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个中学生的正法经历


【明慧网2001年11月28日】2001年9月5日,我终于实现了自己的愿望,踏上了去北京的列车。当列车开到天津时,我泪如泉涌,心想:“师父啊,弟子来晚啦!让师父为弟子承受那么大的难!……”

9月6日我终于来到天安门,我站在国旗下,打开横幅,双手举起,发自内心的呼喊:“法轮大法是正法!还我师父清白!”这喊声惊天动地,这时人们都围上来,人越来越多,还有外国记者。冲上来两个警察,其中一警察把我横幅抢下。可是我才喊了两声,所以我不能回家,还得叫更多的人知道法轮大法好!于是我又使尽平生力气呼喊:“法轮大法是正法!——”“还我师父清白!——”我看到那么多人在听,就使劲喊,我想既然正法就要达到正法的目的。这时警车已开到我眼前,我什么也不怕,两个恶警把我推上车。我进车后把车窗打开接着喊,只见天安门上那么多人向我投来敬佩的目光,还有很多人眼里含着泪花,担心这个中学生不知道要被带到哪里是死是活。我看到人们的善念,我更加鼓起劲地喊。

恶警把我按到地上,一直接到派出所,把我推进一间小屋,一恶警把条幅绕在我头上,要给我照相,我拒绝照,于是他们又把我拉上车转到另一派出所,到了那里象碰到了土匪,把东西全都翻走,然后就问我叫什么名,家住哪。一个恶警说:“你说了吧,如果你不说,我的饭碗就没了。”他们还伪善地说:“你只要报名,就放你回家。”我不回答。大约一个小时过去了,他们便翻脸了,说软的不行来硬的,于是一个恶警把窗帘拉上,另一恶警拿手铐子铐我,又问我说不说,不说就上刑。我没理他们。他们拿来毛巾蒙上我眼睛,又来了两名恶警,把我按在地上,胸口贴地,两手背在后边,一个恶警脚踩在我的脖子上,使我喘不过气来,把椅子放在我身上,用绳子把脚绑上,又有两个恶警把住我,一动不能动。他们开始拿电棍电我,电我全身,又电我背、乳房、阴部、脚心等敏感处,我疼得直叫,他们说不报名就继续电,我不说,他们又继续电,电棍没电就接着充电,就这样充了三、四回电,最后我身体都没感觉了,然后他们用两个电棍同时电我,我还是不说,他们又接着电,电得我疼痛难忍,一个恶警用脚使劲踩我脖子,使我喘不过气来,分明是往死里整我。这时候已经一点多钟了,我实在受不了,就报名了。他们把我扔到小号里,我想我才十五岁,他们竟这样残害我,真是太狠毒了。我又想起那些为正法献身的大法弟子,我一定要走出去讲清真相,让世人知道江贼一伙是多么恶毒,他们连中学生都不放过。请问那些替江卖命的恶警,难道你们没有父母兄弟姐妹吗?

恶警逼出姓名后,他们又向我父母逼要4000元领我,又说我是2001年第一个进京的典型,要严肃处理。我家生活困难,父母在外打工一年挣2800元,他们说不够,又借了300元共拿3100元。接回“610”后,监狱看我满身是伤不敢收我,怕出人命同意我回家治疗,我回家仍闻到身上有烧焦的味。我想一定要把真相写出来告诉世人,邪恶迫害还在继续,但动摇不了大法弟子的心,我要更加努力跟上师父正法进程,最后用师父经文鼓励同修:

秋风凉

邪恶之徒慢猖狂,
天地复明下沸汤;
拳脚难使人心动,
狂风引来秋更凉。

个人正法经历,如有不对请同修指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