走在回家的路上


【明慧网2001年11月9日】在2001年5月底,我居住地的派出所去单位非法绑架我去洗脑班,在当天晚上我发正念走出魔窟,从此开始了流离失所的生活。到现在已经有半年了。

在这半年里,感觉自己收获不小。虽然自己的小家不能回,但感觉离自己真正的家越来越近了。我想把我这段期间的经历及体会向师父汇报一下,向各位同修交流一下。

一、“在讲清真相中,不要等,不要靠,不要指望外在因素的变化。”(《致北欧法会全体学员》)

在流离失所的日子里,由于工作也被迫失去了,没有了经济来源,家里人也只给一点生活费,自己租房还要交房租。那时生平第一次体会到了经济窘迫的滋味。但自始至终就想:我不是来避难的,出来是为了更好的正法讲清真相。后来又看了师父的新经文《致北欧法会全体学员》,“在讲清真相中,不要等,不要靠,不要指望外在因素的变化。我们每个人都是给未来创造历史,所以,每个人除了参加集体活动外都在主动地找工作去做,只要对大法有利,都要主动去做、主动去干。”更加坚定了自己的想法。

自己以前就是负责做上网工作的。而且在这次邪恶的洗脑班中,我们地区的一些人走上了邪悟。由于自己经常可以看到明慧网,同修的事迹和体会感动和升华着我,对我帮助非常大。我记得以前我在看陈子秀的事迹的时候,握着鼠标的手竟然在哆嗦,浑身吓得在颤抖。自己从那么重的怕心到现在发正念走出魔窟,这么大的进步,很大一部分要归功于自己可以经常看到《明慧网》。《明慧网》上同修的事迹在感染着我,激励着我。那自己为什么不把这一成功经验与大家共同分享呢?以前自己也把《明慧网》的一些重要的文章打印下来,给同修们看,但不系统,而且自己也没重视交流《明慧网》上同修的文章。我想这次我们地区损失那么大,也跟自己这方面工作做的不好有关系。后来正好在我租住的地方附近开了一家电脑店,组装廉价电脑。于是我拿出仅有的一点积蓄,买了一台廉价电脑,能上网。又配了一台打印机。又重新开始做《明慧网》的资料工作,把每一天的《明慧网》上的学员体会等文章保存下来,每周打印一次。分发给我们片的同修。使我们片又重新与《明慧网》建立了联系,受到破坏的粒子团又重新运转起来。以前曾走错路的人纷纷发表严正声明,又重新走正自己的修炼之路,还像没有遭到破坏以前一样,各自发挥着各自的作用。

二、“一个心不动,能制万动”(《去掉最后的执著》)

自己发正念走脱以后,我们片的派出所当天晚上就去我家抓我,没抓到,又要去我亲戚家抓我,当时真是“山雨欲来风满楼”啊!我家人用钱来要挟我,要中断我的生活费,来威胁我与邪恶妥协,被我拒绝。又用亲情来打动我,都被我严辞拒绝。就这样持续了两周就过去了。家人也不再多加干涉了。

我以为自己发正念从洗脑班走脱,应该已经没有怕心了。可谁知只要派出所一找我家,我家人就向我施压,逼我回去。主要是通过电话联系,自己当时一听到电话响,心里就“咯噔”一下。也只有在这种邪恶的环境中才发现自己原来还有这么多怕心。我记得最严重的一次是:当时我姐来电话,用的是家里的电话,说:“你跑不了,早晚得让他们抓住。”我的心里又“咯噔”一下。放下电话,总想电话会不会被监听,自己会不会被抓。怕心层层层层地翻出来。于是我立刻发正念,用自己强大的正念,消去这些执著。心里不断地念着师父的正法口诀,念着念着,这时出现了自己平时消业时的症状,头非常难受,浑身说不出的难受滋味。我知道这是师父在给我消去“怕心”的同时,安排我消业。我的体会是,只要是在关键时刻,自己的心性真的达到了要求,邪恶(包括那些执著)自灭。正如师父在《道法》中所说的:“做为弟子,当魔难来时,真能达到坦然不动或能把心放到符合不同层次对你的不同要求,就足已过关了。再要是没完没了下去,如果不是心性或行为存在其它问题,一定是邪恶的魔在钻你们放任了的空子。修炼的人毕竟不是常人,那么本性的一面为什么不正法呢?”

三、“全面讲清真相,正念清除邪恶”(《大法坚不可摧》)

8月底,自己开始找工作。由于我是在一份发行量比较大的报纸上登的个人简历,所以有几家公司约我面试,自己悟到要“全面讲清真相”。在应聘的过程中,有一家公司的人事经理问我为什么要离开原来的那家公司,于是我把自己怎么在单位遭到绑架,以及自己炼功受益的过程都给她们讲了。后来那个人事经理告诉我说,她92年就通过军队的朋友见过师父,只是和大法没有缘,一直没有炼。

还有一家华侨开的私人公司,想找一个人品好的人。我说我是大法弟子,这是我的最好的证明。于是我们的话题自然又聊到了法轮功。他说他总在国内国外跑,见的世面比较多,对江XX搞的文革的那一套很反感。相反,对大法弟子却非常钦佩,说希望有机会和我合作。

还有一家公司,在自己的广告登了半个月后,还找我去面试。结果到那儿一去,专业不对口,5分钟就出来了。正好这家单位离我得法前工作的单位非常近,自己又顺路去了一趟,见到了我以前的同事。更有两位老教授,那天正好在公司。于是我热情地跟二老交谈,话题自然引到了法轮功,我把我如何被迫离开自己的工作,以及自己炼功受益的过程跟他们讲了,希望他们不要被舆论宣传所蒙蔽。他们说:“你放心,我们都不是小孩了,什么没见过啊!”然后我又见了公司总经理,也跟他谈到了我的现状。

后来我找到工作以后,我又抽空去了趟我被绑架前工作过的公司。由于我是被秘密绑架走的,很多我的同事还以为我辞职了,但不知道我为什么辞职。于是我就向他们讲清真相,告诉他们我被抓的原因,告诉他们我不能来上班的真正原因。他们围在一起听我讲清真相。我们部门的大部分人都了解了真相,并希望我注意安全。我的部门经理也为失去了一个得力干将而惋惜,并希望以后常来看他们。

总之,我要让每一个我见到的人都知道大法真相。正如师父所说:“在社会上接触的一切人都是讲清真相的对象,讲清真相中体现出的是大法弟子的慈悲与救度世人。”(《致北欧法会全体学员》)

四、“全盘否定一切邪恶的旧势力安排”(《大法坚不可摧》)

9月底,随着敏感日子的到来,邪恶加剧了疯狂,搜捕流离失所的同修,在全国范围内开展绑架行动。我们片陆续有几位同修被捕,到最后我们片只剩下我一个流离在外的大法弟子了。“6.10”的人三天两头的去我家骚扰我家人并威胁说,限“十.一”前回来,既往不咎。否则就给我“上网”。自己悟到“全盘否定一切邪恶的旧势力安排”,不为其所动,到了10月8日,他们见没什么动静,就又把日子往后推了几天,说“到10月15日前,再不回来就给我上网。”当时自己听到这一消息时,第一个念头就是,给我上网我也不怕,他们也抓不到我。可又一想,不对,我这不是还在顺从邪恶的安排吗?我是在做最好的人,在做最正的事情,为什么要抓我,为什么要给我上网?师父让我们要“全盘否定一切邪恶的旧势力安排”,于是我发正念,撤消对我的搜捕,不能给我上网。又过了几天,我姐来了电话,说已经给我上网了,让我小心点之类的话。自己当时也没把它当回事,接着做我该做的事。又过了一天,我妈来电话说,“告诉你一个好消息,你的事情已经解决了,“6.10”办公室没给你上网,你的事情他们也不追究了,也不给你办班了,甚至还写了一个保证书。”我知道,这是另外空间的邪恶被我打败了。

从他们搜捕我,到威胁我及我家人,到最后邪恶势力的妥协屈服。其实正如师父所说的:“是因为那些所谓的邪恶其实什么也不是”(《正念的作用》),“作为大法弟子是全盘否定一切邪恶的旧势力安排的。全面讲清真相,正念清除邪恶,救度众生,坚定地维护法,因为你就是大法的一员,坚不可摧”。(《大法坚不可摧》)

随着正法进程的加快,法正人间的日子马上就要来临。冬天到了,春天还会远吗?让我们珍惜这宝贵的修炼机缘,清醒地走好自己回家的路。

谨以此诗献给大慈大悲的师父:


走在回家的路上,我无比喜悦,
尽管烈日炙炙。
走在回家的路上,我无比快乐,
尽管饥肠辘辘。
走在回家的路上,我无比自豪,
因为我是大法一弟子。
走在回家的路上,我无比勇猛,
因为我是正法一粒子。

以上个人认识,不妥之处请同修慈悲指正。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