挪威世界时报:在自己的国土被迫做人流,流亡丹麦为了使孩子能够出生


【明慧网2001年11月7日】挪威“世界时报”(Verdens Gang) 2001年10月21日对一位丹麦学员的采访,摘要如下:

刘女士曾是中国一家电视台妇女问题的记者。她诉说了那漫长,悲惨的三个日夜,她被迫杀害自己未曾出生的孩子。她把Allen拥得更紧了,这个小男孩在两个月前安全地降生在丹麦。当刘女士在被迫人流的半年后得知再度怀孕时,对他们夫妻来说,除了出走没有另外的出路。

在中国刘女士和她的丈夫王先生被剥夺了生育孩子的权利,只是因为王先生修炼法轮功。在中国所有的家长必须有一个准生证,否则出生的孩子将没有合法的身份。对于那些没有准生证而出生的孩子,父母会得到经济上的重罚。孩子将失去上学及就医等权利。

“2000年6月27日我们那未出生的孩子被杀害,这心灵上的痛苦是无法忍受的。”王先生诉说道。

1999年7月20日被镇压时,在中国有7千万修炼者...中国国家主席视法轮功为1949年XX党建国以来最大的威胁。中国政府将法轮功打为X教,对法轮功的镇压在许多方面与文革相似。中国在人权方面处在一个危险的境地。挪威的国际大赦组织领导人Petter Eide指出。那里有许多规定可以使人们陷于遭受酷刑,他手中的一份报告证实了有250个法轮功修炼者在监禁中遭受迫害,中国政府将被迫害致死的法轮功修炼者说成是自杀。

1999年10月1日王先生被抓进警察局接受审问,在那里他遭到酷刑,警察认为他曾经在北京参与活动,这位32岁的年轻人遭到警察的毒打,疼痛使得他近乎昏迷。十五天后,在遭受了迫害及酷刑后,王先生被释放。释放并未使他的境遇得到改善,反而更糟。

他开始修炼法轮功是在1998年初,得灵感于一位修炼后变得祥和,健康的朋友。王先生说:“我修炼后变得更放松和宽容,我不再为工作中日益增加的竞争压力而紧张不安。”现在,警察每星期到他家三,四次,为的是改变他的思想,王先生接受过高等教育,在山东的一家企业从事科技研究工作。1999年11月,警察要求厂方调换他的工作,他被安排去操作危险的机器。目的是要他放弃法轮功。

2000年夏,在(妻子)经历了那场可怕的人工流产后,他面临着两种选择,被辞退或自动辞职。

在以后的时间里,摩托罗拉曾向他提供工作,但他工作了8年的企业拒绝转交他的人事档案。没有人事档案,一个人在劳动力市场将一无价值。政府的手段是在经济上把他搞垮。王先生说:“他们阻碍着我的就业机会,使我在经济上完全地失去能力,这样企图使我向他们屈服。”

王先生与刘女士在一个春天成婚,美好的家庭生活一下子变得充满了忧伤。许多无眠的夜晚伴随着他们。王先生在自己的国家失去了做人的权利,他是中国政党领导人所制造的黑暗政治的活生生的见证人。

王先生被威胁要保持沉默。他被威胁不得将被监禁,被折磨的经历告诉世人。由于他不屈服于政府权势的压力,对他的迫害不断升级。先是进洗脑班,接着是劳改,在这一切不起作用后,他被送进精神病院。 (挪威学员摘译 转自圆明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