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个心不动,能制万动”


【明慧网2001年11月30日】师父告诫我们:“其实邪恶所干的一切,都是在你们还没放下的执著与怕心中下手,你们是走向佛、道、神的未来觉者,是不求世间得失的,那应该什么都放得下。《去掉最后的执著》”当前,在正法的关键时刻,我们能不能在破除邪恶中走出来证实大法,向世人讲清真相,揭露邪恶,救度世人,是我们能否最终圆满、生与死的考验。我们只有在风风雨雨的磨炼中才能走向成熟,在千锤百炼中才能走向圆满。

在这些年的修炼当中,我们紧跟师父安排的修炼进程,我们基本上或大部分去掉了各种执著,各种常人之心,因此我们才能在邪恶残酷迫害中抗住邪恶的一切诱惑,才能勇敢地面对一切魔难,在暴风雨中成长。但是我们不能不看到,我们所去的执著并不彻底,我们还有常人的最后之心,我们身上还存在着一些不同程度的对人的执著,有些去的并不彻底,还有残留的一些执著,还时不时地出现反复,比如亲情、怕心等到一定时期还会反弹,考验我们,能否经受得住便是关键,否则便会被邪恶钻了空子。

在当前法正乾坤,法正天地中,有如秋风扫落叶,横扫一切邪魔,邪恶们已经感到了“秋风凉”看到了自己的末日,但其并不甘心,仍做最后的挣扎,“拳脚难使人心动”《秋风凉》,因此它们只能钻我们各种执著的空子,利用我们还有的常人之心,采用一切邪恶之手段,残酷地威胁、利诱、迫害,以瓦解我们的意志,拖我们下水,掉入那万劫不复的深渊。千里之堤,毁于蚁穴,这是我们能否走向圆满的死关。“一个心不动,能制万动。《去掉最后的执著》”

在文言笔记小说《夜雨秋灯录》有这样一个故事,说过去有一个和尚能不动心,终日坐在蒲团上,万念皆空,明明在禅堂里打坐,可外人不能见,就是神鬼也看不到他。年八十,寿数将终,阎罗王派小鬼送勾牒至,满寺院搜寻,不见其踪影,偶能听到声音,但却见不到其人,没办法去找伽蓝神。伽蓝神讲,此寺香火六十余年,但从未见过他露面,只因他什么都不动心。但是他还有一点尘缘未断,就是每日用一古瓷瓶汲水,插花供佛,摩挲爱惜,连着他的心。如能将其打碎,看他怎么办?如还不动心,那你永远也找不到他。小鬼按伽蓝神所说把几案上的古瓷瓶推到地上,砰地就碎了。和尚看到后哑然喊了一声“可惜呀!”小鬼猛地看到了和尚,便跪在和尚膝下,把勾牒呈给和尚。和尚看后笑了笑说:“我的事还未完,你转过身来,我在你背上写几句话答复阎罗王,即不关你事。”和尚写道:阎罗勾人,谁敢不到?唯有老僧,佛法独傲。事了自来,少安毋躁。”小鬼待其写完,一回头又见不到和尚了。后来此和尚愈加修持,竟成佛果。篇后作者发议论曰:“足证动心二字,害人不浅。”这个故事充份说明一个问题,那就是要想修得佛果,就必须去掉一切执著,“修得执著无一漏”《迷中修》。否则哪怕有一点不必要的执著,都可能要掉下去。我们是大法修炼者,与师父正法时期同在,和尚都能做到的,我们为什么做不到呢?

师父教导我们:“修炼就是难,难在无论天塌地陷、邪恶疯狂迫害、生死攸关时,还能在你修炼的这条路上坚定地走下去,人类社会中的任何事都干扰不了修炼路上的步伐。《路》”我们为什么还存在着不同程度的怕心?就是因为我们还有残存的一些执著,如好物之心,被过眼烟云的所谓安逸迷惑,被难以割舍的亲情所困扰。当前三界内的邪魔无孔不入,就是想方设法利用我们的亲情、怕心钻我们的空子,拉我们下水,妄图使我们毁于一旦。在正法进程中,我们要彻底放弃常人中的一切执著,真正去掉人的思想,修到执著无一漏,从人中走出来。正如师父所教导的:“你们已经走过最艰难的时期,在最后一个执著中千万要放下心。《去掉最后的执著》”我们要把自己的一言一行,一举一动全部纳于法中,紧跟正法进程,无论狂风凄雨如何猛烈疯狂,我自巍然不动。“一个心不动,能制万动”,“如果一个修炼者无论在任何情况下都能放下生死之念,邪恶一定是害怕的;如果所有的学员都能做到,邪恶就会自灭。《去掉最后的执著》”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