狱中点化


【明慧网2001年11月4日】我是一名大法弟子,7月1日夜间发放大法真相材料时被抓,落入魔手,8月24日被无罪放回。

在我将要被送去看守所时,老师用我的身体演化出一些情景让我看,我个人理解,大概的意思是说:做为一名大法弟子,如果在正法中,在过关中心要不正,将得到的下场是:首先你修炼中所有的功能都要全部离去。我看到我的身体在那坐着,从两个眼睛的小眼角飞出5个法轮,当左边飞出第六个时没有飞走,看样子没有修成。我看着我的身边,天龙八部在护法,米黄色的金黄色龙亲切而又慈祥,紧接着我感到全身一阵紧聚,并有很难受的感觉,一层功能从汗毛孔和手指尖飞出(功的形状都是三角形的透明体,排列得很有序很紧),先后至少脱去5层,这时金龙从身边飞起,在我的眼前盘转3次,很不情愿的往高空飞去,我抬起手招手,心中说再见,送别金龙,眼前又飞来一个莲花盘,我心中有种难受的感觉,一切都过去了,我的那个演化身不见了,肉身还在老虎凳里坐着。这些都是在不到一分钟之内演化的,当时我想我什么地方不对了?当我有这一念时,心中形成了一句话:这是心不正的后果!是呀,心不正什么都要离去,将要落入万古不复的地步,直至到毁灭。想到这我的眼前出现了一个我,在一个小平台上躺着,身体很平坦,身下是一个小水沟,水沟不深,水很清,能看见水下的小石头,身体被一面大斧砍开(或用电锯)分成两半,过来一个铁罩罩在上面,立刻就有热的感觉,烤得油要流时,两个肉半又合在一起,又成为一个我,又去承受别的罪。(当身体被开成两半时,可以清楚的看到血从小平台下流出来,小水沟里立刻水成粉红色)我心中想销毁不是一下子死去,而是去还完各种业力,没完没了地还,当然受的苦也是没完没了的。我心中想,师父请放心,如果我能活着出去,一定把这些在大法网页上或是通过我的嘴让大法弟子们知道,从而促进他们学法信心,假如他们中的谁……这样能给他一点力量,增强一些承受能力。放心吧师父,您对弟子的指点,弟子已看到了,如果弟子心不正,这就是我的下场,我也要把这一切让功友们知道。

当我在酸痛的感觉中镇定过来时,我慢慢的睁开我湿润的眼睛,清楚地看到天安门,我自问自己,今天是怎么了,难道我真的要死去,是要销毁,还是要为大法献出自己的这张人皮呢?这种想法一闪过,在天安门上出现用各种颜色组成的各种大花,而又由各种花装饰的大擂台,擂台很大,设在我们面对天安门左侧的小门洞处,非常神圣壮观,从擂台中央由上往上直垂一个大红底大黄字的标语“报到处”,当时我悟到这是让没有走出人来,没有到北京天安门去报到的大法弟子去报到,去讨回清白吗。当时我看到这些,心中又说,请师尊您放心,如果我能活着出去,我一定把这些都转告给大法弟子。当报到处的景象消失后,在我的左前方的高空,出现了一个像月亮大小的物体放着白光向我飞来,离我不太远时我才清楚的看到是一个白色大法轮,到我的头上空,白光将我罩住,法轮消失。

我每天发正念,铲除三界内破坏大法的邪恶,一定要走出魔窟,将师尊的苦心点化同广大大法弟子见面,我想一定有那一天,我一定能走出去,我盼着那一天。

我在看守所终于渡过了难熬的52天,第52天的上午,我被非法劳教一年,几个民警将我从看守所里叫出,送我去劳教所。一路上,52天没吸到新鲜空气,没有见到阳光的我,这些我好象都忘记了,还有那车水马龙,滚动的人流,也都无心去理会,心情很沉重的在想,师父,一年劳教不可怕,可怕的是我什么时候才能出去呀,出去晚了,您对我点化的情景我怎么能尽早的让大法弟子知道呢,他们怎么能在正法结束之前到北京报到呢,一定要赶在正法结束之前。我想着,汽车已在劳教所的大门外停下了。当我走进劳教所的大院内,在那几个民警的带领下,出这个屋进那个室的时候,我感到一阵惊喜,医务处检查我的身体时出现了奇迹,使我的身心又热乎起来,看到了一种希望,没有走出来的大法弟子有希望啊,法医说我高血压(原本我是低血压多年),之后又对我身体进行全面检查,X光透胸结果是肺结核晚期,法医拿着片子,在众人面前说,就这样的肺,眼看命都没有了。最后结果高血压、肺结核,劳教所不收,当场办完手续,无罪释放。

几天来我想这一切,想师父的洪大慈悲,想功友们的关心,从我落入魔掌之后,很多功友对我家百般照顾,发正念除恶,让我早日回来,今天动笔将这些写出来,只是写出了情节,希望能同功友们共勉,仅供参考,有不当之处,望同修批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