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海APEC会议期间正法之行

【明慧网2001年11月3日】(一)

APEC期间中国大陆大法弟子从不同城市走向上海呼吁世界善良的人们、各国政府关注中国大陆对法轮功的迫害、制止虐杀大法弟子。

10月9日当我得知在上海要开一个国际性的会议,很多国家元首和国外记者都要过去,我想这是一个证实法的好机会,让世界知道我们大法弟子尽管经历了两年多的残酷镇压,但,并没有被打压下去,反而更加坚定。我们对大法的坚信是任何势力、任何压力都无法改变的,是坚不可摧的。当我在交流会中把自己的想法说出,有的同修要和我同去,有的则帮我们准备了此行所需要的条幅、图片等洪法资料。

当我们要去的当天从报纸上得到消息在APEC会议期间上海戒严、军警特务密布,进出严格盘查。听到这个消息,我们想这是对我们的考验。不管多么邪恶,我们都要证实法。师尊在《也三言两语》中说:“对宇宙真理坚不可摧的正念是构成善良的大法弟子坚如磐石的金刚之体,令一切邪恶胆寒,放射出的真理之光令一切生命不正的思想因素解体。有多强的正念,有多大的威力。大法弟子们真的是在从常人中走出来。”我想我们一定能进去。就这样我们带着几十条条幅、几箱光盘和图片从某地出发到上海。

我们一行数人是坐长途汽车去上海的。在车上我们毫不避讳地背师尊的诗、《洪吟》,车上的人被诗中的内容吸引了,有人就问:“这是你们法轮功的诗啊?”我们说是呀,他们就问是谁写的。我们说是我们的师父,李洪志老师写的。然后就有人开始问法轮功到底是怎么回事,自焚、天安门事件又是怎么回事等等一系列问题,我们都一一给他们做了解答。

当说起为什么我们不在家而四处奔波时我们以自身被迫害的经历说明了我们不是不回家而是有家不得回。同修A说,她的孩子目前才一岁多,但她已经有十个月没见过自己的孩子了,她的丈夫因发法轮功真相资料已被非法关押一年了,她没有办法在家呆了,公安一天24小时的跟着她,在寒冷的冬天她不能在父母家住,因为公安会去骚扰她的父母,她只有抱着孩子在没有暖气的屋子里,孩子的手只要伸出被子一会儿就被冻得发紫,但在这种情况下公安还拉走了家里最值钱的东西──冰柜,连个条都没打一个。同修B是一位大学生,今年就要毕业了,但因公安的迫害,她是从三层楼上跳下来的,目前流落在外,而且我们之所以四处流浪也是为了想更多的世人讲清真相。我们告诉车中的人已有三百名大法弟子因坚持对大法的信仰而被夺去了宝贵的生命,这是有名有姓的,那些没被曝光出来的更多。据公安说有一千多名了。

车上人的反映不一,有相信的有不信的,也有当场表示要看书的,但当我们在某地下车后,因一件他们认为不可思议的事,车上的人都感到了大法的神奇。

事情的经过是这样的:

10月16日清晨八点左右,车子开到了某地的一个小镇上,司机将车子停住让车上的人梳洗、吃饭,我们也下车吃饭,上车时一时大意将包忘在了吃饭的小店上,当想起时汽车已开出两个多小时了,同修A和同修B又打车往回返去取包。车上的人问我们包里都有什么东西,我们说有三个手机和几千元钱,车上的人都说绝对拿不回来了,现在的社会,你们的包里又有手机又有钱的,别说可能被其它车上的人拿走了,即使店主拿到了也不可能还给你们的。我们说我们的钱不是普通的钱,是同修们卖房、卖粮食换来的,这是用于正法的,是用来向世人讲清真相,救人的救命钱,如果谁要拿了会犯下大罪的。在说的同时,我们一直发正念铲除邪恶,果然不到三个小时,去拿包的两个同修打来电话,包取了回来,分文未少。车上的人得知这个消息后都说奇怪,还有人说神奇——在现在的社会这种事情太少了。我们趁这个机会再一次洪法,并告诉他们善恶有报的天理,最后一车的人都明白了真相。还有的人说早就怀疑电视上所说的,但一直没有机会接触炼法轮功的,这次碰上你们才明白真相。

车子开到一个城市后我们下车了,等到八点钟左右取包的两位同修也到了。休息了一会儿我们和当时同我们一起出发但在某地停留的同修联系,但再也没联系上。(直到现在我们依然没能和那几位同修联系上,望看到此消息的大法弟子共同发正念铲除邪恶)。当时我们真的蒙了,不知道到底出了什么事,怎么可能呢?所有的人都联系不上,好象一下子我们被隔绝了,我们不知道哪方面出了问题,一位同修甚至还想回去看一下。好不容易找到一个住处,我们几人交流了一下,再一次明确到上海的目的。我们想起师尊在《李洪志师父在北美大湖区法会上的讲法》中说:“因为这种观念在人这儿也都是败坏了以后才形成的,而那些神他不会这样,他没有这样的思想,他认准的路一定会走下去。”既然我们到上海是正确的选择,为什么要半途而废呢?就算是没条幅我们也可以到上海去做。

就这样10月17人我们五人分两批向上海赶去。

(未完 待续)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