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寒地冻 祖孙三代被迫流离失所

盲人柏明华的三女儿近期又遭迫害

【明慧网2001年12月1日】安徽省淮南大法弟子柏明华的三女儿口述受迫害的遭遇如下:

安徽淮南市潘集区街道办的王主任,三番五次地找到我的丈夫谈话,并通过其单位领导对他施加压力,让我全家生活在不安和恐怖的阴影里。2001年11月,王主任及其从犯再次找到他,以给孩子报户口作为条件,逼他送我去“洗脑班”,否则就给他下岗。11月23日早晨,丈夫不在家,天蒙蒙亮,我坐在床上正在给孩子喂奶,突然一阵急促的敲门声。我没理会,接着电话又响了,我一接,对方说:“我们是派出所和街道的,你开开门!”我知道他们来者不善,就没给开,他们就拼命地砸门。不一会儿我听到他们欺骗邻居说:“找她没什么恶意,只是谈谈话。”并企图从邻居家屋顶翻墙进我家!我看情形危机,马上从被窝里抱起还没穿衣服的女儿,翻过邻居家院墙请求一位好心人的帮助。他很同情我,从我手里接过了孩子。我立即回屋穿件衣服,拿点钱准备走。就在这时,恶人们已经翻墙到了卧室门口,我一看走不了了,就坐在床上发正念除恶,任凭他们疯狂砸门敲窗,我也不理会。过了一会,派出所一恶警,拼命拉窗户,把窗户拉开了。我一下跳下床,关上窗户,并责问他们说:“你们想干什么?!你们这些披着警服的强盗,大白天无任何法律手续强行入室,知法犯法,你们凭什么抓我?我犯了什么法,谁指使你们这们干的?谁给你们这个权力?!我告诉你们,我不会跟你们走,就是死也要死在这个屋里!”他们一下被镇住了,就没敢再强行拉窗户。只是派两个联防民警守住门,轮流敲,门锁都快被他们拧坏了。

他们的行为引来了一些邻居的围观,问他们发生了什么事,他们却无耻地说:“没什么,没什么,我们只是找她谈谈话,组织上关心她,来做做她的思想工作。”我坐在门旁边继续念正法口诀除恶,心想:我决不能落入魔掌,一定要走出去。过了一会,街道王主任带着区里的两个妇女上来,(其中一人姓夏),在门口假意地劝我说“洗脑班”里如何如何好,说什么今天来找我谈话,是完全为了我好。我在屋里高声说道:“收起你那一套虚伪的东西吧,带一帮强盗闯进我家,又要撬门、撬窗强行带我走。还说是为我好,我知道你们的卑鄙,用谎言、欺骗把我带到洗脑班,进行进一步的迫害,强行我背叛‘真善忍’信仰,否则就送去劳教、判刑,这就是你们的伎俩!”这时他们怕我揭露真相,就说:“我们没有强迫你去‘洗脑班’,我们今天是来关心你。”我大声说:“不想带走我为什么带一帮强盗闯进我家?就因为我炼功吗?炼功是我的权利,信仰什么那是我的自由,任何人无权干涉,如果一个人连这点做人的权利都没有,那和死有什么区别?我告诉你们听好了,我今天就是死在这也绝不会跟你们走。”说完坐在地上继续发正念除恶。就这样僵持1个多小时后,天大亮了,他们一看没有办法,商量一下就撤走了。走时派出所恶警跟邻居说:“告诉她,别想跑,路口都有我们的人把守。”我知道他们不会对我善罢甘休的。后来我在好心人的帮助下摆脱了他们的魔爪,带着年仅六个月的女儿开始了在外流离失所的生活。我的母亲是个盲人,也被迫和我们一起流落在外。我不知道在这天寒地冻的日子里我们祖孙三代(眼盲的母亲、年仅六个月的女儿和我一个弱女子)将如何过。

望世界上所有善良的人们共同制止这场邪恶的迫害,尽早结束江泽民邪恶集团对所有大法弟子非人的、残酷的折磨和迫害,尽早结束我们流离失所的生活,让我们早日回家!”

相关文章:
· 安徽淮南大法弟子柏明华一家的遭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