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参加柏林SOS步行的经历(译文)


【明慧网2001年11月30日】SOS环球步行意义深远,但我今年的假期已满无法参加全程活动,只能参加在柏林路段的游行,共分两天。11月3号和4日,一早我们在中国大使馆门口聚齐,发正念就上路了。走过亚历山大广场,博兰登堡大门直到国会大厦。

傍晚柏林的同修们又聚在一起学法并谈当天活动的体会。李博士是这次活动的发起人,他从冰岛一路步行来到柏林,历时已超一月。他谈了倡导这次活动的初衷及在路上的许多经历,我备受感动,这一晚我又学到了许多东西。

周日早九点我们又来到中国大使馆,这次有一辆警车为我们开道,目的地是施德各列支区。虽然一行只有6个成人两个小孩,但我们对此次步行的重大意义更加确信不疑。发着正念,上路,经过亚历山大广场,菩提树下街、博兰登堡大门、国会大厦、波兹坦广场,直奔魏尔玛斯道夫区方向,天气比昨天好多了,更多的人接下了我们的传单,我和几位对法轮功有兴趣的行人进行了成功的交流。

有几个人甚至认出了我,他说:“我认识你,你是不是曾在中国大使馆门前的亚诺维齐桥上?”我说是,只要一有机会我就去那儿讲清真相。许多人也听说过法轮功,也有的人说昨天看到传单了,多种迹象表明大法在行人眼中已不像从前那样陌生了。

我还结识了两位穷人(从物质角度看),他们都有博大仁爱之心(从这点上说又非常富有)。在亚历山大广场的草坪上坐着一个无家可归者,我递给他传单后,他要把早餐分给我,因为我来这之前吃过饭就没接受,但真心谢了他,后来我们一行人停下来时,他又过来送给每个同修一个苹果。我也收下了,通过这几个苹果我看到了他那颗善良的心:自己一无所有,却把盘中餐送给别人。大法已触动了他的心,这一点对他至关重要。

另外一位我是在艺术市场碰到的,他是卖《STRAZ》报─ 一份专为无家可归者办的报纸。他说,我可以把传单登在这份报纸上,他每天可以卖出很多份,这样就会有更多的人看到,了解法轮大法,这也是一个善良总是考虑别人的人。我告诉他,今天他做的这件事是所有好事中最好的一件。还有一些人直接走上来向我们要传单。

从Breitscheid广场离开时已是下午三点了,到了Kurfstendamm的尽头,警察问我们是停下来炼功还是继续步行。他们说,去目的地的路太远了,我们也许走不到,而且路上的行人也不多。但想想在中国受难的同修我们说,再远也要坚持。两个小孩也不肯停步。我们越走脚步反倒越快。四点时,警察们又问我们是否停下来,我们说不。一路上我不停的发正念,很强的正念。我们的速度果然加快了。这样紧赶慢赶,最后几乎一路小跑整五点到达施德各列支区市政局,直到这一刻我们才顿感轻松安慰。

同修某女士向警察们讲了我们为什么一定要坚持走完全程,放弃将意味着什么。我们要向世人展示大法的威力,他赋予人坚不可摧的意志。与中国同修忍受的严酷折磨相比,我们所做的真是微乎其微。他们之所以能在高压下挺过来就是因为在任何逆境中都没有放弃“真、善、忍”。我们一定要竭尽所能帮助他们。

回家路上,某女士告诉我,一般情况下很难在17点之前走完全程,何况我们还要经常停下来炼功和发真相资料。我们能17点准时抵达目的地再一次展示只要我们把自己真正当炼功人就会得到所有帮助。

在地铁里我读着师父的《北美讲法》,我胸前别着“我支持法轮功”的徽章闪闪发亮,坐在我斜对面有一对夫妇,男的说,他同情法轮功。女的问,那是什么,没听说过。男的回答说,是一种XX。我听后迅速从包里找出一份真相报纸递给他们,并告诉他们XX的说法只是中国政府的污蔑。他们谢了我,还说他们有一位同事对中国很感兴趣,他们会把报纸给她看。

两天的步行使我学到了许多,对法的理解也加深了,身体方面的表现明显了。虽然每天我的睡眠时间很短,且长时间运动,但丝毫不感觉累,要在修炼前走这么多路肯定会全身疼痛。

我相信,只要我们坚信大法,真正把自己当作炼功人,这部宇宙大法就会给我们力量。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