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对“誓约”的一点浅悟


【明慧网2001年11月9日】我对誓约的认识一直很模糊,只想着只要紧随师尊的正法进程就没问题了。但一路上总是跌跌撞撞的,自己也悟不出个所以然。

近来我在网上看同修们的体会,同修们把自己的所悟,吃了许多苦、摔了许多跟斗后悟到的心得无私地都奉献了出来,我经常被感动的落泪。同时使我真正洞彻着我的内心深处,我发现了许多藏在深层的私心。其实我的“紧跟师尊正法进程就没问题了”的想法后面充满了自私,想的都是“我”:“我”做好了才能圆满;“我”怎样才能不被落下了等等。甚至我对兑现誓约的想法后面也充满了自私,经常想到的是“誓约兑现不了我就回不去了”,并没有真正地明白誓约的神圣内涵,有意无意地把兑现誓约当做了“回去”的手段。其实我悟来悟去都没有跳出“我”,总也放不下“我”。

师父在《佛性无漏》中曾指出:“其实你们以前的本性是建立在为我为私的基础上的……。”无论这个“私”来源于哪里,如果“私”念不根除,就永远达不到大法粒子的真正标准,也就成了邪恶的旧势力干扰破坏的理由。当我下决心要根除这个“私’时,突然间我对师父所讲的“无私无我,先他后我的正觉”有了跟以前完全不同了的认识。

我们对主佛立下的誓约是神圣的,是没有私的,根本就没有考虑自己如何如何,是因为我们对主佛、对宇宙大法的正信是永恒的。因为我们下到迷中来了,才有了旧势力对我们的正信这样或那样的干扰,再加上自己在迷中做的错事所造成的业力,但这些都不能是自己有“私”的理由,根除它,因为我们的誓约是无“私”的,那么我们兑现誓约的过程也一定是无“私”的,应该是金光闪闪的。

我总是隐隐地感到我们不只是对主佛立下了神圣的誓约,还对其他的许多生命有过承诺,但这些师父都知道,师父也一直在为我们安排着一切。就象师父在《在华盛顿DC国际法会上讲法》中所讲的那样:“所以在当今世界上,我们不能够不为其他众生负责,我们不能不为其他众生将来得法负责,我们不能不为其他众生将来得法奠定基础,因为他们很可能是你们那一体系中的生命。”

有一次我从学校的午餐室出来,当我想拉门时,正好有一个小伙子也推门进来,不知为什么,看到他时我心里一乐,好像自己知道他是来得法的。第二天,我带上了西班牙语的大法简介来到午餐室,这个小伙子也来了,并主动过来打招呼。交谈中我得知他是巴西人,他懂西班牙语,于是我便把大法简介给了他,他很高兴地走了。

有一天我去一家政府机构办事,走错了方向,当我向一老者问路时,他竟然一直把我带到了这家政府机构的大门口,道谢后我给了他一份大法简介,并向他介绍法轮大法,当他接过简介的那一瞬间,不知为什么我突然感到天上有许多的佛、道、神正在看着我笑,我往天空望去,除了蓝蓝的天什么也没看见,因为我不属于开着天目修的。但我知道今天走差方向决非偶然,好像就是为了让这位老人得知法轮大法。

还有一次和一位同修去移民局属下的一家办公室办事,当我见到要见的那位官员时,不知为什么我好像知道她正在等着大法,刹时我淡忘了自己要办的事,于是我不停地用各种方式向她介绍法轮大法,我感到我的慈悲不停地向外溢着,把她罩了起来,同时,我从她的眼睛里看到了她的善正在被唤醒。在回去的路上,同修问我怎么搞的,与要办的事无关的话讲了那么一大堆,事情看来要办砸了。我觉得不管事情办得怎样,我做了我应该做的事,仿佛了却了一桩心愿。即使自己的事没有办成,我也没什么可后悔的。不久后,同修告诉我该办的事情办好了。

每个弟子所走的路不一样,兑现誓约的方式也不可能一样,但我们一定都是在“发心度众生,助师世间行”(《助法》)中兑现着自己的誓约。我悟到兑现誓约的过程其实不就是锤炼“无私无我,先他后我的正觉”(《佛性无漏》)的过程吗?就象师父在《正法时期大法弟子》中所说的那样:“这段时间不会长,却能锤炼出不同层次的伟大觉者、佛、道、神以至不同层次的主的威德,……。”我以前对“威德”的理解也是很浅的,只明白“威德”是修出来的。但怎样才能修出“威德”呢?现在我才真正懂了,没有“正觉”,谈何“威德”!

以上是自己所在层次中的一点认识,不妥之外请慈悲指正。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