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转化”就是思想迫害(图)


【明慧网2001年11月30日】两年多来,中国大陆的媒体不断刊载所谓的原法轮功“习练者”被“教育转化”的事例。其实这种“转化”,或者说是“思想改造”,在中国的历史上从来就没有断绝,我们可以从巴金的《随想录》中窥测一斑。

巴金在他这本“讲真话”的书中痛苦地回忆到:在那个人人“向井口投掷石块”的时代,在“党的光辉教导下”,经过批判学习和“人民群众的耐心帮助”,自己从思想上彻底地否定了原来自己,为自己过去写的“大毒草”腐蚀了革命群众而深深忏悔,渴望着“重新做人的机会”,弥补自己的罪过;而在这一切结束之后才发现原来是一场骗局。他深痛地写到:“可是想到那些‘斗争’,那些‘运动’,我对自己的表演,也感到恶心,感到羞耻”。连我们的邓小平同志在文革中的检讨中也对自己思想中的错误批得一无是处,那气势仿佛是要痛下决心,和旧的我决裂,彻底脱胎换骨,跟上文化革命的时代大潮。现在回顾这篇检讨,给我们的是什么感觉?讽刺?悲剧?还是悲哀?

“人的全部尊严就在于思想。人最崇高的欢乐就在于思想”,不管这些“思想改造”的结果是被迫的、“不得已而为之”(假设当年的邓小平是属于这类的);还是真正的“觉悟”(文革中的巴金),从行为上说,都是对人性的摧残。如果是前者,一个人在外界的强大精神压力下,承受着身心的剧痛,违心地批判自己曾捍卫过的真理;那么,这种来自外来的压力,是不是思想迫害?是不是摧残人性?是不是反人类的行为?如果是后者,我倒要问一个问题──谁有资格、有权利要求别人的脑袋里应该相信什么,不该相信什么?即便你的理是对的,也没有剥削别人思考的权力!这种“转化”的出发点就是如果有人和我的意见不同,我就要“转化”改造你,让你回到“正确的道路”上来(而往往具有讽刺意味的是这种道路最后会被证明为完全错误的)。不管这种“转化”是“春风化雨”,还是“循循善诱”,都是在外界的作用下发生的,而潜台词中,后果已经摆在你的面前,如果不接受“挽救”,面临的就是经济上,精神上,肉体上的迫害,“打翻在地,再踏上一万只脚,让永世不得翻身”。所以“还是为你好”,你还是老老实实地接受思想改造吧,做思想上的奴隶,精神上的贱民吧!

还是看那些“前习练者”的例子吧,当初他们开始炼功时,一定不会是有人拿枪在后面逼着的吧?不会不去炼功就要失业失学了吧?不会是把人关在旅馆里,一大群人围着你,跟你分析这个形势,那个道理,而你不参加炼功就不让回家吧?

再来看看现在中国江泽民集团的“教育转化”吧,电视、广播、报纸铺天盖地的报导;在家里亲人的“晓之以情”;在单位里领导的“晓之以理”;街道、派出所时不时地“上门慰问”;再不行,国家还专门安排时间和地点组织一群人来给你“指点迷津”;还不行,还有看守所、教养院的“春风化雨”以及精神病院和劳改营的“家一般的温暖”。你还不“转化”,不是“充当国际反华势力的走狗”,企图“颠覆人民政权”,走“自绝于人民”的道路了吗,那就只有从“肉体上摧毁,精神上消灭”了。讽刺啊!悲哀啊!

对人思想的强行“转化”,无论有什么冠冕堂皇的理由,都是压迫!都是摧残人性!

但愿巴金的《随想录》不要在未来被列为禁书。

********************************


滕春燕在海外社会的自由照


滕春燕在中国监狱的“幸福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