生命的重生

欣然泪下话得法


【明慧网2001年11月4日】从小到大,我不会羡慕富有,也不会轻贱贫穷。走在漫长的人生旅程中,时而会感觉得自己好像与时代格格不入,不过我还是不轻易放弃那一份夹杂在孤独与寂寥之中非常独特的清凉滋味。

那年冬天,父亲骤然去世,痛得我心都碎了,我悲伤得几乎活不下去。于是我进了佛门,不是为开悟也不是求解脱,只是一心的想向佛、菩萨问个明白,我的父亲哪儿去了。然而,哪儿是真正的佛门?一位所谓的“明师”花费了我的许多钱财超度祖灵、排除灾难,丈夫也跟着“师门姊妹”鬼混。我开始哭着、叫着,而神魂颠倒的丈夫,这时候任何理都讲不清,任何话都听不进去了。对于一连串的苦难,我有着深深的困惑。现在的佛门究竟还是不是接引众生从迷途到悟、由黑暗转向光明的法门?数不清多少回,我问苍天:「人的良心死了,人的道德坏了,可天理还存在吗?!」

苍天没有取笑我。就在一九九八年四月初的时候,一位朋友安慰我切莫悲观、切莫绝望;在乱世中,有老师正力挽狂澜地洪传法轮大法;我终于从朋友那里得到了《转法轮》这部宝书。

五套功法看似简单易学,可是我学了又学、炼了又炼,都做不出标准动作。常常以为自己会了,可是再看清楚,不是这边偏了就是那边差点。有一天不经意的找到问题的根本原因,是长久以来恐惧、愤怒、悲伤和不安……,等等负面精神,充塞在我全身每一颗细胞,难怪我这个肉体从表皮到骨子里头,无处不紧张和僵硬。老师说:“你们不改变常人那千百年来骨子里形成的人的理,你们就退不掉人的表面这层壳,就无法圆满。”

读大法、听老师的教导,一点一点地从心地上铲除掉旧日的积习。心逐渐释放了,这时候我从“佛展千手法”这套动功中,首次尝试到全身放松和舒展的轻安。

我特别喜欢大声念老师在第一讲里边的一句话:「你真正作为一个修炼的人,我们法轮会保护你。我的根都扎在宇宙上,谁能动了你,就能动了我,说白了,他就能动了这个宇宙。」

我这份如病得医、如溺得救、如渴得饮的欣幸,真是无以言表。

九天学习班的第六天从头到脚一身轻。第七天晚上感到身体很轻、好像完全没有重量似的。整个平卧的身体就好像被云托住一般。身体的周边仿佛还有一层保护层,我故意左翻翻、右翻翻,可是手啊、脚啊的都感觉不知哪里去了。

我启开《转法轮》,反复读诵。

从得法以来,我的心中仅仅洋溢着得法的感恩和庆幸。我丝毫不敢对老师有任何请求。虽然无所求,老师却默默地在我的身体方面、在我的居家环境方面、在我周遭的人事物,做出大规模的清理和净化。老师爱护弟子、造就弟子的用心,我深深体会到了,我笔墨难书,言语也无法道尽。老师这么无微不至的呵护着每一位弟子,我们能不精进返回修吗?

我从《精进要旨》中读到老师说的:“这么伟大的一部宇宙大法,你们却不好意思给他一个正确的位置,这才是人的真正耻辱。”,我顿时体悟到学法、得法才是天经地义的事,返本归真才是做一个人的目的!

再一次感谢老师悲悯人类、拯救人类的恩德,让我的生命重生。

(根据1998新加坡法会发言缩写)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