黑龙江省阿城市大法弟子遭受迫害的事实 【明慧网】

黑龙江省阿城市大法弟子遭受迫害的事实

【明慧网2001年11月8日】张晓琳,女,38岁,继电器厂46号楼。继电器厂公安处李春江和“6.10”办公室对其威胁、恐吓。

吴俊清,女,39岁,继电街。2000年11月10日,被继电公安处勒索三千元。因进京上访被罚款。

郜淑芹,女,60岁,阿城继电街。99年6月19日,阿城市公安局搜走电脑一台。

关素云,女,60岁,阿城市继电街。99年8月28日,被阿城继电公安处勒索5000元,阿城“6.10”办公室勒索1000元,2001年2月26日被阿继公安处勒索1600元。2000年6月18日至2000年8月28日和2001年1月19日至3月31日曾两次被非法拘留。曾绝食,被逼供。

关丽萍,女,39岁,阿城市继电27号大庆楼。2000年8月7日曾被法制科宫科长勒索2000元,继电公安处张文选勒索5000元。因上京上访被抓,而后被关进看守所,非法关押2个月,侵犯了人身基本权利。

郑宝和,男,29岁,黑龙江省阿城继电器厂。因坚定修炼法轮功,被阿城继电器厂工具分厂领导借用本厂下岗之机将其迫害下岗。厂公安处、厂“6.15”办公室和分厂不法官员与下岗办不法官员曾对其威逼、恐吓。

赵凤英,女,41岁,黑龙江省阿城继电器厂。2001年元月19日,本人在家中被骗至厂公安处,无故送往阿城第二看守所,非法关押70天,而后又送往强化洗脑班14天,2001年9月19日,本人正在工作,被强行带到厂公安处,不许出去,中午不准吃饭,而后又强加罪名,无辜被非法关进第二看守所,最后因绝食导致胃出血,于9月28日被接回家。并曾在2001年3月份被继电公安处主要责任人金中学勒索1600元钱。由于厂公安处及河东街派出所民警执法犯法,乱抓无辜,给本人从精神到身心都受到了极大的伤害,至今尚未康复。

杨平,女,62岁,车站街通城路一委五组。2000年12月31日曾两次被“6.10”勒索2000元钱,阿什河公社扣1500元。2000年6月19日因为要人,被扣押2天1夜,又因上北京上访被非法关押16天,挨骂,阿什河公社王副所长和谭正所长骂人。另外,派出所的警察常上家里骚扰不得安宁。

夏立华,女,53岁,阿城市通城街2委4组。99年7月28日曾被阿城站前派出所勒索200元钱,主要责任人邹起武。因99年7月22日去北京上访被非法关押12小时。

邵化凤,女,33岁,阿城市通城街。2000年2月3日曾被阿城市“6.10”勒索2000元钱。主要责任人,邹起武。因为坚持炼功被抓,被非法关押70天,期间被打,被骂,被体罚。

王瑞霞,女,45岁,阿城铁路小区。99年7月23日至2000年12月间,因坚持炼法轮功,单位办班多次,吃住在单位,不许回家,受到监控和骚扰。

闫淑云,女,60岁,河东继电家属楼。约2000年11月份,阿城河东派出所的干警,继电器厂保卫处人员,继电器厂退休办副主任韩景武三番两次地打电话骚扰、恐吓。

关云波,男,37岁,阿城市通城街。2000年2月3 日,曾被阿城市公安局公兆先勒索1000元。车站派出所赵兴田、邹起武也曾参与迫害。2000年2月3日,因坚修大法并证实法轮大法是正法,被一同送进看守所,关押期间因炼功被杨奇毒打。由于单位领导和家属向“6.10”要人,在2000年4月13日释放。关押期间受体罚,毒打,谩骂等。被非法关押71天,回家至今仍受到派出所,街道等部门非法监控。

张桂荣,女,48岁,阿城市通城街4委5组。2000年5月至12月期间,曾三次被阿城市公安局和派出所勒索人民币共计6692元。说保证金为去北京取人往返费用。责任人为刘伟红。2000年2月22日至3月9日,被非法关进禁闭室,每天罚站十七八个小时,60多个小时不许睡觉。又手铐在牢门上三天二夜,又手被反绑,脚尖着地,致使右手经常麻木。2001年6月19日,暴徒对张桂荣施行残酷的飞机式绑吊的高压迫害,绑吊32小时,嘴被封,喘气困难,双脚红肿,不敢走路,下蹲困难,不能翻身,在绝食灌食期间被宋绍会院长打得口吐鲜血,左脸打肿,十多天才消肿,强行灌食,插鼻管八十多次,每天灌食两次连续45天。口内被院长打一寸多长的口子,牙周全都肿了,口张不开。

张义伟,男,52岁,黑龙江阿城河东继电所。2000年8月间曾被阿城市公安局法制科公科长,阿城市继电器厂张文选勒索合计人民币7000元。2000年6月9日去北京上访,讲明真象,被阿城驻京办事处公安人员非法抓捕,而后由阿城河东派出所干警押回阿城,被关进阿城看守所,失去人身自由。非法关押58天,受尽了刑事犯的打骂和非人对待。2001年江罗犯罪集团在全国开始强行“洗脑”,因其不配合邪恶,离家出走。2001年元月邪恶势力停发其下岗荣保金每月217元。剥夺了他的应该有的正常生活和做人的基本权利,这些邪恶不除,天理不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