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们一家三口的故事


【明慧网2001年11月3日】我出生在一个普通但又非常幸福的家庭。我很感激我的父母给予我的一切,特别是母亲教给我的法轮功。有一次,父亲对我说,“很抱歉,茜茜,我不能给予你更多的了。”我微笑着说,“不,不是这样的,你们已经给予我世界上最美好的东西 ─ 真、善、忍。”

三年前,当我还在中国和我的家人在一起的时候,我开始炼习法轮功。我永远不会忘记那天晚上我和母亲进行的一次长谈。母亲对我说,“无论你在哪里,无论你做什么,你都应该先考虑别人。今天,许多人变得自私,我们应该克服它,我们应该真诚友好地对待所有你遇到的人,甚至那些曾经伤害过你的人。向你的内心找,你就能发现问题是在你心中,这是我从法轮功里学到的。”母亲所说的话深深地打动了我。从那一刻起,法轮功开启了我内心最纯正的部份,我开始和全家人一起修炼法轮功。

我于1998年底离开中国来这里学习。我很惊喜地发现在中国以外甚至在比利时都有这么多人炼习法轮功,我很高兴地看到越来越多的人从法轮功的法理中获益。

但是1999年7月,可怕的事情发生了。中国政府禁止了法轮功,因为法轮功在中国的极大的成功,因为在那里,凡是与XX主义意识形态没有直接联系的思想体系都不被允许…我看到我的朋友被抓,被虐待,被谋杀,甚至被奸污。我深深震惊了,法轮功这一如此美好的精神修炼竟遭到恐怖主义行为的袭击,每天都有修炼者死于迫害。“在我深爱的祖国到底发生了什么?我曾信任的领导人们到底怎么了?!”

因为我的父母都修炼法轮功,他们承受了极大的压力。警察几乎每天都来威胁他们,他们完全丧失了自由甚至是基本的人权。最后,我的父母决定用他们的心向政府上访,告诉政府所发生的一切。他们知道为此他们可能会失去自己的生命,但他们仍然离家前往北京,因为他们不相信政府会这样对待自己的人民,不相信政府会这样对待那些仅仅想达到自我提高,想做更好的人的人。他们毫无遗憾地离开家里,因为他们知道法轮功是最好、最正的。

向政府上访的时候,他们两人都被捕了。我母亲遭到严刑折磨,她被打瞎打聋,全身青紫,伤痕累累。警察甚至使用电棍电击直至她失去知觉。我母亲对我说“直至我身处其境,我才知道他们是多么的邪恶。”

当我听到我父母的故事时,我的心一直在流血。我所爱的人正在遭受酷刑,许多人为了自己的信仰而失去了生命;我所爱的祖国被邪恶的人所控制;我所爱的文化传统正在遭受破坏。我不知道我应该说些什么才能让这个世界注意到我们内心的痛苦,才能让这个世界关注如此不公正的事情。两年已经过去了,面对这种非人道的迫害,我亲爱的父母和其他法轮功修炼者们,仍在不懈地努力着,仍在用他们平静的心呼唤着。我为他们感到骄傲,因为他们维护了自己的真诚,因为他们在邪恶面前没有倒下。在中国的法轮功修炼者们正在牺牲他们曾经拥有的一切,仅仅是为了真相!在中国以外的法轮功修炼者们正在尽一切能力揭露邪恶、讲清真相!我们将继续用我们的心去呼唤人们的良知。

就象一位瑞典议员赛克拉德斯.勒纳特先生(Sacredeus Lennart)在我们的布鲁塞尔集会上所说,“世界需要真善忍的价值观”。我感谢所有热心支持法轮功及其修炼者的人们。对你们来说可能只是一句话而已,但它却能救助数百万在中国被虐待,被谋杀,甚至被强奸的法轮功修炼者。

(译自欧洲圆明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