法轮大法到北极(三)


【明慧网2001年11月3日】五、在大赦国际主席家里作客

我们在丹麦的一次街头洪法时,遇到了几位格陵兰人,在向他们打听格陵兰当地情况时,我们第一次听到了格陵兰岛的大赦国际主席汤姆逊的名字,可见他在当地是一位知名人物。

我们到格陵兰后,就想着拜访他。可是在我们文化宫办展的第二天,他已经主动来找我们了。

汤姆逊是一位非常平易近人的丹麦人,一生中的大部份时间投身于丹麦的自治区域──法罗群岛以及格陵兰岛的非政府的人权组织工作中。他告诉我们,早在去年,他们就已经给中国政府写过信,要求他们停止对法轮功的迫害。同时,他们还在为中国的儿童受到的虐待奔走呼吁。还有其他第三世界国家人民的人权问题。我们被他的无私与默默奉献深深地感动着。是啊,我们的社会,需要的就是这样的正义,正直的人呵。

交谈没有多久,他与他的格陵兰人妻子就商议,利用唯一还没有安排活动的晚上,邀请我们去他家作客。


在格陵兰岛大赦国际主席汤姆逊家作客

我们带上了《法轮功》的书和大法音乐──我们心目中最珍贵的礼物,登门拜访。他们得到书时的高兴的表情,使我们更感到了他们与大法的缘份。他们认真地问了如何能得到大法更多信息的渠道等问题。女主人告诉我们说,他们夫妇除了有大量的社会活动,以及参加一些学习课程外,剩下的时间大部份是在阅读中度过的。她会把这本书一口气看完的。这次时间不允许了,只能让他们的儿子先学。但今后他们来哥本哈根时,一定会来学功。

在随后的交谈中,我们发现他们是那种对精神世界有追索与思考的人。我们不失时机地向他们介绍了大法和我们自己的体会。

汤姆逊则告诉我们,他已经把我们给他的征签表复印,发到各处。另外,除了媒体这几天的报导外,他也在准备写一篇关于法轮功的文章。的确,在以后的几天中,汤姆逊又多次来到文化宫以及街头我们洪法处,拍摄了大量照片,在为他的文章准备资料。我们还探讨了今后合作进行法轮功讲真相,呼吁世人关心的问题。

夜深了,双方都感到交谈意犹未尽,在恋恋不舍中告别。

六、在记者学校介绍大法

我们中的一位弟子,因为工作的原因,比其他学员晚两天来到格陵兰。在来格陵兰的途中飞机上,巧遇一位曾经多次采访过我们,丹麦电台的一位小有名气的记者。她这次是去格陵兰的记者学校教课。我们的弟子马上意识到,这样的巧遇,也许并不偶然。

经过了几次电话联系,她终于决定邀请我们去给她的学生介绍大法。在格陵兰的最后的一天,25日,星期四。中午,我们利用学生们午休的时间,到格陵兰大学向大学生们介绍大法,征签及表演功法,随后来到了记者学校。

在记者学校介绍大法在记者学校表演功法

这是一堂采访见习课。我们得到了非常充裕的时间来介绍大法。除了对“真,善,忍”的宇宙法理的介绍,讨论和功法的演示外,在学生提问中,“自焚”的问题又一次被提出来。我们立即放了真相录像带,并留下了《法轮功的真实故事》等其他录像带。接下来,学生对我们一对一地进行个别采访。交谈的内容就更加深入了。例如,他们问到我们每一个人走入大法的因缘及个人的体会,问到我们害不害怕中国政府的迫害,问及我们在中国家人的处境等等。我们每个人都在自己的修炼层次中,尽可能地作了回答。最后,学生们开始学动作。整个介绍活动一直持续到学校关门的时间才不得不结束。

近10天的格陵兰首次洪法活动结束了。时间虽短却安排紧凑。

我们知道,短短的10天,使大法在努克市基本家喻户晓,这只是第一步。要使人民真正从大法中获益,并起来主动为中国大陆的法轮功学员减轻压力,还有待我们更深入细致地讲清真相。另外,格陵兰人中丹麦文更普及,丹麦文的翻译的确是迫在眉睫。

七、一点体悟

师父在《在华盛顿DC国际法会上讲法》中说:“不能够不学法做大法的事,那就是常人在做大法的事,必须得是大法弟子做大法的事,作为你们来讲就这样要求。”这几个月来,面对去格陵兰岛洪法的筹备工作等一系列的问题,对我确实是修炼中的又一场考验,在做洪扬大法的工作时,我们的修炼与提高就在其中,这一点我体会至深。

当格陵兰洪法工作提上日程后,首先面临的问题是,我们对这个地方一无所知。记得小时候,我在学校里读过有关爱斯基摩人的故事。我的脑海中能记得起来的,就是那冰天雪地里的狗拉雪橇,穿着北极熊皮的人们,凿冰捕鱼的神话般的画面。格陵兰虽然属于丹麦,却相隔遥远,又是完全不同的另一个民族,政治上有自己独立的系统。我们不认识任何人,虽然听说他们懂丹麦语,但到底如何,我们一片茫然。作为华人学员的我,本身丹麦语就有难度,这种陌生感无形中加重了我心里的畏难程度。

第二个问题是,由于人手有限和经济原因,有能力去的学员远远不够。在这等待和畏难中,盛夏已过,转眼已经入秋,那么在格陵兰岛,马上就将进入冬季,那里的严寒,可能对各种活动,条件会更难。我面对的,我感到一筹莫展。

修炼中,没有任何偶然的事,师父为我设的关,都是为了提高我的心性而设的,同时它的难度,也必然在我能够承受的范围之内。我必须静下心来读书学法,在法上悟一悟,清理自己的思绪,找出问题的症结来。

师父在《也三言两语》中说:“对宇宙真理坚不可摧的正念是构成善良的大法弟子坚如磐石的金刚之体,令一切邪恶胆寒,放射出的真理之光令一切生命不正的思想因素解体。有多强的正念,有多大的威力。”

回顾自己这几个月的畏难,焦虑,甚至还有抱怨,退却情绪,实际上自己完全是一个“人”在做事的状态上。我的心中,缺少的是正念以及对大法坚不可摧的正信,从而对师父的安排不能领悟,对自己和其他学员修好的“神”的那部份的威力没有意识,对“法正人间”的巨大之势在善良的民族心中的震撼力估计不足,对救度世人的神圣使命没有发自内心深处的巨大动力和紧迫感。其实,正法之事是师父在做的,我们人间的弟子,为了符合人间的这一层理,只是在天象的变化下顺天意而动,同时修在其中,去走完自己修炼的最后的路。只要我们真正能够走出“人”来,在大法粒子的状态上,我们在人间做的任何事,对于它的结果,怎还会有什么焦虑,担心与恐怕的呢?

最近的修炼中,弟子们讨论最多的,就是“正信”,“正念”与走出“人”来的问题。师父说“你们的圆满在你们现在来说就是第一位的。”(《在华盛顿DC国际法会上讲法》。) 随着正法修炼到了最后的阶段,师父已经不把我们当人来看待了,而是把我们当作神来要求。有时,我经常会有一种跟不上的感觉。其实,“跟不上”的原因,其中的障碍,正是自己的“人”的观念。真正全面地走出“人”来,这已不是一个仅仅对法的理解问题了,在我们目前的修炼阶段,正信,正念及实践中的正行,贯穿在我们修炼的时时刻刻。我体会到,如果对这个问题没有清醒的认识,就不可能迅速完成从人向神的根本转变。

事实上也是如此,当我在法上悟明白了,心中的重负一扫而光,真是有说不出的轻松。“在讲真相中,不要等,不要靠,不要指望外在因素的变化。”正念一出,接下来的讲真相工作,势如破竹一般,在短期内就安排好了,而且整个活动比较成功。(全文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