独坐使馆门前的一百日

做一个无愧的正法弟子


【明慧网2001年11月4日】我是一名在英国读书的女学生,白天上课,晚上去打工上夜班。当世界各地的大法弟子展开轰轰烈烈的SOS行动,纷纷在使馆门前长时间绝食静坐时,我们英国学员却没有多少有条件做这样的事,大家要么上班,要么上学,要么有孩子拖累。那些日子,每当我看到国内弟子舍身护法的动人事迹时,我就问自己:为什么我不能象国内弟子那样为了护法而舍去一切呢?我们在英国洪法多年,而英国还有很多人不明真相,甚至以冷漠的态度对待我们。中国使馆,作为邪恶的总代表,是我们正法战役的最前线。记得有位同修坚持在使馆门前炼功,一天梦见自己用身体挡住了射向师父的子弹。我悟到,这是师父在点化我们使馆门前洪法的重要性。特别是学习了《李洪志师父在北美大湖区法会上的讲法》后,我认识到,我们现在的大法弟子,不应该再从自我的角度想:我要为大法做什么,我能为大法做什么,而应从大法的角度想:大法需要我做什么我就做什么,没人去,那我就去。这才是真正的大法一粒子,这才是真正的无私无我。

就这样,每天早上,下了夜班,我就带着厚厚的洪法资料,挤进地铁来到使馆对面的大街上,用一个小时布置好我们的展板,然后炼功,打坐发正念,给行人发资料,风雨无阻。

开始时也没计划要坐多少天,我只是强烈意识到,我应该这样做。时间长了,一个人独自坐在那儿,我才体会到师父讲的,修炼最大的苦是寂寞。我是天性好讲话的人,这下让我一个人孤孤单单地坐在那一整天,从早上八点到晚上八点,中午也没地方吃饭,啃点面包就算了。英国雨多,常常一整天也没几个人从我身边走过。那种难耐的寂寞呀真闹心,比盘腿时那种疼还要难受。好几天我站在家门口,脑子里激烈战斗着,腿迈不出去,好比万斤重似的。我心想,只要有一个人去使馆,我就再也不去了,可每天只有我一个人在那儿,我就这样坚持着。偶尔也有功友来支援我,但我想到他们有更重要的事要做,比如联系媒体,拜访议员等,我英语不够好,我应该让他们更有效地发挥他们的才干。我们大法弟子是个整体,要统筹安排人力,还是让我一个人留在这儿吧。

我在使馆门前的静坐,按理我们有伦敦警察局的许可就行了,谁知有一天,使馆所在区政府的一位官员走到我面前,说我们的展板影响了市容,要求我立即离开。我跟他解释,他仍不听,最后我急了,含着眼泪对他说:“你说我放弃学业,风雨无阻地坐在这儿,图个什么?不就为了那些受迫害的人们吗?我不站出来为他们呼吁,你们能知道事情的真相吗?”最后他默默地走开了。事后我认识到,这也是师父在点化我们洪法工作没做到家,我们为什么不去该区政府主动讲清真相,争取他们的支持呢?

在这一百天风雨独坐中,也常有感人的故事发生。一天,一位研究宗教的学者从我展板前走过,他说了一句让我感动的话:“姑娘,从你身上我认识到,你们法轮功是当今世界上唯一的圣人。”还有一次,我正打坐在最后几分钟,腿又疼又麻。这时一大群衣冠楚楚的中国人从使馆内出来,要乘车外出,他们正朝我这方向走来,而我却站不起来。突然,我也不知哪来的力量,我用尽全身的力气大喊了一声:“法轮大法好”,恍惚间我置身于天安门广场。他们惊呆了,全都楞楞地看着我。我想这一声一定震撼了他们的心灵,那是发自我内心深处的声音,那是心与心的交流。后来,我站起身,请他们的英国司机把大法资料分发给他们,他们默默地收下了。

这一百日的独坐,也使我自己迅速提高。以前许多执著,明明知道却仍放不下,而现在,不知不觉中全放下了。大法就象一个大熔炉,只要我们全身心地投入其中,没有化不了的执著。我们也只有投身到正法洪流中磨炼自己,才能无愧于“正法弟子”──全宇宙最伟大最殊胜最光荣的称号。

(转自欧洲圆明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