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们全家所遭受的迫害


【明慧网2001年11月29日】我于1999年4月开始修炼法轮大法。修炼前我体质虚弱,生孩子时落下了“月子病”,四处求医、吃药都无济于事,然而就在看完李老师的讲法录音,短短的几天时间内,我的疾病一扫而光,走路一身轻,三年来没吃一颗药,体验到大法的超常。

去年我到北京上访,还没等我说话,恶警得知我是为法轮功而来,就把我带走。我被非法暂时在驻京办关了一夜。当时非法关了十多人,有男有女,有老有少,我们就睡在不到10平方米的安全出口处的地上,每天提供两顿饭,有时开一次门上趟厕所,没有开水,有位同修急得小便都尿在塑料袋里,就是这样的一天还收了我100元的住宿费。

我们被带回当地后被继续非法拘留,取保候审。我的教师不能当,职称不让评,我的私有财产房产证等三证被扣压,遇到敏感日就被找去问话,基本人身自由都被限制。今年当地公安分局的恶警因我不肯在传唤书上签字,就要我坐上他们的车去我家抄家。我不肯,他们几个恶警就有的抓我头发,有的把我的手使劲往后、往上拉,致使我的手事后几天都疼痛无力,有的踹我的腿,最后把我给塞进去了。到家后,他们象一群强盗似地翻箱倒柜,强行搜走了我的电脑、打印机等,并把我带到派出所,后来我走脱。

他们就四处寻找,不仅扰乱我亲人朋友的正常生活,而且还把我妹妹非法拘留,理由是我曾与她联系。我父母都是老实人,整天为我事提心吊胆;我叔叔与我在同一系统工作,也因我的事被免职;我小孩才5岁,只能寄养在姑姑家;而我自己也有家不能回,过着流离失所的日子,好端端的一个家就因为我信仰“真、善、忍”而被江贼迫害得七零八落。

附恶报一例:我们学校人事处处长因受媒体毒害,在办公室大骂法轮功,结果当天拔河时腿骨摔碎了,住进了医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