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ont color=#ff0000>76</font>人发表声明──声明强化洗脑作废 【明慧网】

76人发表声明──声明强化洗脑作废

【明慧网2001年11月7日】
严正声明

我是一名小学生,迫与学校的压力,我写了攻击大法的文章,做了大错事,现在我郑重声明作废。努力弥补给大法造成的损失。

张宏晔 2001年10月26日


严正声明

从邪悟中走出来,脱胎换骨,重新走正自己正法与修炼的路。

师父新经文《正法时期大法弟子》中讲:“大法弟子不能做到维护大法的作用是无法圆满的,因为你们与过去和将来的修炼都不同,大法弟子的伟大就在于此。”

我98年有幸得法,在3年多的修炼中,师尊给了我许许多多。2000年4月25日我和当地的两位功友到北京天安门护法,一个月后返回家中。当地派出所和公社干部抄我们的家、罚钱,随后三天两头找我们谈话、要我们写“保证”。我后来一直在邪悟中走不出来。

师父在《正法时期大法弟子》中讲到:“大法弟子在邪恶的迫害中做得不好或放松自己,很可能会前功尽弃。”就在国庆前几天当地派出所和政府、大队到我们家要我们三人写“保证”。因为我们三人在本院子,又一起上京护过法,所以邪恶之徒最怕我们又上京。可是当邪恶之徒叫我们三人签字按手印时,我们都配合邪恶了。这是多大的羞耻啊!?当我签字后,只觉得全身无力,整个人都要垮掉,心口堵得慌,欲哭无泪,只知道自己做了不该做的事,这一年多来签了几次字,按了几次手印,一直没有从邪悟怕心中走出来。这次签字按手印明知是邪恶迫害,可还是不能在邪恶的迫害中从法理中悟上去,使自己对法造成了很大损失。我悟到自己没有护好法,没有证实好法,我悔,我痛心,签字的后果真是苦不堪言,学法炼功我已无心了,心灰意冷,只知道自己是对大法犯过错的罪人。

这一年多来自己一直在怕心和邪悟中挣扎着,没有堂堂正正的从人中走出来。师父新经文《路》中讲到:“目前大法弟子正处在正法时期,旧势力的表现构成了对大法弟子最根本最严厉的考验,行与不行,是对大法与每个大法弟子能否对自己负责的实践,能不能在破除邪恶中走出来证实大法成了生与死的见证,成了能否圆满正法弟子的验证,也成了人与神的区别。”

我通过学师父新经文、明慧网文章后,我正悟到自己是对大法造成损失而带着污点修炼的人,自己有人的根本执著,怕心重,后天观念形成的私心怕自己受到伤害,正因为这些执著心才配合了邪恶旧势力的安排、命令和指使,也是自己没有静下心来学好法造成的。作为正法粒子我彻底醒悟了。签字、按手印后表现出的浑身无力,不想炼功、学法,甚至觉得修炼太难了等很多消极的人心钻了出来,这不正符合了旧势力的安排了吗?不,我绝不配合一切邪恶旧势力的安排。我心中升起了坚不可摧的正信。“觉悟了的本性自会知道如何去做”(《道法》),所以我今天用强大的正念写出自己的严正声明来窒息邪恶。我严正声明,以前所说、所写、按手印不符合大法要求的一切一律作废。

过去的污点是惨痛的教训。在今后的正法修炼中,我要让自己真正溶于法中,“难忍能忍,难行能行”(《转法轮》),跟上正法进程,不辜负师父的慈悲苦度,无论在任何环境中自己的一言一行都要配得上大法弟子的称号,加倍弥补自己的过失,真正地脱胎换骨。今天我写出此文更希望那些和我有同样经历的功友,能够清醒过来,正悟过来,师父在等着我们,众多的狱中弟子在痛苦中等着我们,众生更在等着我们,一定要珍惜这千万年的等待。

最后,引用师父在《转法轮》中讲的话和大家共勉:“因为你一害怕,就是恐惧心,那不是执著心吗?你的执著心一出来,不得去你的执著心吗?越害怕,就越象病似的,非得把你这个心去掉不可,让你接受这次教训,从而去掉恐惧心,提高上来。”(《转法轮》P185)

大法弟子:曾凡凤 雷周兰 张翠仙 2001年11月6日


严正声明

1999年7月20日后,自己在铺天盖地的邪恶势力打压下,我没有在法上去认识所发生的一切,而是用人的认识去理解大法,在严酷的考验下不知所措,屈服于邪恶势力,写了“悔过书”,上交了十八本大法书。事后自己非常痛心,那种心情是无法形容的,几天后自己给当地派出所写了收回“悔过书”和一切文字及口头上对大法造成损失的东西。师父的《心自明》和以后几篇经文发表后,我觉得这是我在修炼中弥补对大法所造成负面影响和损失的机会,但是仍然没有很好的在法上去理解法,没有弄清正法与自己个人修炼的关系,没有明白我们为什么要走出来证实大法,而是带着极强的负罪心去做大法的事,用人的感情对待大法和师父。2001年10月,我因散发大法真相资料被抓,后被非法劳教一年。在劳教所里,因为自己没有真正明白大法那博大的法理,在压力面前和一些走向反面的叛徒的邪悟灌输下,自己当时竟也认同了邪悟,糊里糊涂的写了“五书”。虽然自己很快就明白了那是完全错误的,但是在劳教所里没有办法学法,师父的经文也是被警察断章取义地拿来让我们邪悟,有些法理还是想不明白。在这一年的时间里,自己很后悔的就是以前没有很好的抓紧时间学法精进,没有理解师父苦口婆心地要我们抓紧时间学法的用意。解教回来后,通过自己认真学法、反思,明白了许多,找到了差距。现在我郑重声明:我要坚定地修炼法轮大法,否定旧势力的一切邪恶安排,在正法当中洗刷我的污点,去除人的观念。现在我收回在派出所、公安分局,劳教所里,在强压下,违心写的所有对大法不利的文字和口头的“保证、材料”并一律作废。以后我要坚修大法心不动,加倍弥补给大法造成的损失,紧跟正法进程,做一个真正的大法粒子。

大法弟子 李跃进 2001年10月30日


声明

请听一听我们的心声吧!法轮大法学员必须重心性修炼,必须做到“真、善、忍”的标准。要达到标准,必须说真话,办真事,为人负责,为社会负责。

我们这些曾走向邪悟的人非常痛心与后悔,因我们没有达到“真、善、忍”的标准,我们冤枉了我们的恩师,他真正是在挽救世人,救渡众生啊!正因为有缘能在大法中修炼,我们的生命才有了真正意义。可我们自己却背离了大法,走上了邪悟。破坏了大法,给人们造成对大法的误解。这是违背我们的初衷的,也成了我们终生遗憾。我们痛心疾首,追悔莫及。是大法的威力和师父的慈悲救了我们,使我们能在这么可怕的歧途上回过头来。在我们向其他学员灌输我们的邪悟时,是大法学员站在法上义正词严和慈悲,震撼着我们的心灵,促使我们思考并发现自己邪悟的“一套理”是错的,是多么的荒唐可笑啊,那是真正的歪理邪说。在此我们向师父请罪,是我们做错了,是我们对不起师父对我们的慈悲苦度,是我们对不起大法给予我们的生命,是我们对不起大法弟子,对不起不知真相受我们蒙蔽的善良的人们啊!与此同时我们郑重声明:我们以前所说所写全部作废,就地销毁。我们要坚修大法到底。加倍弥补给大法造成的损失。

现在精进的大法弟子,为了讲清真相,为了能让善良的人们明白,不记自己吃了多少苦,受了多少难,他们的精神是伟大的,是神圣的。要求释放所有被非法关押的大法学员,还师父清白,还大法清白。法轮大法好!法轮大法是正法!

王夏辉 李克莲 朱锋 2001年11月6日


声明

我是在赶路时被警察凭善良的特征和气色好就认为是法轮大法修炼者,强拉硬推上警车的,并以莫须有的罪名被非法判处一年劳教。不管是在看守所,还是在劳教所,前10个月在历次的过关当中都是比较好的,在后两个月由于邪悟写了所谓的“三书”。当一年期满后,看到师父的新经文,才明白我在迷茫中做了破坏大法的事其原因是学法不深,师父说“作为修炼的人,没有榜样”(新经文《路》),我为自己的错误痛悔不已,追悔莫及,深感愧对师父、愧对大法,我也感谢师父能给我补救的机会。

在这里我郑重地向世人宣布,凡是以前说过的错话,做过的错事,包括在劳教所写的什么“三书”,总之一句话,凡是不符合大法要求,不符合一个大法弟子标准的所作所为,从现在起全部、干净、彻底地销毁,并声明全部作废,我要做的是一个合格的法轮大法弟子。我一定会洗清自身的污点,加倍弥补给大法造成的损失,做一个合格的法轮大法的弟子。

我还要揭露劳教所的管教的一些违法行为,他们不遵守国家法律,不执行劳动法,没有8小时工作制,没有双休日,甚至没有休息日,他们私设公堂,残酷地拷打法轮功学员,有致死的,有致残的,有致伤的。在那里法轮功学员没有人权可言,法轮功学员连随便上厕所的权力都没有,所以有把大便拉到裤子里的事发生。本人就是其中的一个。

吴玉英 2001年10月19日


声明

我被邪恶从家中被强行带走拘留,然后又被强迫参加县里办的“洗脑班”。开始时我正念坚定大法、坚持背法、炼功、正面洪法,不做任何助纣为虐的事。但由于自己平时修炼中的漏,不能时刻用正念正视恶人,对法有认识不足之处,消极承受不公正的对待,面对关、难掺进了常人心,最终接受了邪悟。

正象师父说的:“修炼中加上任何人的东西都是极其危险的”(《挖根》),“任何一个执著与怕心都不可能使你圆满,然而任何一个怕心本身就是你不能圆满的关,也是你向邪恶方向转化与背叛的因素。”(《大法坚不可摧》)“作为一名大法弟子,为什么在承受迫害时怕邪恶之徒呢?关键是有执著心,否则就不要消极承受,时刻用正念正视恶人。无论在任何环境都不要配合邪恶的要求、命令和指使。”(《大法弟子的正念是有威力的》)

在“洗脑班”里,在有机会摆脱邪恶迫害时,自己却感觉忍耐力已经到了顶点,再也没有能力往前走了(实质是求安逸之心的强烈表现),同时误认为为那些执法恶人的个人私利着想是修善,人为的滋养了邪恶,使其更加嚣张地破坏。自己没能站在大法的角度,用自己在法中修出的纯善使人们从正面认识大法,使人们在善与恶、正见与谬见之间做出正确的选择,没能为每一个生命的永远负责。

回想自己那时的状态,觉得连好人的标准都不够。我悟到:是人也好、大法弟子也好、还是不同层次的生命也好,其存在于不同位置的时候就拥有应有的一切,同时也存在了应尽的责任与义务,尽好各自的责任是生命的份内之事和存在的真实意义;反之,做不好或不做就意味着变异和败坏,不够格了。大法弟子始终以修“真善忍”的正念,主导自己堂堂正正的生活、工作,不断放弃不好的追求与行为,提高着思想境界;在强权的迫害下大法弟子站出来维护大法,也是在维护人间的公理、道德、正义与和平。然而我自己却在受迫害中站在了邪恶一边,干扰了法正人间的进程,给师尊正法增加麻烦,给大法抹了黑,愧对师尊的承受和度化。

师尊还在等待走错路生命的醒悟。我也希望和我一样错过的生命共同珍惜这还有的一切,真正做一个合格的生命。现严正声明在2001年3月5日县“洗脑班”期间,在不公正对待中,一切不利于大法的言行及“书面材料”全部作废。同时坚决抵制各级执法部门执法犯法下所做的一切,肃清邪恶势力安排制造的一切。从新回到正法中来,加倍弥补给大法造成的损失,做好自己应该做的。

大法弟子:张杰(旭) 2001年11月6日


严正声明

我从1996年开始修炼法轮大法,身心得到全面提高和升华。深深感谢师父的大慈大悲,把我从无知的人身路途中解救出来,走上了修炼的光明大道。

邪恶的黑暗势力,疯狂残酷镇压善良的修炼者。我于2001年7月20日夜被非法抓进邪恶势力搞的强制“洗脑班”。并且威胁我说,如果不放弃修炼就采取“升级洗脑教育”、判刑坐牢、亲人下岗、孩子失学。面对邪恶势力的考验,由于怕心,我做得很不好,没有勇敢的向邪恶抵制对师父和大法的恶毒攻击和诽谤,反而向邪恶低头。我现在认识到是干了作为大法弟子绝对不应该、也绝对不能干的事。大法弟子不应该听从邪恶势力的安排。维护法、讲清真相,救度众生是历史寄予大法弟子神圣的使命,我明白了。我庄严声明,在“洗脑班”里所写的“三书一保”作废,不承认邪恶黑暗势力的考验和安排,堂堂正正做一名法轮大法修炼者,铲除邪恶、讲清真相、救度众生,加倍弥补给大法造成的损失,跟上正法进程。

大法弟子 葛文福 2001年10月15日


严正声明

两年以来,在那种乌云四起,一手遮天的邪恶迫害下,我曾两次去北京上访,证实大法。邪恶的恶警将我非法关进拘留所、法教班、监居室、劳教所长达两年之久。特别是在劳教所里,邪恶的旧势力利用了特务流氓、邪恶的坏人,制造了邪恶的圈套,致使我走向了邪悟,给大法造成了损失,给自己的修炼留下了污点。

走出劳教所后,见到了师尊的新经文,痛悔不已。恨自己学法不深,在大法和大法弟子受磨难的时候我的本性被邪恶所蒙蔽,走向了邪悟,违心地做了损害大法、违背师父的事。现在我彻底明白了,我决心回到大法修炼中来,加倍弥补对大法造成的损失,跟上师父的正法进程,加强学法、炼功,并严正声明:我在被非法劳教期间,所写、所说对大法不利的事一律作废!

大法弟子:付少珍 2001年9月28日


严正声明

在被非法送入“洗脑班”时,我所写过的“保证”,签过名的一切东西全部作废。那个阶段,由于放松了学法,学法时心不净,很多人的观念无法根除,心里发飘、发虚、不稳,又执著于做事,出现了问题,在压力面前,被别人劝了几句,动了不正之念,被邪恶带动,没有坚守正念,犯下大罪,十分后悔。

我认识到恶的、坏的东西,明显有错,容易辨别。但有些不正的、似是而非的东西,往往使我这种放松自己,对自己要求不严格的人,在特定环境中,在有压力的情况下,一些不正的东西符合了自己的执著的观念,自己念头一转,马上就毁于一旦。我以前就特别容易转弯,遇到困难不是正面战胜而总是绕弯,其实是人的最狡猾的保护自己的心理。对大法的坚定是没有任何条件、不讲代价的。对于那些所谓“高”的认识,甚至符合自己不正观念的认识,维护自己,使自己在常人中得到好处的认识,要特别注意,放下一切心,用法来衡量。今后我要抓紧学法,坚守正信,坚定不移,一修到底,排除干扰,加倍弥补给大法造成的损失,跟上正法进程。

沈立之 2001年11月1日


严正声明

今年9月24日晚,警察发现了我和两个功友的住处,非法抄家。他们把我们带到了“洗脑班”,强行让我们写“保证”。我绝食抵抗,于10月1日被无条件释放。没能联系到其他功友,有些绝望,同时又被警察跟踪。由于对“情”的执著,就又回到男朋友身边(常人),说了违心的话。他听后很高兴,给我安排了住处,又很关心,使我很感动,因而被常人的求安逸之心带动听从了他的安排。魔也正抓住了这一点,在一步一步地安排,当时的我没有意识到。住在他家没几天,31日下午,警察又一次发现了我,后来得知,他们已经调出我的户口。早在亲戚、朋友家住的地方,安下了埋伏,由此他们把我带到了派出所。由于警察的施压和朋友的劝阻,我同意写下了“保证书和决裂书”。被魔牢牢控制的我,不知不觉在做着违背大法的事。我想写完就没事了,可是魔又施压恐吓我说,男朋友有窝藏罪,逼我揭发他人。由于对于“情”的执著,我又一次被魔利用了,于是说出了一些功友,还交了书。当时写东西的时候,手是麻木的,但并没有意识到是师父在点化不该写。写完后,想了很多,我这无形中,给其他功友带来多大的难,给自己造下多大的业。越想越难受,这不是在出卖佛吗?罪过何等之大!不认师父,诽谤师父,我知道这是天罪不可饶恕。做这件事时,就想让师父把我形神全灭。我知道本性的一面很明白,可毕竟破坏法的事我做了。想了一夜,最终决定还是离开,就趁早晨买早点的时间跑了出来,找到功友。见到他们时,我哭了,为了这个情,背叛了师父,背叛了法,还出卖了神,我真傻,真有生不如死的感觉,由于对情的执著,我付出的代价太大了。这段经历使我更深刻地明白,只要有一点儿人的东西,魔都会看得很清楚而钻空子,修炼的路是严肃的,是自己这样的,谁也代替不了的,差一点都不行的。师父在《路》这篇经文中指出“作为一个修炼的人,这个污点如果不能洗刷掉,将意味着什么,你能想象得到吗?”我很清楚这句话的含义,很清楚自己的使命。“在这开天辟地都没有过的慈悲与佛恩浩荡下,如果还做不好,怎么会还有下一次机会呢?修炼与正法是严肃的,能不能珍惜这段时间,其实就是能不能对自己负责。(《正法时期大法弟子》) ”我知道自己已经走了错路,慈悲的师父还给我洗刷耻辱的机会。今后要精进学法,在法理上认识法,找出自己的执著,去掉它,在讲清真象上,加倍弥补自己造成的损失,洗去自己的污点,跟上师父的正法进程,不要愧对于师父伟大的慈悲,不要愧对于师父为我承担的一切,也不要违背自己敢冒天胆签下的誓约,坚定修炼。现声明自我修炼以来,所说所写所做一切不符合大法标准的全部作废,坚定修炼,直至圆满。

声明人:李振红 2001年11月3日


严正声明

我在邪恶势力迫害下,因为怕心,对法产生动摇,没有坚定正念,做了对不起师父、对不起大法的事,给自己的修炼路上沾上了污点。看到那么多真修弟子在邪恶面前能坚定正念,甚至失去生命都不向邪恶低头,内心对他们产生无比敬意。在看自己因为“怕”的变异观念而苟且偷生,连真理都敢背叛,而心神不安。通过学法进一步认清要清除思想业,全盘否定一切邪恶的旧势力安排的,决不能被变异观念束缚。师父说:“法能破一切执著,法能破一切邪恶,法能破除一切谎言,法能坚定正念。(《排除干扰》)”再次感到师父是多么伟大。在此声明对邪恶所写的一切“保证”,破坏大法的一切言论及在邪恶书上所签的字,一律声明作废,坚定修炼。加倍弥补给大法造成的损失。

大法弟子 韩非 2001年10月30日


严正声明

由于我的执著和业力,导致了我顺水推舟似地接受了劳教所所谓的“保外就医”,出现了以“就医期满”为借口的释放。这是对大法的侮辱,也是我修炼路上的污点。是修炼大法去掉了我的心脏病、腰痛等所有疾病,使我身心健康。修炼的人没有病,只有修去的业力、执著等不符合宇宙的东西。我严正声明:我不承认所谓的“保外就医”,不承认别人为我写的“保证”之类的东西,同时坚决否定所有不符合大法的东西,并坚决清除。对我的关押本身就是迫害,政府为什么不敢堂堂正正地承认自己的错误而无罪释放我,却要找借口掩盖错误而用“就医期满”释放呢?所以,必须无罪释放所有被关押的大法弟子。我一定能按大法的要求走正正法修炼之路。

杨秀文 2001年11月5日


严正声明

现在声明我以前向邪恶交大法资料,向邪恶写“保证书和“悔过书”,在邪恶面前违心地骂师父,在“洗脑班”诱导其他学员走向邪悟,以及家人和他人代写的“保证书”之类,统统全部作废。不论我以前在任何环境、任何场合、任何情况下所说、所写、所做的一切不符合法轮大法的言行一律作废。想起以前自己的所作所为痛悔万分,我一定珍惜慈悲的恩师给我的机缘。“助师世间行”,“坚修大法心不动”,加倍弥补给大法造成的损失。

大法弟子 李英姿 2001年11月1日


严正声明

我97年得法修炼,是大法挽救了我的生命,使我懂得了人生的真正意义。但是当99年邪恶迫害法的时候,由于学法不深。没有在法上认识,被人后天变异的观念所左右,做出了愧对恩师、愧对大法的事。当时在一个招待所里(邪恶临时设的一个非法关押大法弟子的场所)替我母亲写了“保证”,虽然不是发自内心的,是被迫的。但这是在向邪恶妥协,是对大法的侮辱、对恩师的背叛,辜负了恩师的慈悲苦度。在此向师尊请罪。请师父给我弥补过错的机会。同时声明自己所说、所写不符合大法的全部作废。尽自己的一切投入正法洪流中,以挽回给大法造成的损失。

大陆大法弟子:张桂芹 2001年11月6日


严正声明

自从修炼法轮功后,我以前得的好几种病都好了,我也明白了怎样做人,做更好的人。但是江恶人反对法轮功,不许老百姓做好人,不许老百姓讲真话,我在被逼迫下违心地写了“悔过书”。我心里非常难过、非常惭愧,我对不起师父、对不起大法。在此我要声明“悔过书”作废,因为那不是我的心里话。我今后要“坚修大法心不动”,加倍弥补给大法造成的损失。

声明人 兰翠香 2001年11月6日


严正声明

我是97年得法的,当我对大法深入了解以后,我就发自内心坚修到底,大法使我身心健康。2000年3月,因在住地家中看书炼功被邪恶举报,以莫须有的罪名被非法判拘留15天。第七天他们说“不写保证不放人,并转劳教”。由于怕心重,用人圆滑侥幸心理玩文字游戏,写了“保证”,并在公安来家中骚扰时说了妥协的话。现在严正声明,所说、所写违背大法的一切全部作废。并决心坚修大法紧随师,直至圆满。加倍弥补给大法造成的损失。

大法弟子:黄万文 2001年11月6日


严正声明

由于在过去个人修炼中没有扎扎实实地修,在邪恶的迫害中没能在法上认识,加上放不下人的执著、明知故犯,违心地做了一个大法修炼者绝对不能做的事情,深感对不起师父、对不起大法、对不起为大法付出人的生命和在巨难中没有倒下的弟子,内心非常痛悔!在此严正声明:无论在任何环境下所写、所说的不符合大法的“文字材料”和话通通作废!坚修大法紧随师,勇猛精进,加倍弥补给大法造成的损失,跟上正法进程,做一个真正的大法弟子。

法轮大法弟子:于东 2001年10月28日


严正声明

有一天我去洪法,散发传单,被恶警发现抓去了。在逼迫下,因本人学法不深,存有私心,放不下亲情等执著,做了大法弟子不该做的事,说了大法弟子不该说的话,写了“书面检查、保证书”,这些都是我违心的,不是我真心的。真是后悔莫及,给自己修炼涂上污点,给大法造成损失。我严正声明,我所谓的“检查、保证书”一切作废。今后坚修大法,助师世间行,加倍弥补自己的过错,紧跟正法进程,坚定正信正念,直至圆满。

大法弟子 杜淑珍 2001年10月24日


严正声明

在江泽民政府残酷迫害大法之初,由于学法不深,在怕心的作用下曾私下毁掉一套《广州讲法》录音带;在学校分管报栏宣传工作中,对于带有歪曲事实,诽谤大法及师父的官方报纸文章没有及时撤销。对于不明真相的师生、领导没有及时讲清真相,揭露邪恶。现在回想起来痛悔不堪。现严正声明:以前所说所做的一切违背大法的言行全部作废!自今而起,紧跟师父正法进程,加倍弥补给大法造成的损失,做合格的大法弟子。

大法弟子 周惠娟 2001年10月19日


声明

我在2001年3月份上级办的“洗脑班”上,向单位领导写了“思想认识”,出班时,在“保证书”上签了字。我感到这是我修炼道路上的一个污点。我决心在今后的正法修炼中始终坚持正念,坚信师父与大法,在讲清真象、揭露邪恶、救度众生的正法修炼中加倍弥补给大法造成的损失,紧跟师父正法进程,为此,我声明我在邪恶的迫害下写的“思想认识”和出班时在“保证书”上的签字无效,特此声明。

大法弟子:陈进明 2001年10月18日


严正声明

由于学法不深,正念不强,执著心没去,在被非法拘留时没过好关,给我的修炼留下了污点,对不起师父的慈悲苦度。学了师父的新经文后,深感痛悔。特在此严正声明:在拘留所写的“保证”及在邪恶的“材料”上签的字一律作废!加倍弥补给大法造成的损失,紧跟师父的正法进程,做一个真正的大法粒子。

声明人:郑伯良 2001年11月6日


严正声明

2001年9月18日在张贴真象材料时不慎被恶人告发抓入拘留所非法拘留。由于自己学法不深、后天形成的观念很强、迫于亲情的压力和邪恶势力的逼迫,在弟弟代写的“三书”上违心地签了字。我深知在“三书”上签了字意味着什么。愧悔的心无法形容,我对不起师父,对不起大法,对不起六年的修炼。我只有在今后的修炼中,勇猛精进,加倍弥补给大法造成的损失,来洗刷这个污点,紧跟师父的正法进程,不承认邪恶势力的安排,特此声明:“三书”作废。

大法弟子:殷玉华 2001年10月23日


严正声明

我于2000年12月22日下午,被邪恶抓去关在监狱里。在邪恶高压迫害下,不情愿地写了“悔过书”,违背了大法。现将我以前所写的“保证书和悔过书”,一切不符合大法的话,一律声明作废。加倍弥补给大法造成的损失。

声明人:钟彦仲 2001年3月23日


声明

我在2001年3月举办的“洗脑班”上写了“思想认识”,出班时在制作好的“保证书”上,我以不识字为理由,没有看里面的内容就签了字,这是我修炼道路上的一个大污点,我心里很难过,对不起师父。我一定要在正法时期坚持正念,始终坚信师父与大法的威力。在讲清真象、揭露邪恶中加倍弥补给大法造成的损失,紧跟师父的正法进程,为此我严正声明在邪恶迫害下所写的违背大法的一切作废无效。

大法弟子:刘伊露 2001年10月20日


严正声明

由于自己不能真正的理解好老师的法,对一些法理的认识还停留在表面上,不能真正做到“全盘否定一切邪恶的旧势力安排”(《大法坚不可摧》),所以在被邪恶无理关押期间,配合了邪恶,照了相,按了手印,以及用常人的办法对付邪恶,给自己的修炼留下了污点,给大法造成了损失。今后一定好好学法,加倍弥补给大法造成的损失,做一个合格的大法弟子。

陈建平 2001年11月5日


严正声明

由于自己学法不深,99年在公安部门的强压下写了“保证”。通过学法我认识到这是对邪恶的妥协。由于我对修炼不够严肃,给大法造成了一定的损失,我对不起慈悲伟大的师尊。在此严正声明写过的“保证”作废。今年我的母亲在社区部门的恐吓下,背着我替我在“610”发的表上签了字,在此也严正声明作废。加倍弥补给大法造成的损失。

声明人:胡秀艳 2001年10月28日


严正声明

我在“洗脑班”所说、所写的“保证书、决裂书、批判书”,全部作废!加倍弥补给大法造成的损失。

大法弟子 朱亚春 2001年10月13日


严正声明

由于自己当时的承受力和怕心,在被非法关押在看守所时,面对邪恶的迫害向邪恶妥协了,写了所谓的“保证”。回到家后感到十分痛苦,深深感到自己所做的这一切给自己带来的是什么。自今日起严正声明自己所写的所谓的“保证”作废。重新走上正法修炼的路,做到一个真正的大法弟子应该做的一切,加倍弥补给大法造成的损失。

李俊秘 2001年10月30日


严正声明

在邪恶的政治流氓集团的高压下,由于自己的怕心重,没能在考验中走出来,在以前单位领导的压力下,自己写了“保证书”,现声明以前所说所写的违背大法的一切全部作废!以后加倍弥补给大法造成的损失,跟上正法进程。

大法弟子:孙玉滨 2001年10月20日


严正声明

我们在邪恶势力的高压威逼下,违心地写了“保证书”。现在我们认识到,这是侮辱大法,给大法抹黑。我们痛悔万分,决心以实际行动洗刷污点,积极投身到揭露邪恶、讲清真相的正法洪流中去。我们声明以前所写的“保证”作废。

大法弟子:王月英 王生堂 2001年11月1日


严正声明

我在2001年2月和3月份,在邪恶的迫害下,写了一些“保证书”,心里很难过,对不起大法,做了一个修炼者不该做的,现声明所说、所写的一切作废,加倍弥补给大法造成的损失,坚修到底,跟上正法进程。

大法弟子:朱美高 2001年10月17日


严正声明

2001年3月在被单位强制送往“洗脑班”期间,因为自己有放不下的执著,被邪恶钻了空子,从而导致了邪悟,写了“三书”,现声明全部作废。本人将坚修大法,并以实际行动加倍弥补给大法造成的损失,紧跟师尊的正法进程,不辜负师尊的慈悲苦度。

杨艳杰 2001年11月5日


严正声明

1999年、2000年,本人在被非法关押在看守所被迫害得神志不清而写的“保证书、悔过书”、2001年被非法关押在劳教所迫于压力所写的“保证书”、在单位、派出所高压下所说、所写不符合大法标准的一律作废!加倍弥补给大法造成的损失。

大陆大法弟子:毕志海 2001年10月30日


严正声明

由于对法认识不深,没有坚定正念,我在99年10月12日,写了“保证书”,做了一名大法弟子决不应该做的事,对大法造成不好的影响,愧对恩师,现声明以前所写的“保证”作废,今后加倍弥补给大法造成的损失,跟上师父正法进程,讲清真相,铲除邪恶,做一名合格的大法弟子。

大法弟子 李广平 2001年10月29日


严正声明

我们在本地讲清大法真象揭露邪恶迫害期间,在被邪恶抓去逼供时,说错了话和交了一些大法书籍,以及写的“保证书”,这是不符合大法弟子标准的,现本人一概宣布作废。今后在讲清真相中加倍努力,弥补给大法造成的损失,赶上正法进程。

何前花 黄金玉 2001年9月17日


严正声明

在被非法关押在看守所遭犯人5个小时的毒打下,由于怕心,对犯人违心所说的一切不利于大法与师父的话全部作废。坚决把自己修炼路上的污点清除掉,做一个合格的大法弟子。

声明人:谭晓亮 2001年11月6日


严正声明

自从99年以来,江泽民邪恶集团的爪牙、恶警和街道办事处人员多次开会和到我家中逼我签名和谈话笔录及写“保证”等,严正声明作废。加倍弥补给大法造成的损失。

声明人:陈淑环 2001年10月18日


声明

本人由于学法不深,于99年向单位领导等有关部门所写的一切不符合大法弟子行为的“保证书”全部声明作废。加倍弥补给大法造成的损失。

大法弟子:曲声波 99年11月30日


严正声明

我在“洗脑班”所说、所写的一切违背大法的言论,一律作废!坚定修炼,紧跟师父正法进程,弥补给大法造成的损失,使自己成为真正的法粒子。

大法弟子 王文菊 2001年10月30日


严正声明

因为自己对正法认识不足而邪悟,在此严正声明自己以前所说、在“保证书”上的签字全部作废,在讲清真相中加倍弥补给大法造成的损失,跟上正法进程。

大陆大法弟子:刘建民 2001年10月30日


严正声明

由于我学法不深,于1999年、2000年写了“保证书”或签了名,做了一个修炼者不该做的,现在声明:所说、所写,及别人代写的违背大法的东西一律作废。坚修到底,加倍弥补给大法造成的损失,跟上正法进程。

法轮大法弟子:凌云 2001年9月20日


严正声明

我在上京护法和在本地讲清真象、揭露邪恶,被非法关押,经受磨难中,由于心性不稳,写了一些背离大法标准的东西(完全不是自己真心的),现全部宣布作废。并加倍弥补给大法造成的损失,赶上师父正法进程。

伍志云 2001年9月17日


严正声明

我们上京护法和在本地正法、揭露邪恶,被非法关押,遭受磨难期间,因学法不深所说错的话以及所写的“三书”,本人严正声明作废,并加倍弥补给大法造成的损失,讲清真象,赶上正法进程。

欧建国、刘长征 2001年9月17日


严正声明

以前所有写过的“保证书”全部作废,紧跟师父正法进程。加倍弥补自己给大法造成的损失,坚修大法心不动。跟师父回家。特此声明。

大法弟子 于长全 2001年10月17日


严正声明

我在以前所说、所写的一切不利于大法的言行,不是发自内心的,是在邪恶的迫害下写的,现在郑重声明:以前不符合大法的一切言行全部作废。今后我要加倍弥补给大法造成的损失,坚修大法。

大法弟子:胡卫平 2001年9月21日


严正声明

自邪恶迫害大法以来,在高压下我做过大法弟子不应该做的事,写下了几次“悔过书”,特声明:这一切全部作废。加倍弥补给大法造成的损失。

大法弟子:王文贵、龚月花、朱兰秀、陈立高、赵月琴、欧阳惠玲、石汝珍、曾淑兰、马玉莲 2001年10月17日


严正声明

我以前由于对大法理解不够,没有悟到,车间主任让我写“保证书”,我就写了。现在我声明以前写的“保证书”作废。加倍弥补给大法造成的损失。

大法弟子 孙爱华 2001年10月30日


严正声明

不论我以前在任何环境、任何场合、任何情况下所说、所写、所做的一切不符合大法的言行一律作废。我要加倍弥补给大法造成的损失,坚决跟师父走。

大法弟子 王秀芹 2001年11月1日


严正声明

我以前所说的对不起大法的话和做过的对不起大法的事全部作废。我要加倍弥补给大法造成的损失,跟上师父的正法进程。

声明人 穆聚章 2001年11月6日


严正声明

在江泽民邪恶集团的高压逼迫下,家人替写了“保证书”等,现声明作废。在今后的修炼中,加倍弥补给大法造成的损失,“坚修大法紧随师”,做一个合格的大法粒子。

大法弟子:王兴余 2001年9月27日


严正声明

声明以前在被逼迫下说的“保证”作废,从现在起,加倍弥补给大法造成的损失,紧跟师父正法进程。

大法弟子:荆秀芝 2001年11月6日


严正声明

由于对法认识的不深,学法不深,在被非法办“洗脑班”期间写的“保证”,声明作废。加倍弥补给大法造成的损失。

大法弟子 马淑春 张淑霞 李慧 2001年10月30日


声明

以前别人代我写的“保证”,在此声明作废。法轮大法好,我要坚修到底。加倍弥补给大法造成的损失。

声明人:张淑文 李秀华 2001年11月6日


严正声明

因我以前学法不深,在邪恶的迫害下向邪恶势力写过“保证书”。特此声明:原来写过的所有“保证”全部作废。加倍弥补给大法造成的损失。

声明人 钟玉珍 2001年10月26日


严正声明

我被公安派出所无理扣押一天,由公安执笔后我签名的东西声明作废。加倍弥补给大法造成的损失。

大法弟子:钱国玉 2001年11月2日


声明

2000年6月份,在高压下写了“保证”,现声明作废。从现在跟老师走到底。加倍弥补给大法造成的损失。

声明人:王昌荣 王秀丰 2001年11月6日


声明

我在被非法劳教期间所说、所写的对大法不利的一律作废。加倍弥补给大法造成的损失。

大法弟子 李淑秀 2001年11月1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