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安门自焚”与十年前的《黄祸》


【明慧网2001年11月7日】前几天,中国外交部发言人又欲将炭疽邮件和法轮功扯在一起,后因实在荒唐而匆匆收场。这不由得让我再次联想到“天安门自焚”事件。

“自焚”案后,许多看到疑点分析文章、尤其是看过央视自焚录像慢镜头分析的人,大都对此事的真实性打上了大大的问号。可紧接着有人又提出了一个问题:不是法轮功学员,那会是谁干的呢?有谁会命也不要,还要选择如此惨烈的方式?

还是让我们看看最近发生的两件事情:

一件事情是,八月中旬,中央电视台匆匆播放了所谓的“自焚伪案”审判实况。在播放中还插播了“自焚”现场录像。结果是,所有被外电和分析家们指出可疑的地方全部被剪切掉了。特别是刘春玲被重物击中头部的镜头,更是剪切得干干净净。这明眼人一看便知是这么回事,不用多说什么了。

倒是另一件事情,不知情者还真不一定能看出其中的名堂, 那就是——由明镜出版社和台湾风云时代出版公司出版的《黄祸》一书在「天安门自焚案」后成了禁书。亦凡公益图书馆登出告示说:「该作品已经不再刊登」。

《黄祸》一书,乃王力雄先生十年前所著,是一部描述未来中国社会崩溃与再生的长篇政治预言小说,出版后在华人社会引起经久不衰轰动、讨论与关注。令人深思的是,居然很多书中描述都应验了。 正如该书的作者王力雄说:「如果现实真按照我的描写兑现,倒会使我毛骨悚然」。

巧的是,「天安门自焚案」真的就按照王力雄的描写所兑现,也真使所有善良的人们毛骨悚然 。这本书中,便有一段讲述中国最高领导人,如何以天安门的自焚事件来达到政治目标:

[ 《黄祸》第二章 内容提要:安全部买通绝症病人,制造自焚事件以便为镇压制造借口。 此事关系重大,为免不走漏风声,连执行任务的公安都蒙在鼓里。 ]

  …… “只剩下一件事有人说过,至今没有人做---自焚。 自焚不像绝食可以当面绝,背后吃。汽油一燃起来就要经受里里外外每个细胞每根神经每滴鲜血燃烧的过程。在这个利润的时代,这种没有一丝赚头的残酷献身几乎不可能想像。然而公安部长的想像力却不那么悲观。他确实找到了一个,而且通知了外国记者,让他们带着所有记录和传播的工具,赶到天安门广场。 …… ”

小说中说的找到的这一位女子,是一位双乳切除的晚期癌症患者,书中公安部长许诺事完后给她家人三百万元钱。但为了达到预期的轰动效应,她是一定要死的,书中有这么一段:

“这帮家伙真蠢!”公安部长显得气哼哼的。“灭火器能救她吗? 没等烧死就先窒息而死了。”他似乎完全从职业的角度挑对方的毛病,其实是掩盖自己就像刚看完一场赌赢的球赛似的那种得意:成功了。

“反正她得死,窒息而死还少受点痛苦。”陆浩然突然心里一动,“不是给她做了麻醉处理吗?”

公安部长微笑起来:“那是安慰性处理。促使她下决心。真做处理怎么会有这种效果?会显得不正常。”公安部长稍许带点夸耀地透露:事先在她身上暗藏了遥控发火器,只要她按下打火机,是不是她自己点着的火就无关紧要了。现在他的手下正在趁乱找回发火器残骸,以防落到调查人员手里。“万无一失。”公安部长保证。 (注:文中的陆浩然是小说中中共当局的最高层人物)

年初友人在海外旅途中﹐见到一位原中共高层要员的公子。当聊到天安门自焚一事,他只淡淡地说了一句:“公安上层都知道的,是给三万块钱找到的,这些人反正活不长了,真正给多点钱,也就干了。”

怪不得公安内部的知情人士暗骂罗干“草包”,因为且不说整个事件从头到尾与《黄祸》中的描述太过相似,太易引起人们的联想,而且不但没有如书中那样做到“万无一失”,还留下了无数漏洞。

好在所有的舆论工具都在他们手里,加之很多老百姓心肠又软,看着如花的少女和天真的孩子被烧成了那样,伤痛和愤怒还来不及,哪还顾得上去想到这么多的门道?然而,善良者的情绪,这从来就是阴谋家所善于利用的。当年罗马皇帝尼禄放火焚城,嫁祸并进一步残害基督徒时,也正是用的同样的手法。

想害人的人,是什么招儿都能使得出来的;可话也说回来,做得太过分时,反倒自曝其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