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3人发表声明──声明强化洗脑作废

【明慧网2001年11月3日】
我的觉醒

我是在95年开始修炼法轮功的,在大法中受益无穷。但是在正法的进程中,由于自己执著太重,没从根本上改变常人的观念,被邪恶钻了空子。在“洗脑班”经不住考验,几乎走到了大法的对立面。当时在执著心的掩盖下,主动接受邪悟,并散布邪悟、败坏师父的名誉,做了一个大法弟子绝对不应该做的事,起到了魔直接起不到的破坏作用,给大法弟子造成很大的干扰,罪业深重。

回想走过的这段弯路,痛悔万分,在邪悟期间对师父讲的法断章取义,邪悟者们从根本上歪曲大法。他们有目的的拿师父的一句话来断章取义,有意误导学法不深和执著太重的功友,使他们在迷糊状态下走向可怕的邪悟。其实师父在法中对修炼中的一些问题都讲得很明白了,而我却没有牢记在心,被他们的伪善所迷惑,反而认为他们悟得高,修得好,被他们的邪悟歪理扰乱了自己的思想,以致正邪不分、是非不明,放弃了大法的原则,最后害了自己又害了别人。实际上邪悟是承认和符合了旧势力迫害大法和大法弟子的安排,没有从根子上去正悟。没有按照一个伟大的修炼者应该做的去做。但是就是这样,慈悲的师父为了挽救我,多次点化我,我才意识到自己造下了无边大的罪过。为挽回我给大法造成的损害和给师父造成的伤害,我在此严正声明:我在以前或在“洗脑班”所写的一切,所有破坏法和违背法的文字、言行和上交的所有材料全部作废,并坚定重新投入到正法的洪流中来。希望邪悟的功友猛醒,不要走向大法的对立面,这是根子上的问题,和修炼路上过不了关摔个跟头再爬起来是两回事。时间是非常紧迫的,慈悲的师父还在等待着我们,我们千万不要错过这最后的机缘!我要重新精进,重新走入正法进程,加倍弥补给大法造成的损失,珍惜大法,坚修到底!

段秀云 2001年10月28日


严正声明

我在九六年得法,在以前学法中一直不能精进,常人之心一直伴随着自己,虽然正信比较强,始终跟上师父的正法步伐,但一遇到磨难就不能在法上认识法,却用人的变异思想、后天的观念,掩盖自己的执著与怕心。

在2001年4月因有人点我到派出所,当时没有怎么怕,并向他们洪法,讲真相,讲炼功能祛病健身。这么好的功法,我能不学不炼吗?这时,派出所的人伪善地劝我写“保证”。师父说:“每当魔难来时,没有用本性的一面来认识,完全用了人的一面理解,”(《道法》)当时我没有用法来衡量,所有常人怕心、情、变异观念全上来了。常人心一起来,也就忘了法了,就写了“保证”,签了个假名。师父说:“如果这后天观念变得很强,那么他就会反过来支配人真正的思想与行为,这时人还以为是自己的想法呢,现代人几乎人人是这样。”(《为谁而存在》)

事后就想,我这么做也不对呀,虽然不是我的真名,但毕竟是我自己写的,我是一个修佛、道、神的,怎能向邪恶保证什么呢?为什么不用修好的一面来抑制人的一面呢?回家以后,自己的思想特别低沉,饭也不想吃,看书学法也有干扰,总有魔在说:你别学了,你不行了,老师不管你了,你掉下去了。那几天也老了,也精神不起来了。师父说:“每当我看到你们遭受魔难时,师父比你们还难过;每当你们没走好哪一步时,我都会很痛心。其实邪恶所干的一切,都是在你们还没放下的执著与怕心中下手,你们是走向佛、道、神的未来觉者,是不求世间得失的,那应该什么都放得下”。(《去掉最后的执著》)后来同修到我家一看我这样,就说,你不修不学魔高兴,师父不高兴,你要振作起来,老师是慈悲的,不抛弃一个弟子的。师父说:“一个生命如果能真正在相关的重大问题上,不带任何观念地权衡问题,那么这个人就是真的能自己主宰自己,这种清醒是智慧而不同于一般人的所谓聪明。”(《为谁而存在》)通过学法我找到了自己的不足,找到了存在的执著、怕心、变异思想。于是我就更努力的反复学法,不能让魔、旧势力钻我的空子,站起来投入弘法队伍中,加倍弥补,洗刷自己的污点。在这里我严正声明我在派出所写的“保证书”、按的手印全部作废,当我们清醒过来时,都会回到大法中来的。正法还没有结束,还在继续,恩师在等我们能从人中走出来,投入到正法的洪流中来,抓紧弥补我对大法造成的损失、给师父造成的伤害,做一个合格的真正的大法弟子,讲清真相,揭露邪恶、挽救世人,在修炼圆满的路上走好每一步。

苗淑卿 2001年10月30日


严正声明

我是从99年3月份开始修炼法轮大法的,我以前身体不好,每年吃药得花个千儿八百的,总觉的人的一生争来争去、奔波劳碌哪天是个头,人活着没意思。通过学法以后,法能使我去掉不好的思想念头,改掉不好的习惯,“以法为师”要求自己做个好人。可是在7月22日江泽民一伙开始对法轮功和大法弟子进行铺天盖地的镇压,开始我还是坚信大法,可是电视、新闻天天播放,家里人也干扰,自己写了“悔过书”,签过字。在以后的日子里我思想很矛盾,思想中老是觉得老师说到的没有错,为什么新闻播放的会是这样,我和同修经常一起谈,后来看了师父的经文和《明慧网》才明白了。自己做了不该做的事,法轮大法是宇宙大法,是一个高德大法,电视新闻都是造谣,法轮大法教人做好人,哪有什么错。我现在更加清醒的看清它们的阴谋。所以,我郑重声明:以前写过的“悔过书”、签过字的全部作废。我是大法弟子,不能再配合邪恶,把真相向世人讲清,做好大法弟子应该做的事。加倍弥补给大法造成的损失。

大法弟子:孙淑晶 2001年10月9日


严正声明

我在一次做大法真相时被非法关押,劳教二年。送到教养院时我已经绝食抗议6天,他们体罚我,让我“飞”,晚上不许我睡觉,体罚一夜。第二天,我看到拒绝放弃修炼的大法弟子的脸都被打变了形,上厕所得有人搀扶着,因为眼睛看不到路。听到声声惨叫,用语言无法形容那里的惨状,真是人间地狱!

因为我有怕心,放不下生死,在高压下,写了所谓的“悔过书”。回家后我非常的痛苦,因为我做了一个修炼人绝对不该做的事,即使我形神全灭都是罪有应得。在同修的帮助下,我学了《转法轮》和经文《强制改变不了人心》:“在编造假经文、不许学员睡觉、栽赃陷害、造谣等流氓手段的威逼、欺骗、高压下,一些学员在神志不清时被迫写下了什么所谓的‘不炼功’或‘悔过书’之类的东西。这都不是学员内心真实的表现,是不情愿的。虽然他们有执著,一时被邪恶钻了空子,做了一个修炼者不该做的,可是对一个修炼的人是要全面看的。”看到经文后我再一次感受到师父的无量慈悲。声明自己对邪恶所有的“保证”,迫于邪恶压力所说所写的一切不利于大法的话作废。从新回到正法洪流中来,我要用我的生命去证实大法。加倍弥补给大法造成的损失,做一名真正的大法粒子。

赵迎春 2001年10月27日


严正声明

99年7月20日,邪恶开始对大法迫害,首先是邪恶收书,我当时由于自己的怕心,就悟偏了,所以我就交了几本,后通过同修帮助,使我清醒,当时真是很痛心,对不起师父、对不起大法;2000年5月我去北京上访路上被邪恶半路发现,将我的两盘讲法录音带抢走,由于自己怕的执著,没能用自己生命保护,过后我是非常的后悔。后来邪恶曾问我去北京否,我口头说“暂不去”,再一次给大法抹黑。我曾说过世界上谁不修了我也修,真是“生死非是说大话 能行不行见真象”,(《心自明》)师父的话点醒了我。我现在知道是邪恶知我有怕心钻了空子。现声明以前有损于大法的言行一律作废。我要时刻记住教训,从今以后“以法为师”,坚定维护大法,正念清除邪恶,投入正法的洪流中,加倍弥补过失,努力精进。

大法弟子:李秀文 2001年11月1日


严正声明

2001年春,由于女儿进京正法,被非法送到教养院,我被常人心带动,因自己学法不精进,有怕心,就偏离了大法“真善忍”的标准。这是我最痛心的时刻。我对不起大法、对不起苦渡我的师父。我做了绝对不应该做的对不起大法的事。这不能强调环境的邪恶,全是自己思想深处变异的观念和隐藏的执著心的暴露,叫邪恶钻了空子,自己随波逐流地接受了邪悟,害人害己,我痛悔不已,我愧对慈悲苦渡我的师父。为挽回自己给大法造成的损害,在此严正声明我所做不利于大法的事及写的“材料”全部作废。

我深知大法开创了宇宙的一切,也包括我,并且我们修炼中,师父为弟子承受层层还不尽的业债。我被谎言迷惑走上邪悟,对大法动摇了,这沉痛的教训,使我深刻认识到自己学法不精进、不扎实,正念不强,被魔利用,给大法造成损失,自己失去了师父给弟子尽快圆满的万载难逢的机缘,也给自己生命造下深重的业力。师父宏大的慈悲,一再给没做好的弟子醒悟自新的机会,我只有从头开始珍惜这宝贵的时间。抓紧学法,精进实修,从新走进正法修炼中来,从思想上清除变异观念,真正走出人来,揭露邪恶,向世人讲清真相,弥补过失提高上来,才配做大法弟子。

许延芳 2001年8月3日


严正声明

我是99年5月得法的。在此之前身体非常不好,做了3次手术。就在要做第4次手术之前,经朋友介绍,我修炼了法轮大法。炼了不长时间,我的子宫瘤自己掉了下来,免去了我要手术的痛苦,也免去了对我来说是一笔数目不小的医药费用。此时我才真正尝到了无病一身轻的滋味。由于学法不深,当地派出所和村干部到我家非法逼迫我写所谓的“保证书”。在怕心驱使下,我违心的做了大法弟子绝不应该做的事。现在我追悔莫及,深感对不起师父的慈悲苦度和伟大期盼。现在我严正声明:过去在邪恶的压力下所写的“保证书”一律作废。感谢师父给予我重新走入正法洪流、获得新生的机会,我将义无反顾的走正修炼路上的每一步,加倍弥补给大法造成的损失,不再辜负恩师的慈悲苦度。

大法弟子 张风华 2001年10月10日


严正声明

在江泽民一伙开始镇压法轮功的时候,我正上大三,当时我和我的同伴两次上了省委正法,均被送回学校,结果学校派人将我送回家,后来在家庭、学校和社会的压力下,我写了“保证书”并上交了大法书,在之后的两年里,我生活在消沉和堕落的心态中,造下了深深的罪孽,不管是对大法还是对自己,都造成了无可挽回的损失,好多次我想重新学法和炼功,都中途而废,最近我通过邮件,知道了许多遭受迫害的大法弟子的坚定的心,许多大法弟子护法的经历和国外学员的正法事迹,这都使我激动不已,同时又深深的自责和后悔,我现在重新树立起了我的决心,我向公众宣布:我以前所作的一切“保证书”均宣告无效。我也要在师父面前发誓:我要做一个真正的大法弟子!加倍弥补给大法造成的损失。

刘和平 2001年11月2日


严正声明

在对人的根本执著中,在劳教所惨无人道的高压迫害下,我违心的写下了所谓的“悔过书”、“决裂书”、“保证书”和“揭批材料”,做了大法弟子绝对不应该做的事,玷污了大法,给自己的修炼留下污点,这是罪过。出来后,在慈悲伟大的师父的点悟下,我彻底醒悟,痛恨自己在劳教所里的丑恶行为给大法造成的恶劣影响,愧对师父给予的一切。在此我严正声明:由于高压迫害中神智不清时所说所写的不利于大法的一切全部作废!决心坚修大法,在破除旧势力的邪恶安排中助师正法。是师父的洪大慈悲,把我从罪恶的深渊中托起,是师父的浩荡洪恩,让我还有机会加倍弥补给大法造成的损失,是师父的苦苦点悟,使我重新融入正法修炼。我会时刻记住自己是正法期间大法弟子。

大法弟子:柳文明 2001年10月29日


严正声明

由于学法不深,及对于亲情的执著,今年在当地派出所的威逼下,在其预设的“保证书”上签了字,做了对不起师父、对不起大法的事;今日特此严正声明,将被逼签的“保证书”作废,并决心深入学法,紧跟师父正法的步伐,做一个大法弟子应该做的事,弥补给大法造成的损失!

大法弟子:邢晓红 2001年11月1日


严正声明

由于我根本的执著心没有放下,违心地写了“保证书”,给自己的修炼道路留下了污点,对不起恩师的慈悲苦度以及为弟子所承受的一切,弟子不敢请求师尊的原谅,只铭记这剜心剔骨的教训,归正自己的路,坚定实修法轮佛法到底,加倍努力,勇猛精进,弥补过错,跟上师父正法进程,成为合格的真修大法弟子。特此严正声明:我向邪恶所写的“保证书”以及一切不符合大法标准的言行全部作废,家人为我所写、所说的“保证书”全部作废。

大法弟子:姜学勤 2001年9月16日


严正声明

我在2000年2月份上北京上访,被抓回看守所,在看守所里带枷锁强行灌食,在我生命垂危的情况下放回。在街道委员会、派出所的邪恶逼迫下,由于自己在法上的认识不够坚定,在派出所事先写的“保证书”上签了名,也就是向邪恶妥协了。在看到老师的经文后,认识到我做了不应该做的事情,也是令我最痛心的。特此声明我所签的字一律作废,并且在以后修炼的路上要深入学法,走好稳健的每一步。加倍弥补给大法造成的损失。

大法弟子 宋志秀 2001年10月26日


严正声明

我由于学法不深,法理不清,又加上人的执著,在压力面前,被邪恶诱导,写了“保证书”等,又在单位大会发言,做了一个大法弟子最不该做的事,犯下大罪。无颜面对慈悲苦度的师父和大法,痛悔不已。感谢师父的慈悲,感谢师父给予改过的机会。我声明自己对邪恶所作的“保证”以及家人代写的不利于大法的“文字材料”全部作废。我要坚修大法,加倍弥补给大法造成的损失,助师正法,跟上正法进程。

大法弟子:陈正龙 刘玉红 2001年10月29日


严正声明

我97年有幸得法,我本是满身是病的病包子,对生活没有希望。可是得法以后所有的病症都神奇般的不见了,从以前的病包子变成一个快乐的人,从此生命就有了目标和信心。可是99年江泽民邪恶集团对法轮功进行残酷的迫害和镇压,我因出外正法,被邪恶的警察抓到戒毒所,因学法不深,在邪恶的镇压下写了“保证书”。在此声明:“保证书”作废,从现在开始,我要“以法为师”,精进实修,严格要求自己,做一个真正的大法粒子。加倍弥补给大法造成的损失。

蒋露露 2001年11月1日


严正声明

我与亿万大法弟子一样,有幸在大法洪传之时得法。但由于学法不深,没有在法上提高认识,在邪恶的迫害下,写了“保证书”。通过学法的深入和阅读《明慧网》的材料,自己悟到,这样做决不符合大法弟子的标准。对此,严正声明:以前所写“保证”作废,做一个合格的大法弟子。加倍弥补给大法造成的损失。

大法弟子:毕桂莲 2001年10月5日


严正声明

我进京正法后,被公安非法拘留15天,释放前邪恶势力让我写“保证”并签了字。现在我认为,向邪恶写任何保证都是不应该的,否则就等于默认了邪恶势力强加给我们的污蔑。在此我严正声明,我的一切不符合大法的言行作废。坚定地走好以后的每一步,无愧于大法弟子的称号。加倍弥补给大法造成的损失。

大法弟子 杜景德 2001年11月2日


严正声明

自己学法不够精进,被邪恶钻了空子,写了“保证书”,做了一个修炼人不该做的事,通过学法认识到这是不对的,修炼是严肃的。师父说:“怎么能向邪恶低头呢?怎么能去向邪恶保证什么呢?即使不是真心的,也是在向邪恶妥协,这在人中也是不好的行为,神绝对不会干这种事。”(《大法坚不可摧》)。在此我严正声明以前说的、做的不利于大法的一切言行以及“保证书”作废。今后一定加倍弥补给大法造成的损失,跟上师父正法进程,做一名合格的大法弟子。

大法弟子 徐德玉 凡天风 2001年10月16日


严正声明

自己所写的“保证书”和按的手印,以及一切不符合大法的言论、行为通通作废。我因学法不深,常人的执著心不放,做了对不起大法的事,在自己修炼的路上留下了污点,愧对恩师、愧对大法,通过学法,我认识到任何一个执著心都是私心所致,任何一个执著心都是正法修炼道路上的障碍。我决定放下一切常人之心,助师正法,加倍弥补自己犯下的错误。

大法弟子:刘阳 2001年10月26日


严正声明

在被非法劳教期间,由于执著心太重,没有在法上认识法,在邪悟的欺骗下,一时主意识不强,让魔钻了空子,说了一个大法弟子不该说的话,做了一个大法弟子不该做的事。在此我特此声明,在被非法劳教期间所说所写的违背大法的一切作废。今后“坚修大法紧随师”,加倍弥补给大法造成的损失,跟上正法进程,做一个纯正的大法粒子。

大法弟子 荆世美 2001年10月27日


严正声明

法轮大法是坚不可摧的宇宙大法,师父教我们的是修佛修道的法,自己从法理上得到了真理,我悔不该在邪恶的压力下违心地写了“三书”,玷污了大法,诬陷了慈悲的师父,加重了自己的业力,现在我郑重声明,我所写的“三书”全部作废,继续修炼法轮大法,“事事对照,做到是修”,加倍弥补给大法造成的损失。

于更新 2001年11月2日


严正声明

由于学法不深,执著心太强,在邪恶迫害中做了大法弟子不应该做的。师父在经文《警言》中说:“你们不改变常人那千百年来骨子里形成的人的理,你们就退不掉人的表面这层壳,就无法圆满。”这是我经过此难感触最深的,其实邪恶的迫害不算什么,关键是能否坚定正念。现声明所有违背大法言行作废,加倍弥补给大法造成的损失,紧随师父正法进程。

邓帅 2001年10月16日


严正声明

我一直坚修大法,但在邪恶的迫害与高压下,由于未认识到自己的根本执著,走向邪悟,说了、做了不利于大法的言行。经过认真反思和反复学习师父的经文,我清醒地认识到自己的错误。现在我声明以前的一切不利于大法的言行全部作废,我要坚修大法,并以实际行动加倍弥补给大法造成的损失,紧跟师尊的正法进程,不辜负师尊的慈悲苦度。

大法弟子 周秀芝 2001年10月


严正声明

在邪恶的迫害下,由于自己执著心太大,没有真正从理性上认识大法,在“强化洗脑班”上,做了大法弟子不应该做的事,说了大法弟子不该说的话,辜负了恩师的慈悲苦度,我非常痛悔自己的行为。严正声明:所写的违背大法的一切全部作废!我要坚定实修,铲除邪恶,弘扬大法,加倍弥补给大法造成的损失,跟上伟大的正法进程。

于艳萍 2001年10月29日


严正声明

我由于学法不深,不能正确对待受迫害的因素,在街道、派出所的威逼下,写了“保证书”、交书。做了一个大法弟子绝对不应该做的事,现在严正声明自己所写所做之事一切统统作废(包括亲属代签的)。我要紧跟师父正法,弥补过失,做一名合格的大法弟子。

大法弟子 张宝坤 2001年11月1日


严正声明

自九七年有幸得法以来,由于学法不深,在修炼的过程中有做的不符合大法标准的地方。特别是在正法期间,在邪恶的逼迫下,写了“保证书”,这是绝对不符合大法弟子标准的。为此严正声明:以前凡写的不符合大法的“保证书”作废,以后严格用法要求自己,加倍弥补给大法造成的损失,做一个真正的大法粒子。

大法弟子:盖恩凤 2001年10月5日


声明

由于学法不深,心性没提高上来,修炼之心不坚定,在邪恶的压力下,在“洗脑班”上说了大法弟子不该说的话,写了大法弟子不该写的东西。现特此声明作废。加倍弥补给大法造成的损失。

大法弟子 赵明贵 于会才 2001年10月27日


严正声明

由于自己的执著,在邪恶的压力下,曾经违心地说过写过“保证”一类的话,心中痛悔万分。现严正声明所有这些“保证”彻底作废,从今以后坚修大法紧随师,心如磐石,永持正念。加倍弥补给大法造成的损失。

大法弟子 许方俊 2001年11月1日


严正声明

由于学法不深,受邪恶谣言所蒙蔽,被其动摇,加之自己魔性太大,致使在魔性带动下做出很多违背大法的事。事后非常内疚,总有一种自责心理,总觉得对不起师父。经过深入学法,决心在正法洪流中加倍弥补过失。坚修大法,永不改变。

大法弟子:马万里 2001年10月16日


严正声明

自从1999年7月以来,在邪恶的迫害与高压下,也由于自己在法上认识不足,做出了不利于大法的言行。经过痛苦的反思与学习师父的经文,我幡然醒悟。现在我声明一切不利于大法的言行全部作废,我要坚修大法,并以实际行动加以弥补给大法造成的损失,重新紧跟师尊的正法进程。

大法弟子 王显涛 2001年10月


严正声明

两年多来,在以江泽民为首的邪恶高压迫害下,也由于自己实修不够,许多执著心没去,向邪恶做出妥协。痛定思痛,现在我声明一切不利于大法的言行全部作废,我要坚修大法,并以实际行动加以弥补给大法造成的损失,紧跟师尊的正法进程。

大法弟子 王淑坤 2001年11月


严正声明

由于学法不深,在邪恶的高压下女儿替我在“保证书”上签了字,现在声明作废。我决心紧跟师父做好正法工作,铲除一切破坏大法的邪恶,做好大法中的一粒子。加倍弥补给大法造成的损失。

大法弟子 王柏娣 2001年11月2日


声明

我在2001年9月21日被单位抓到了邪恶的“洗脑班”,由于自己有放不下的执著,违心地写了“悔过书”,现声明:一切违背大法的东西作废!重新回到正法洪流中来。加倍弥补给大法造成的损失。

大法弟子 杨建美 2001年10月29日


严正声明

由于学法不深,在邪恶的高压下女儿替我在“保证书”上签了字,现在声明作废。我决心紧跟师父做好正法工作,铲除一切破坏大法的邪恶,做好大法中的一粒子。加倍弥补给大法造成的损失。

大法弟子 张志 2001年11月2日


严正声明

由于学法不深,在邪恶的高压下,老伴替写了“保证书”,女儿替我在“保证书”上签了字,现在声明作废。我决心紧跟师父做好正法工作,铲除一切破坏大法的恶魔,做好大法中的一粒子。加倍弥补给大法造成的损失。

大法弟子 赵桂荣 2001年11月2日


严正声明

我在被非法关押和看管期间(在派出所、洗脑班等处),因为执著心和受骗上当所致,所写、所说、所做的一切,凡不符合“真善忍”大法的,一律作废。我要坚定正法修炼到底。加倍弥补给大法造成的损失。

王剑 2001年10月23日


严正声明

由于学法不深,对法认识不清和私心太重,在被非法关押在劳教所期间,在干警的说教和江泽民政府对大法的造谣诬陷下,完全用了人的道理和旧的观念理解大法和师父,迷失了真正的自己,思想站在了邪恶的一边,还觉得是在理上,还断章取意地从法中找为自己辩护的理由,从而做出了有损大法和师父的举动。所作所为给万年不遇的大法和师父在世间上造成了极大的影响。给纯正的大法弟子在修炼路上设置了极大障碍,蒙蔽了不明真相的善良的世人,阻碍了师父的正法进程。

为了还大法与师父清白,对大法和修炼负责,为了对众生生命的永远负责,为了对宇宙中正的因素负责,我们严正声明在被非法拘留、劳教期间所说、所写、所做的违背大法的一切全部作废!加倍弥补给大法造成的损失。

声明人:石晓岩、李光、张贵学 2001年10月30日


严正声明

以前别人给我代写的“保证书”和自己说过的违背大法的话,声明作废。求老师再给我一次机会,今后我一定严格要求自己,加倍弥补给大法造成的损失,“坚修大法紧随师”。

刘福香 2001年10月20日


严正声明

我于1999~2000年两次进京上访,证实大法,被非法抓回派出所,由于学法不深,逼迫下我写了“保证书”。这是我生生世世最痛心的。特此声明,以上所写的“保证书”一律作废。加倍弥补给大法造成的损失。

齐素清 2001年10月26日


严正声明

本人自1999年7月22日以来不论是在任何场合和任何情况下所写的“保证书”等所有不利于大法的“书面材料”全部作废。加倍弥补给大法造成的损失。

大法弟子 张绍民,唐淑贤,张猛,刘艳春,向晓燕,高淑芬 2001年10月28日


严正声明

别人替我签的名及我说的不符合大法的话全部作废!我今后一定精进,加倍弥补给大法造成的损失,跟上正法进程。

王智洋 2001年10月31日


郑重声明

近两年来无论在“洗脑班”或在任何场合所说、所写、所做的一切不符合一个大法弟子要求的,现特声明作废!今后在助师正法中加倍弥补自己的过错,做一个真正的大法粒子。

鲍涛、王贵云 2001年10月


严正声明

九九年九月上北京证实大法被拘留后,碰到某些人不敢理直气壮的回答自己还在继续修炼法轮功,更不应该的是在某种场合下还说了违心的话。直到2001年李老师的大法不断的触及我的心灵,深深地震撼我的佛性,使我不断的清醒,意识到这是在用人的做法搪塞自己的怕心,是一种狡猾的心理作用,在不同程度上给大法造成负面影响。

现在我严正声明:我所说的、写的对大法不利的话,一律作废。加倍弥补给大法造成的损失。我愿粉身碎骨也要跟上正法的进程。在正法中“用理智去证实法、用智慧讲清真象、用慈悲去洪法与救渡世人”(《理性》)

大法弟子:陈早安 2001年10月20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