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名女大学生:恶警对我的毒打与虐待


【明慧网2001年11月26日】我叫景儿,是在读的大学本科生。今年8月4日我随妈到亲戚家串门,途中妈无意捡到了两张法轮功真象资料,一看内容觉得很有道理,妈认为这么好的资料浪费可惜,就顺手传递了出去。就为这事,当时也不知是谁告的密,被县公安局发觉后,他们如临大敌,当时就分派人马出动警车当街凶狠地将我妈抓住。我作为女儿见妈妈无辜被抓就上前向警察评理:“你们怎么能这样对待一位老人,这资料是我妈在路上捡的,她见印得这么好顺便传了出去有什么过错!是真理你们捂得住吗?”于是他们又不由分说七手八脚的把我也一起推上警车,带到公安局。并当即对我进行了非法照相和审讯。由于我坚决不认他们强加的罪名,就把我只能脚尖点地的吊在窗户上,一位姓郭的恶警将我的头、双手夹住,用力往墙上撞,均未使我屈服,因到下班时间他们才罢手,并将我非法关押在二看守所里。

到8号上午,恶警陶ⅹ、甘ⅹ、胡ⅹ六人将我带到不夜城宾馆301号房间审讯。他们先假惺惺叫我坐在床上,甘ⅹ厚颜无耻地靠近我坐下,“关照”地劝我老实交待免得吃苦。我说我本来是无理被抓的,有什么好交待的。甘见反复审不出他要的东西,就带着私愤的一把揪住我的头发将我提起甩到另一床上,接着就要我唱歌他听,我当即拒绝,又要我蹲马步墙角,跳舞,我一概拒绝,甘就恼羞成怒地破口大骂:“这里是专政机关,我们是执法干警,要把你怎么样就怎么样……”说出一大堆无法入耳的脏话,我不动气,不吭声,听而不闻,不理不睬,甘ⅹ气得正要抬腿踢我时,服务员叫门喊他们吃饭,于是他们扯着我一起去,我不去,他们从三楼往下推我,我的双手在墙上撞得青一块紫一块的,手臂、手腕痛得不能活动,而他们边吃喝边对我说:“你不要跟我们耍聪明,我们有的是时间,我们吃的喝的玩的钱都要你爸出的,你还犟什么呢?”

晚饭后仍接着审问,我仍不开口,他们一齐上来动手将我右手从头上翻过去,左手从腰间扯过来到背后反铐着审问,我说我们修大法的都是道德高尚的人,从未做过对不起社会和人民的事,更不会违法,你们为什么要这样对待我?我刚一说完就听甘ⅹ一声吼:“给我跪下!”接着又有人喊:“听见没有!”我理智的告诉他们:“大法弟子只向师父下跪,哪有向邪恶低头的理!”这话更把他们激怒了,有的从座位上弹跳起来,有的张牙舞爪的冲上来,一个个象喝红了眼的醉汉,又象发现了目标的饿狼一样乱叫,听他们七嘴八舌说什么:“今天不信治不了你一个黄毛丫头……”顿时浑身上下感到一阵乱拳脚雨点般打来,有的抓头发,有的背后塞拳头。紧接着恶警陶ⅹ、甘ⅹ左右一边一脚踢我,将我按在地上跪着(我的腿十几天还是瘀血未消。)陶ⅹ还咬牙切齿地拧着我的耳朵。眼也打蒙了,耳也打闭了,头也打木了,身上只知有震动感,不知具体打在哪些位置,人也渐渐糊涂了。但我心里很明白。我是大法弟子,修的是主元神,我一定要保持清醒的头脑,千万不能糊涂,再大的磨难也要明明白白的承受。同时按照师父的教诲,作为正法弟子也不能光消极承受,一定要用正念除恶。马上心里默念起了师父口诀“法正乾坤,邪恶全灭”,不一会他们的拳脚就慢慢的稀疏下来,突然有人说:算了吧,夜深了,明天再来。又一个说:那就吊起来我们好休息,就把我反扣着吊起来了。吊到第二天早晨,也不知从何时起我失去了知觉,他们才将我解下来,等我苏醒后又继续惨无人道的审讯,我又默念师父的口诀除恶,见他们也只是审问,尽管我毫未妥协,他们再也未打我,直到下午5时才将我扶上车送回看守所,将我推进牢房,他们扬长而去。连当天看守干部们都投来同情的目光,并说这些人也太狠心了,把人打成这样。

我一进牢房就瘫软在硬板铺上,只觉得头是昏的、耳是鸣的、身子是木的,模糊的看见功友们围拢来查看我的伤情,也隐约听到叹息声。那天晚上我也吃不下,睡不着,上半夜我向功友讲了刚刚发生的一切,对大家鼓励很大,下半夜挤在铺上对照法作了自我检查,我想:炼功人的一切事都不是偶然的,无论今后有多大艰险,我一定做师父的坚定弟子,决不配合邪恶。果然不出几天,甘ⅹ、胡ⅹ又来要带我去提审,我在牢房内坚持不出来,他俩就来拉我,我顺势紧挽住牢门铁栏上高喊:“我拒绝提审,有什么话就在这里说,有什么见不得人的!”他俩就强行扒开我的手将我抬起往外走,我又死抱住院墙铁门大叫:“我今天绝对不会跟你们到见不得人的地方去!”见我这么坚决,又有看守警察圆场,只好将我送回牢房,走时甘指着我咬牙说:“我把你关死在这里!”我当时心想:“你说的算数吗?”为了反抗他们对我的非人虐待,并要求无罪释放在押弟子,我接着绝食了一星期。正好我爸来看我,见我骨瘦如柴,遍体鳞伤,他顿时老泪纵横。我微笑着说:“爸,女儿又没做错什么,仅为妈妈说了几句公道话,他们就这样对待我,我会按照师父教诲对待一切。我今天做这点付出,与我将来得到的没法比,你应该高兴才是。你年纪大了,一定要好好关照自己,千万珍惜大法。”爸听后破涕含笑了,我知道这是对我的信任和支持。

公安见无法改变我对大法的正信,关我二十多天后就宣布了他们的决定:家里送三千元罚金来才能放人。

执法的警察啊,你们带头无法无天,竟连起码的人性道德都丧失干净,多可怜!文明的古国啊,你发展到今天,怎容得下这一类毫无羞耻的败类胡作非为,好可悲!善良的世人啊,请你们清醒地看一看吧,为了一个公民的一句公道话,江氏走卒们竟大动干戈镇压,这公理何在?公德何存?失民心者失天下,江氏犯罪集团逆天而行必自取灭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