香港学员讲真相中的二件“趣事”


【明慧网2001年11月3日】近日,香港学员在洪法讲清真相中发生了两件“趣事”,我觉得有必要写出来与大家分享。

众人明是非 “北京人”自取其辱

第一件,当时我们在大陆游客常到的一个洪法点上正播放揭露自焚真相的影片,小型萤幕前围满了观看的人。突然,从其中走出一个大个子的人,怒气冲冲地冲到旁边洪法的一位女同修面前,手拍着她大声地说着什么,情绪激动。一看此景,我走了上去,刚想说话,同修拦住了说:“别理他,不要给他市场。”可话没说完,那人已冲到了我面前,更提高了声音说:“我是从北京来的,你们说的全是假的。你们这么做是有政治目的的……”声调越说越高。第一次面对如此情景,有点愕然,刚想回应,同修又叫我离开。我觉得我并不应该离开,即使不跟他解释,也应该站在这里,让世人去分辨真与假。接着我微笑着对他说:“希望你认真地全面地看一下……”刚说到这,他立刻大声地打断了我的话,又重复着他那番论调。我明白了女同修叫我离开的原因──他根本就不给你说话的机会,目的是破坏。

我想到了发正念铲除其背后的邪恶,还没等动念,身后传来了几声:“你别走!你给我站住!你是北京来的啊!什么假的,你说清楚再走……”原来是观看影片的几个香港市民围了上来,其中一个更用半生半熟的普通话大声对他说:“你是北京人,我是香港人,你们大陆(XX党)那一套,谁都知道,最假!”北京人听后,刚想说:“我是说……”立刻被围上来的人大声地打断。“北京人”气焰立刻小了下去,但嘴巴还在嘀咕,似乎还想辩解。围上来的人纷纷用手拍着他大声吆喝,有人更握紧了拳头,大有剑拔弩张之势。围观的人中不知谁又冒出了一句:“我也是北京来的,但我相信他们播的是真的!”“北京人”一看情况不妙,拍拍点点的手软了下来,象泄了气的皮球一样,摇动双手轻声地说:“好!好!好!我知道了,知道了,就这样吧!这样吧!今天就谈到这。”急忙掉头而去,头也不回。我一时被这场面给惊讶住了。而此时围观的人还不肯离去,有的老百姓还说:“真是XX党的走狗!”更多的人上来拿真相资料。

真后悔当时没一一向这些有正念的香港市民致谢,还有那位也是从北京来的善良的人。

弟子持正念 “洋醉汉”悻悻而去

第二件,也是当日发生。在我们这次活动快结束时,我看到当时有不少大陆游客。“播一播《江XX传记曝光》吧!”念头一起,付诸行动。果不然,萤幕前马上围满了人。转身整理东西,一位同修叫我去那边看一下。回头一看,一个脏兮兮的外国人正向前一件事中的女同修手舞足蹈、拍拍点点地说着什么,还不时地干扰其他人观看影片。我走了上去,闻到一阵酒味,是个神志不清的醉酒人。我们遇见这种情况又是头一遭。我对他说:“我们这里是警方登记过的,你不要这样。”其人胡言乱语,不知在说什么。我心中默念正法口诀,同时善意地劝他。在念口诀过程中,其人时而走过来胡言乱语,时而离开一段距离。尤其可笑的是,他竟然跑到萤幕前面向江XX敬礼。旁边的人一看,知他是疯子,但不少的人当着他的面向我们拿资料。其人还不时想走向刚才那位女同修,数次被我挡住。

在正念的作用下,他逐渐平静下来,人也不那么神经错乱了。没想到他最后竟对我说:“你能给我20元钱吗?给我立刻就走。”我一下子恍然大悟,邪恶竟可笑到这种地步,利用这种人的执著来破坏。我针对这一点,立刻严肃地对他说:“不行!我们已经给了真正对你好的东西(指真相资料)。”他还想纠缠,我坚决地拒绝。最后他悻悻而去。从这事我体会到了正念的威力,也看到了邪恶的可笑,真是“邪恶之徒慢猖狂。”(经文《秋风凉》)

聊记故事两则,不足之处恳请指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