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世界知道,中国人更知道法轮大法好!


【明慧网2001年12月1日】以前,我有一个与我年龄差距较大的同事,把我当作她自己的长辈一样,与我关系非常好。可随着我身体每况愈下,我的性格也变得古怪起来,经常与这位同事闹别扭,我虽然很珍惜我们之间的友情,也痛恨自己脾气越来越坏,可就是控制不了自己,到时候就不是我了。我的这位同事对我彻底寒心了,后来她到其它国家定居,十多年来,没给我写过一封信,没打过一个电话,甚至回国探亲都没去看我一眼,懒得再理我了。

我自96年修炼法轮大法以来,不但身体上要命的病痊愈了,而且在很短的时间内,在不知不觉中,我的性格发生了翻天覆地的变化,再也不多愁善感、再也不暴跳如雷了,心情舒畅得连我自己都吃惊,大法真是太神奇了,我亲身受益真是永远也说不完。修炼后,我时刻遵师教导,向内找,做好人,做比好人更好的人,于是我与过去合不来的同事主动言归于好,不管是分奖金还是单位分房我都主动谦让,甚至在我住房并不宽裕的情况下,放弃了单位最后一次分房的机会。而在修炼前,这是我最不能放弃的,打破脑袋、撕破脸皮都得争抢一番。由于我的变化,同事们都承认法轮功好。《转法轮》在我们室里几乎人手一册,而且绝大部份是主动向我索取的。

我来多伦多定居后,特别是最近,时常想起这位与我分别十多年的同事,她现在怎样了?是否听说过法轮大法?在当前正法的洪流中,她是如何摆放位置的?可我无法与她联系。

那天接到一个电话,一个陌生的声音,说是找我。我怎么也猜不出对方是谁,直到她报了姓名。真是让我喜出望外,原来是我的这位同事,心想事成啊!十多年没联系,她的声音已经变了。互相问候之后,她兴奋地告诉我,她刚从国内回来,和以前的同事一起聚了聚,其中还有我以前的领导,大家都很想念我,说我脾气变得非常好,既温和又善良。同事们绕了八道弯儿,终于帮她搞到了我的电话号码。我听了大吃一惊:我炼法轮功单位人人皆知,我的变化源于法轮功单位人人皆晓,在江泽民残酷镇压法轮功的今天,同事们居然敢于公开赞扬一个法轮大法修炼者,这不就是对法轮大法好的肯定吗?!这不是在宣布江XX镇压法轮功的失败吗!?老百姓不买江XX的帐啊!而且还想方设法把我和这位同事联系上,这不是让我告诉她答案吗?!我告诉我的这位同事,我是因为修炼法轮大法脾气变好的。又让我没想到的是,她马上告诉我,她这次回国,看到她父母的同事两口子脾气都变得特别好,家里人告诉她都是炼法轮功炼的。她希望不要再与我失去联系,还说要全家过来看望我。我为她此次回国不虚此行而高兴,她看到了真象。我更为我的领导和同事们高兴,他们没有被邪恶谎言而蛊惑,他们有救了!

昨天看到国内一个公司的电话,拨通了,想向对方说明真象,对方一听说我是海外的法轮功修炼者,还没等我再说什么,马上说:“我知道法轮功好!”——江XX煞费了苦心迫害法轮大法,可结果怎样?先甭说动不了大法弟子的心,就连普通百姓的心,他都休想征服。强制改变不了人心啊!就象加拿大泽农在天安门向人们宣布的那样:“法轮大法好!全世界都知道,加拿大知道,欧洲知道,美国知道……”,我还要加上一句:“中国人更知道!”总有一天,中国人会从心底里喊出:“法轮大法好!”我深信,这一天一定会到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