用正念战胜邪恶,完善自我,走好每一步


【明慧网2001年11月6日】在正法修炼的进程中,在面对邪恶的迫害时,时刻保持坚定的正念,不让任何不纯的后天观念在头脑中造成干扰而被邪恶钻了空子是非常重要的,在严酷的环境中,在身心遭受摧残、痛苦难耐的时刻,更不可松懈,特别是生死关头,保持正念至关重要。由于我学法不深,对法理解浅,悟性也不好,在修炼路上走了不少弯路,几次想提笔写体会,都没有写成,我认为这也是后天形成的不好的观念在阻碍我,应当破除,必须得写出来。

我是1998年得法的,曾于2000年7月份进京正法,当时因为自己有怕心,被便衣警察非法逮住后,说出了住址,之后我被送到驻京办,接回本地被非法拘留9天,后释放。2001年3月份又被强行抓进“洗脑班”,由于当时求安逸之心较重,又加上邪悟者的诱惑,被魔钻了空子,在所谓的“转化书”上签了字,认为回家后偷炼偷学不一样吗?后经过和其他同修交谈,知道自己做了一个大法弟子决不应该做的错事,给大法造成了损失,给自己的修炼留下了污点。那一段时间,我感到非常难过,对不起我们伟大的慈悲的师父。我深深的悟到只有多学法,多为大法做一些事,加倍弥补,才能挽回那一切损失。

随着学法的深入,领悟也日新月异。正如师父经文《强制改变不了人心》中说的“邪恶利用坏人手中的权力经过近两年的造事,使用了集人类历史中最下流的行为、动用了古今中外一切最恶毒的方式迫害大法与修炼者。其目的是想以强制的手段改变大法修炼者的心、放弃修炼。这是徒劳的。”于是我又重新投入“助师世间行”的正法洪流中,“用理智去证实法、用智慧去讲清真象、用慈悲去洪法与救渡世人”(《理性》)。并且我很快的写了声明,声明所有不符合大法的言行一律作废,坚定修炼。只要一有机会,我就向世人讲真象,散发、张贴大法真象资料等,由于自己没有了怕心,每次做大法的事都很顺利。

2001年9月20号左右,乡派出所又一次找到我,要记什么材料,我坚决不配合,一句话也没让他们记成。邪恶没办法,只得又找到我四弟(他在县卫生局工作)来劝我,我悟到这是邪恶在利用亲情诱惑我,我坚定正念,战胜情魔,邪恶一看四弟没起作用,又接连找到我二哥、大哥来劝我,结果都没起作用,邪恶只得作罢。

又过了几天,派出所长和一名警察又来找我,当时我们是在自家的玉米地里干活,邪恶找到了我家的玉米地,我和我爱人(她也修炼)发现它们后就躲到旁边一块离玉米地不足10米的豆子地里,我们单手立掌发正念,铲除其背后的邪恶因素,不让它们看见我们。结果邪恶只是围着玉米地转圈,就是没看见我们,气得骂骂咧咧,无奈,只好离去。

事过几天,乡派出所一群邪恶之徒在凌晨4点撬开我家大门,闯入屋内把我强行带到了县城二期洗脑班。在那里,邪恶向我们灌输歪理,我们就发正念,铲除他们背后的邪恶因素。一天,一个邪悟者到洗脑班来欺骗(上次三月份欺骗我们的就是她。)我悟到,思想中不能有一点放松自己的念头,不能给邪恶一点可乘之机,这样邪恶就毫无办法。

邪悟者先到了女大法弟子屋里,一同修说:“你背叛还不算,你又要毒害我们这些人,你已经造下了天大的罪业,已是罪不容恕。赶快给我走开!”接着她们就发正念,铲除其背后的邪恶因素。邪悟者又走进我们男大法弟子屋里,开始骚扰我们四个男同修,一同修和她争执了一阵子,她又过来骚扰我,我正言道:“你什么都不要给我说,我什么都明白!”于是我们又发正念铲除其背后的邪恶因素。邪悟者一看没市场,只得作罢。

在洗脑班上邪恶不但没能使我们妥协,我们倒是把他们给转化了。因为在洗脑班上,各乡镇都要派帮教人员轮班看管我们,两个看管一个大法弟子,我们就向一批一批的帮教人员讲清真相,揭露邪恶,当他们知道真相后,对我们就宽松多了,无论我们学法炼功都很随便,并且天天早晨发正念除恶。“洗脑班”主谋一看动摇不了我们,很是垂头丧气。因为我们时时除恶,邪恶也就被强大的正念震慑住了,最后他们只得无条件释放了我们。

我深深的体悟到,无论在任何环境下,我们都要以最纯净的心态,最纯正的正念清除邪恶,助师正法,法正人间的时刻就会早日到来。

以上个人体悟,不当之处望同修慈悲指正。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