横跨加拿大步行日记(五)

卡尔加里小组

【明慧网2001年11月8日】

多么善良的记者
10月29日

今天上午,我先后见了铁臂县(Taber)的县长及铁臂镇的镇长,他们都表示了对大法的支持。

从镇办出来,我马上去找当地的报社,但报社以仅报导当地新闻为由,拒绝报导法轮大法及其受迫害的情况。我怎么和他们解释这事和他们每个人都有关也无济于事,我只好离开。出来后,我反省自己,到底问题出在哪里?我们所路过的城镇的报社都报导我们,为何唯独该镇的报社不愿报导我们?后来我终于找到原因了,以往我每次找报社之前都要先发5分钟正念除恶,而这次我却忘了先发正念除恶,让邪恶势力钻了空子,我对此深感内疚,我没做好就是犯罪,很多人就会因为我的过失而失去了了解大法的机缘。我一定要吸取教训,并想办法弥补过失。

接着我又赶回了科尔戴镇(Coaldale),在镇中学给一些学生和老师们作了40分钟的讲真相活动。

从学校出来,我又赶到该镇的报社(Sunny South News)。该报社共有3个工作人员(包括记者在内),都非常善良,我去时,记者尚未从外面回来,其他两个工作人员很有兴趣地听我讲法轮大法及其受迫害的情况,期间几个电话打进来都被她们截住了,她们告诉打电话的人半个小时以后再打来,现在没空。每个人都在急切地听我往下讲,法轮大法真善忍的美好令她们神往。其中一人说她的女儿就在该镇中学读书,是十年级。她问我是给哪个年纪的学生介绍法轮大法的,我说是给十一年级的学生,她感到非常遗憾,她说她多么希望她的女儿能够听到我的介绍,她希望她的女儿能够按真善忍去做人。当我讲到中国当权者是如何残害法轮功学员时,她们对法轮功学员所遭受的迫害深表同情,对中国当权者的残忍深感震惊和愤慨,表示她们要尽力帮助受迫害的法轮功学员。

我问她们我能否借用她们的传真机发一下传真,我付钱给她们,她们说可以。可是发完后她们却无论如何不收钱,她们说这是她们的一点心意,就算是对我们的一种支持吧。我向她们表示了深深的谢意。

后来记者回来了,她问我是否和铁臂县的当地报纸谈过,我说我还没有找到机会和铁臂县的记者谈,她说刚好她们的报纸和铁臂县的报纸是姐妹报纸,她们互相交换信息,她会把对我们的采访传递给铁臂县的报社。听她这一说,我心里略感欣慰,这是提供给我的一种弥补过失的方式。

我和该记者长谈了一个多小时,该记者悟性很好,人很善良。当我提到法轮大法的法理是真善忍时,她说怪不得中国政府要镇压法轮大法,XX党是不讲真善忍的。记者非常认真地记录我所讲的一切,也提了一些问题。采访结束后,记者在我的车前给我照一些相,并答应报纸印出来后给我们寄一份。临走前,那个有个女儿在该镇中学读书的职员问我要一份大法传单,她说她要把真善忍留给她女儿。但那位记者却对她说:“我这里已经有一份传单了,我复印一份给你吧。给他(指我)留下一份传单给别人吧。”记者的话让我深受感动,多么善良的人啊!

给中学生讲怎样做好人和善恶有报的道理
10月30日

今天上午我赶到了北戴特(Burdett)镇,给镇长讲了真相。

下午,我回到铁臂县镇中学介绍大法,没想到校长给我把5~6个班共130多名学生及老师集中到一个大厅里听我介绍大法,校长本人也坐着听,我心里别提多高兴了。我给学生和老师们首先介绍中国当权者对法轮大法学员的残酷迫害,学生们听的毛骨悚然,把他们震惊得一个个眼睛都瞪得大大的。他们无法想象在地球的那一边的另外一个国度里,竟然会有这种灭绝人性的迫害,然后我给他们介绍法轮大法是什么,为什么中国当权者如此迫害他,为何此事与每个人都有关,如何帮助制止这种惨无人道的迫害。我还着重和他们讲了善恶有报的道理以及如何能够拥有一个美好的未来。介绍结束后,学生和老师们报以长时间的热烈的掌声,不少学生前来索取大法传单。校长和一个老师说:“奇怪,今天这些学生怎么这么安静,平时他们可不是这样啊。”那位老师说:“是啊,真奇了。”

校长对我说,两年前该校曾有一个学生持枪杀人的恶性事件。今天你给他们讲怎样做好人及善恶有报的道理实在太好了,要是学生们都能按法轮大法的真善忍去做我这个校长就好当了,太谢谢你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