江罗集团在云南地区的罪恶活动

【明慧网2001年11月6日】江泽民、罗干等首恶之徒所控制的“610”办公室对法轮功学员的迫害是毫无法律约束、灭绝人性的,它们奉行“政治上搞臭,经济上搞垮,肉体上消灭”、“打死算自杀”、“不查身源,直接火化”等手段,在中国大陆大搞恐怖活动。以下是一些云南大法弟子遭受的迫害。

大法弟子孔庆黄,男,33岁,云南建水人,云南大学经济系大学本科生,经济师,国家公务员,党员,任建水县临安镇副镇长五年多。他于1997年8月得法,从此走上修炼道路。他学法认真,严于律己,平易近人,按师父教诲严格要求自己,他认为:“没有法轮大法就没有自己,是大法开创了宇宙及众生,自己所有的一切都是师父给予的,一个健康的体魄,一颗纯净向善的心,明白自己不能再做不好的事,按师父的法严守心性,时时把自己当作炼功人。”2000年4月因向人讲清真相,证实大法,被非法关押。4月中旬,孔庆黄的父亲听说儿子被关,当天就气绝身亡。

孔庆黄被抓后,一直绝食抗议邪恶的迫害。绝食十多天,看守所强行灌食,以后隔四、五天灌一次食。到8月初,看守所不再灌食,而是带他强行打针输液,五、六天打一次。大概8月25日,强迫他入院治疗,医院不知何故每天都要抽孔庆黄的血一至两筒化验,孔庆黄身体迅速垮下来,相当虚弱。到9月1日,孔庆黄同意吃东西,9月2日处于昏迷状态,9月3日晚9时去世。次日(9月2日),昆明派专家会诊,发现他皮肤发黄,不知何故,还误以为是中什么毒。其实是近一个月不断地被大量抽血所致。

马三家叛徒第二次来云南之后,为了邀功,扬言要把云南变成比马三家还马三家的地方。那些邪变的犹大还在全国各地蛊惑人心,迫害坚定的大法修炼者。他们还参与了邪恶电视节目《较量》的拍摄。

仅云南省大板桥女子劳教所和云南省陆丰县省第二劳教所就非法关押至少50多名无辜的大法弟子。云南公安紧紧跟随邪恶的政治流氓集团,加紧对大法弟子的迫害,一个又一个大法弟子被秘密拘捕和关押。在被非法关押的人中,有中学教师,有公司职员,有退休的干部和工人等等。邪恶之徒们抓人的手段通常是在夜深人静时,以查户口为名,突然袭击,先非法抄家,然后将大法弟子带走,突击审讯,实行疲劳轰炸,然后以强加的罪名非法重判。为了陷害大法弟子,他们采用秘密和公开相结合的方式进行。公开的手法是,三天两头派人上门查看,警告,有的还规定每周要向他们汇报;监控大街小巷的打字复印店,不准复印大法资料,严密封锁互联网,不准访问明慧网。秘密的手法是:监控、监听电话、手机,派便衣和特务跟踪盯哨,并派人打入修炼者内部,进行破坏。他们几乎古今中外所有的特务手法都采用上了。

特别是“两会期间”,云南当局层层单位领导、公安,保卫接到并执行所谓的死命令:每天24小时监控法轮功学员,并以党纪、政纪、工职,房子,文凭等来威胁,强迫法轮功学员重新表态、保证、过关,不许法轮功学员互相接触,尤其是不许到北京上访。

迄今为止,全国各地已至少有305位大法弟子被迫害致死。邪恶势力手上沾满了大法弟子的鲜血,造下了万劫不复的罪孽。而中国大陆的百姓有些还处在被官方媒体蒙蔽的可悲境地,他们随声附和,在不了解法轮功到底是什么的情况下,按着官方的调子指责起法轮功来,人们不知道这就是对宇宙大法犯罪。

大家是否还记得这样一副画面:在天安门广场上,光天化日之下,两个彪形大汉将一名法轮功弟子按倒在花岗岩的地面上,用皮鞋狠狠地踏在这位弟子的头上,匕首压在学员的脖子上。四周围观的群众,有的敢怒而不敢言,有的用冷漠的目光袖手旁观,更有甚者,一个十多岁的女孩(大概是个5,6年级或初中生了吧)用右手捂住自己的嘴在笑。无论从哪个角度来讲,这些围观者都在直接助长邪恶,助长做恶者的邪气,灭正义者的威风。人心已经麻木到了极点,令天地为之震怒。

中国的百姓越来越多的进庙烧香,向狐黄白柳求福求寿,保平安。可是他们却漠视宇宙中最伟大的神被诬陷、谩骂,漠视真正正道正法的修炼者、未来的宇宙的大觉者被邪恶迫害。迷中的众生啊,反省自己吧!

法轮大法是伟大的佛法,是宇宙大法!我们每个人的生命都是宇宙大法造就的。在这个极其特殊的历史时期,法轮大法是为了纠正宇宙中一切不正的因素而出现,同时也为了救度一些还可要还可救的众生。一切以人身形态生存在这个特殊历史时期的生命,如果有缘得到法轮大法,那将是他们最大的福分。而仇视甚至迫害宇宙大法的,就是不承认自己生命的存在,就是把自己摆放在了万劫不复的境地。漠视邪恶对大法迫害的,同样是犯罪。

看清真相、善待法轮功、去恶向善才是众生唯一的出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