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去北京证实法

【明慧网2001年11月6日】我是东北大法弟子,得法已7年了,由于各种原因一直未走上天安门证实大法,很惭愧!但去北京证实大法一直是我未了的心愿,尽管我一直在做着真相资料工作,可我心里一直感到很压抑。读了师父的经文《正法时期大法弟子》后,我猛然醒悟:不论是什么原因,都是为自己的执著心,隐藏很深的私心、怕心找借口啊!我一定要去北京证实法!

今年10月以来,我所在城市的真相资料发放得很广了,大街的电线杆上、建筑物上、居民楼栋里,真相传单举目可见、比比皆是。有的楼栋里贴的不干胶几乎排起了队。一次在梦中我看到:“成都”两个字,便和功友交谈。功友说:“是该去北京证实法的时候了,凭着对大法的坚定正念,你一定会成功返回的!”另一个功友也告诉我,说她在梦中来到一个金碧辉煌的大殿,看见里边站着许多神在交谈,各自叙述自己正法的经历,真是悲壮至极、威德无比!她越听越感到自己无地自容,赶紧溜了出来……,醒来后,她对孩子说:我要去北京证实大法好,就是放不下你呀!(她女儿十来岁。)谁知她女儿脱口而出:“妈呀!你不赶紧去北京证实法,哪天大法正过来了,你再去站在天安门咋喊也没人搭理你,到时一切后悔就晚了。”我听了后心里暗暗发紧,这不是慈悲无比的师父怕落下一个弟子,借孩子的口点化我这愚钝的心吗?

我迟迟未去北京,不就是怕遭邪恶残酷迫害一去不能返吗?这不是在消极的默认邪恶旧势力的安排吗?师父告诉我们:“作为大法弟子是全盘否定一切邪恶的旧势力安排的。全面讲清真相,正念清除邪恶,救度众生,坚定地维护法。”(《大法坚不可摧》)我是大法弟子,是为正法而确立的生命,只能去正一切不正的,怎能向邪恶低头、默认邪恶旧势力的安排呢?师父说:“作为大法弟子来讲,维护法是理所当然的。那么历史的今天真的出现了邪恶迫害大法,针对迫害,大法弟子一定会出来证实法的。”(《路》)。我在心里对师父说:师父啊!我一定要配得上是您的弟子!我一定要在邪恶聚集的地方,高喊:“法轮大法好!”用正念铲除世间的一切邪恶!用慈悲救度世人!

我和同行的功友尽快地处理完了手头的工作,决定10月28日去北京证实法,出发前,我们系统地学习了师父的经文、聆听了大法音乐《普度》、《济世》,心里感慨万千,泪流满面:恩师啊!是您为我们洗净了浑身的罪孽,是您为我们承受了无尽的苦难,是您为我们指明了前进的方向!为了法正人间的早日到来,我们一定要用坚定的正念铲除迫害大法的一切邪恶!用慈悲救度世人!我们一路发正念,乘车到达北京,北京站军警聚集,如同布棋,恶警、便衣强行阻拦旅客查身份证,十几个电脑查询摊,各排成长队,犹如兵临城下。

我们默念师父的正法口诀,发正念:定住一切企图搜查、迫害大法弟子的邪恶坏人!踏进魔窟、穿“筛”而过,来到天安门,两边停了好几辆警车,警察、便衣密布,如狼寻物,我们发着正念进入了天安门,三人一队的军警迎面而来、约十几人组成的一夥身穿黑衣裤、剃着房檐头的便衣队,“咚咚咚”地从我们身后走来,人群中气氛十分压抑,我们发正念:“彻底铲除天安门的一切邪恶,无所不包、无所遗漏,法正乾坤,邪恶全灭!彻底清除所有游客头脑中被邪恶所灌输的毒害,把正念打入他们的思想中:法轮大法好!”

我们在两个门洞之间走了两趟,向游人呼喊:“法轮大法好”。由于正念不足,始终未打开横幅。我们找个地方坐了下来,调整了一会儿,决定第三次走出门洞时一定打开横幅!结果走到门洞时发现便衣跟了过来,只好放弃了机会,走了出去。走到中山公园门口时,功友说:我们决不能白来一趟啊!我们走进了公园里,无意中我们走到了离天安门城楼只隔一堵约2米多高的墙边,决定就在这打开横幅!我用力一拉,扯开了横幅,举过头顶,仰天放声呼喊:“法轮大法好!法轮大法是正法!”连喊两遍。说不出的痛快!我还要放声呼喊,功友扯着我的衣角说:“行了,走吧。”我收起横幅一转身,看见有一家四口睁着大眼睛一眨不眨地看着我,似乎被震醒了!我真诚地对他们一家四口说:“一定要记住啊:法轮大法好!”他们默然不语。不远处一个警察和一个女的迎面走来,快走到我们跟前时,却转弯走了,功友说:“你看,只有好人听得见,坏人听不见!”看着坐在过道上休息的游客,我们从心里发出愉悦的呼唤:“希望你们都能记住:法轮大法好!法轮大法是正法!”

穿插在公园的小路上,我们不断的向游人发正念:“彻底清除所有游客头脑中被邪恶所灌输的毒害,把正念打入他们的思想中:法轮大法好!法正乾坤,邪恶全灭!”我们看见有不少游人向我们注目;有的回头看我们;有一个约一岁的小孩挣脱牵她小手的母亲,往我们跟前奔,和小孩在一起的几个大人,只好拽着小孩往前走;在另一条道上,在我们前边两米左右处,走着两位20来岁的女孩儿,忽然其中一个女孩回身走到我们跟前,笑眯眯的问:“嗨!你们在说什么悄悄话呀!这么亲切!”我们愣了一下,接着微笑地真诚的看着她们。其实我们啥话也没说,只是在发正念:“世人啊!快清醒!我愿你们快得法!”

我忽然明白了,当我们发念要来天安门正法时,慈悲伟大的师父就为我们安排了一切。“所以在当今世界上,我们不能够不为其他众生负责,我们不能不为其他众生将来得法负责,我们不能不为其他众生将来得法奠定基础,因为他们很可能是你们那一体系中的生命。”(《在华盛顿DC国际法会上讲法》)

在返回的火车上,我睡着了,梦中遇到了几个幼时读书的同桌,我对其中的一个女同学说:“政府搞的诬陷、迫害法轮功的签名你签了吗?”她回答:“签了呀!”我着急地责怪道:“你怎么能给邪恶的东西签名呢?那是毁你生命的呀!”她却说:“都怪你!不早点给我真相资料看!”我后悔极了!赶忙让这几个同桌把他们的地址写给我:我回去后马上送真相资料给你们看!”醒来后,与功友交流,悟到:我们身边还有许多被邪恶蒙蔽的同学、朋友、熟人,等待着我们去揭露邪恶、讲清真相,挽救他们真正的生命啊!

通过这次去北京的经历,我看到自己还有许多隐藏的执著没去掉,还没有达到师父要求我们“从人中真正走出来”(《正法时期大法弟子》)的标准,在这最后的正法进程中,我将更加珍惜师父为了成全我们兑现誓约而苦心创造的一切环境、时间与机缘!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