪恶。第二天早晨他回家,自行车无缘无故没气了,一路上没一个修车的,一直推车走回家。人哪,不知道助纣为虐、迫害正法要犯多大的罪,即使你是违心的、不情愿的也好,你做了就得承担,天在警告人,让他醒悟,人却认为是偶然的,不去深想。

后来长安区党校的校长赵XX给我做工作,她说:“听说你们炼法轮功的很自私,不顾家,为了自己提高层次去北京。”我说:“我也去过北京,但是是去证实大法,根本不是为了自己的什么圆满。江泽民一夥这样迫害法轮功是不对的。”我就从我修炼后身体康复、道德回升,怎么样做一个好人,对自己的婆婆比对自己的母亲还好,还有“不失不得”的法理讲给她听,最后我说:“你最好不要再做这种迫害好人的工作了,对你没有好处。”我的善心感动得她流下了眼泪。她听说我家庭经济困难,要给我50元钱,我婉言谢绝了,临走她还问:“我能帮助你做点什么?”我说:“想办法叫我出去就足够了。”9月23日星期天,是我儿子生日,她主动提出要叫我儿子去她家过生日,又要给儿子50元钱,都被我谢绝了。我说:“我不主张儿子随便花别人的钱,应该让他养成一个良好的生活习惯,在道德上有教养。”她听了很佩服我。看管大法弟子王惠芳的是一个叫孙丽的女青年,她信基督教,很善良,但不知道基督教的现状,她也劝我写保证回家过中秋节。我给她讲耶稣的信徒彼得三次背叛耶稣的故事,我告诉她写保证就是背叛师父,背叛宇宙大法。这时她的心脏突然跳动加快,她赶紧说:“我知道大法的威力了,我以后再也不劝你了。”

邪恶势力还曾以帮助我找工作、解决家庭困难为诱惑让我写保证,都没得逞,就决定“五帮一”,也就是五个人做一个人的洗脑。来了一个长安区司法局的副局长,35岁,姓郭,他也是“洗脑班”的正组长。他一到就攻击老师、攻击大法。我善意地告诉他:“年轻人,这样做你会有麻烦的。”他不相信,继续攻击大法。我用手堵住耳朵开始发正念,一会儿他的手机响了,接完电话说,有事要回单位,匆匆走了。他们用尽招数也没能改变我对大法、对师父的坚信。就改让我的家人替我写“四书”。家人为了早日让我回家,不再受他们迫害,不顾我的坚决反对写了保证书。我现在郑重声明:从1999年7月20日到现在我家人代写的违背大法、违背老师的所有文字一律作废,并正告邪恶,不得用此迫害大法。

据化肥厂的人员讲,单位为每个炼法轮功的人上缴一万元钱,邪恶势力就用这些钱办洗脑班迫害真修向善的法轮大法弟子,每个房间一天包下来300元,加上每人每天25元的伙食费,27天算下来近万元。有一个还有些善念的民警刘XX对于如此非法办班消费,他的评价是:“劳民伤财!”

在办“洗脑班”期间不管是看管人员还是政府的工作人员,都有不同程度的难受,有感冒的、有胃难受的、有背中风疼痛的。这只是他们帮助邪恶迫害正法的一个警告,也是他们重新认识大法,正确选择自己未来位置的一个机会,如不珍惜,待到法正人间时,每个作恶者都将承受自己所造下的一切恶果。“正法中那些高层生命已经在最后的清理中了。一旦突破,世上的一切邪恶都将在法正人间中被打入地狱,永无停止地偿还迫害大法时所造下的罪恶。”(《建议》)

“珍惜吧!佛法就在你们面前!”(《再造人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