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面否定疥疮形式的邪恶迫害


【明慧网2001年11月27日】我从去年底开始,经历了一场遍及几乎全身每一个部位的“疥疮”形式的魔难,全身奇痒。在思想上不能正悟期间,“疥疮”魔难长期持续不退,导致大法工作和常人工作的停顿,前后计六个月。

去年下半年,一位回国上访的学员在看守所里染上了“疥疮”,回美后,我和其他几个学员因接触都陆续有反应。最开始我的手背出现小黄水泡时,我便心里警觉起来,并发念排斥它延伸,然而似乎没有什么用,小水泡逐渐蔓延,身体各处都开始长象破口一样的“疮”,既痒又痛。我当时想,这很可能是邪恶对我的迫害,我应该否定它,并且顶着压力坚持大法工作。然而,这场魔难越来越大,大到我难以承受,两个月后我无法上班了,同时我的炼功也越来越艰难,到后来我连动一动手臂都会引发持续的奇痒,我于是逐渐减少了炼功,到后来几乎就停止下来,再到后来连动一动都非常困难了。

我在这期间一直在思考自己哪里有漏,为什么我的努力没有什么效果,在这场魔难中我也尽量做好,如尽量不去抓挠,保持平静的心态,但一直悟不出真正的原因。直到有一天我和一个同修交流时,我解释我为什么不去上班时说“业力推出来太厉害了”,同修马上指出“你这个思想不对呀!既然是邪恶的迫害,你怎么还会说出这种话来?”我当时一怔,是这样吗?我于是仔仔细细地想了一想,我悟到我的思想里确实有漏,而且是我表面上觉察不到的:毕竟我每天承受着这么大的魔难和痛苦,无论如何我也是在消掉许多业力呀!这些承受总是有意义的吧。然而,这正反应了我对正法修炼期间遇到的魔难没有一个正确的认识。《李洪志师父在美国西部法轮大法修炼心得交流会上的演讲》中说:“要清醒地分清个人修炼与邪恶迫害法是两回事。这一切的安排给大法造成的干扰,要强加给我与法什么是决不能认可的。”消业承受是个人修炼的状态,而我经历的这场迫害来自邪恶的旧势力,本质上是针对大法的考验,是邪恶的,也是不成立的。在面对这场针对大法进行考验的严肃事实面前,掺进个人消业的想法,这是站在了个人修炼的基点上,而不是站在正法的基点上的认识,正是让邪恶得以在我身上逞凶的漏洞。作为一个真正的正法弟子,在今天这一阶段是应该排除一切阻力,全身心地投入到正法的洪流中,救度世人,完成我们的神圣使命。而这种所谓的“考验”,像监狱一样,把我关起来,使我脱离了正法进程。我于是决定:“这场魔难完全是邪恶的迫害,对我一点意义都没有,我要全盘否定它!”

就在我悟到这一点的一两天以后,四个多月的高压不退的状态开始退潮,并且一直退下来,直到一个多月后基本退完。

当然,否定它并不意味着我不再认真对待魔难引发的困难状态,和不再尽力保持平静。炼功人就是应该做好,因为修炼人在任何状态下做好是我们的本份,但是,我们在思想上,态度上对迫害的性质是清楚的,否定它的态度是坚决的。

在这场魔难中我还有一个体会就是:无论多么艰难,都要坚持不懈地按照大法去要求自己,即使没有即时效果都要能坚定自己的正念,这是对我们的真正考验。师父在《转法轮》中说:“到一定时期还给你弄得真不真、假不假的,让你感觉这个功存不存在,能不能修,到底能不能修炼上去,有没有佛,真的假的。将来还会给你出现这种情况,给你造成这种错觉,让你感觉到它好象不存在,都是假的,就看你能不能坚定下来。”。我的体会是,在艰难的身体魔难下我还能力所能及的做一些大法的工作,这本身就是对邪恶考验的否定。与我同时遭受魔难的其他的同修,有的一直坚持上班和做大法的工作,他们的情况就恢复得更快。当然,这不是方法,而是需要真正有这样的认识和毅力。再有就是炼功。当我连动一动手臂都很痛苦时,炼功成了似乎不可能的事。然而我的体会是,正好是我顶着这一切魔难坚持早起去炼功,身体才有比较快的恢复。在这场魔难过去之后,师父教给了我们发正念的法,我觉得这正是我们针对这种迫害的最好方法。师父在《正念的作用》中这样讲“我叫弟子们发正念,是因为那些所谓的邪恶其实什么也不是,然而却由于大法弟子的慈悲被旧势力利用,它们保护下的邪恶生命有意地迫害,那么大法弟子所承受的已经不只是自身的业力,而是在邪恶生命迫害下承受着不该承受的,而那些邪恶生命又是极其低下的、肮脏的东西,不配在正法中起任何作用。为了减少对大法以至大法弟子的迫害,所以我才叫弟子们发正念,清除它们对正法有意的破坏,从而减少大法弟子在被迫害中不应该承受的,同时救度众生,圆满大法弟子的世界。”今天,我听说有的同修正在经历相似的魔难,给正法工作造成了干扰,我觉得,如果我们对正法有一个深刻、清晰的理解,并且找到自己意识不到的容忍邪恶迫害的执著,我们一定会很快地清除这些邪恶,突破这一束缚,大踏步地走到正法修炼的大道上来。

一点浅见,供大家参考,敬请同修慈悲指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