澳大利亚西人大法弟子:我的荣誉和尊严不容侵犯


【明慧网2001年11月26日】

尊敬的师父和同修们:

我名叫孟娜·迈克,但“大法弟子”是我更殊胜的名字。

炼动作不久后,我就认识到了法轮大法很精深,炼功者通过大法的修炼能够达到很高的层次。当我打开《转法轮》开始阅读的时候,我发现了李洪志先生在书中讲的道理是如此深刻。于是我对自己说,我将百分之百地修炼法轮大法三个月,然后再视效果决定我是不是要继续。这个想法是多么狂妄无知!看完第二讲的时候,我就明白了,我就将自己视为了一个修炼者,而李洪志“先生”也成了我的“师父”——我伟大慈悲的师父。我读过那么多的书,苦苦追寻着冥冥之中那个未知的事物,而现在我手捧的这本书回答了我所有的问题。我决心尽我最大的努力同化“真、善、忍”,并维护大法的尊严。我要提高自己,给所有接触到我的人树立一个好榜样。我要成为一个全新的人。

在11月20日独自走向天安门广场的路上,我的心中充满了正念,我的脚步是如此地坚定。我知道即便只有我一个人,我也正走向那里。我将用我所有的力量喊出:“法轮大法好!”

突然,我看见了同修们。我们来到天安门,为了救度所有世上善念尚存的人,为了所有在监牢中受尽折磨的功友,和在长达两年半的迫害中承受了太多太多的中国同修。我是如此的平静和坚定,不论前面将发生什么,我都丝毫不会动心。我决不允许邪恶破坏大法。我要维护大法的荣誉和尊严。我读到和听到过“专家学者”们对法轮功的评头论足,但他们只是说说而已。“行胜于言”,其实人人都可以修炼。我经常想如果这些谈论着法轮功的人们真正地去理解他们正在谈论着的这个话题,他们将会拥有一个多么不同的、更加丰富的内心。

我们聚在一起合影留念。除了几个人以外,其他的人我都不认识。我们照了一会儿相,然后突然决定坐下来,在天安门广场上发正念。当我将左腿搬上去时,我看见白色的光芒从天而降,照亮了一切。我的左边有好大一群游人。我看见了他们脸上惊讶的表情,有的人在惊叹:“法轮功!”

我去了天安门,为了尽我的一份心。我要让中国人民知道法轮功已经走出了国门、走向了世界;我要让全世界知道迫害还在继续。我去了天安门,为了清除邪恶。我去了天安门,带着我心中的“真、善、忍”。

我们的正念冲破了云霄,冲破了层层天宇。那时我听见了我周围有好多嘈杂的声音:汽车声、轮胎摩擦声、叫喊声和奔跑声交织在一起。有人从这边冲过,有人从那边冲过,有人冲到了我后边。我一直坐在那里一心不乱地发着正念,我的正念到达了天宇。

过了好一会儿,才有两个人走到我的两边,想将我从地上抬起。我的身体好象定在了地上,变得无比沉重。他们费尽了力气也抬不动我。后来又来了好多人。他们拽着我的胳膊,强行将它们分开,另外的人拽我的腿,也强行将它们分开;还有的人抓我的头。他们用尽了所有的力气想将我抬离地面,但费尽力气只抬了不过一公分。最后他们好容易才将我弄到警车的门前,好容易才将我塞了进去。

我有一个强大、坚定的正念,我决不配合邪恶,我不能受到迫害,没有监狱配关我。我的荣誉和尊严不容侵犯。如果我的荣誉和尊严受到侵犯,那就等于我在允许他们攻击大法。而我去天安门却正是为了向他们证实大法的真实和美好。

在车里我感到很不舒服,有人一直在让我站起来,但我决不配合邪恶,就象在此之前他们让我睁开双眼自己走进警车一样。我轻轻地移动了一下我的身体。我左边的警察想过来打我,但右边的警察制止了他。

我的正念越来越强了。当他们让我配合他们时,我怎能听他们的?我怎能允许他们将我作为一名大法弟子带走?我不是来北京参观他们的监狱的,也不是来被他们审问的。我不是罪犯,我不属于监狱。师父和大法所给予我的一切让我经受住了考验。我必须兑现我的誓约……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