清华人的呐喊

【明慧网二零零一年十二月十日】

尊敬的清华校友:

公元2001年8月30日,在甘肃省敦煌市附近的一辆公共汽车上,一名男青年被军警抓走。立即,他的被捕震动了当局,在兰州市白塔山的绿化基地里建起了秘密“监狱”,并拉来两大车刑具。随后的两个月便是酷刑拷打,多方位折磨…但警方始终未能达到目的。后来,这位年青人在遍体鳞伤、长期绝食的情况下竟奇迹般地逃了出来,但走不远便体力不支,勉强爬进一个山洞就不省人事了。在西北寒冷的天气里,他昏迷了整整四天。而山洞外面,甘肃省动用了两千军警,地毯式地将兰州市翻了个过儿。在军警搜捕行动后,他爬出了山洞,爬出大山,摸黑进了一户人家。然而他的伤势太重,远远超过了人体所能承受的极限,在高烧昏迷中他坚强地挺着,终因多处内伤发作,不治而去了。

这样一个惊心动魄而又悲惨的故事让人想起遥远的“旧社会”时革命者的遭遇,然而它却就发生在今天的公元2001年。事件的主角叫袁江,29岁,清华大学电子工程系90级毕业生,一个风华正茂的清华校友,也是原甘肃省法轮功辅导站站长。

他犯了何等“滔天大罪”受到如此血腥的迫害?只因为他不愿放弃法轮功,坚持对‘真善忍’的信仰,坚持要让人们知道被迫害的法轮功真相。我们心头的悲痛无法用言语形容。他与我们如此亲近,甚至曾经在清华校园中不经意的擦肩而过。一个才华横溢的学子,一个善良敦厚的好人,仅仅因为不愿放弃对“真、善、忍”的信仰,就被夺去了29岁的年轻生命。

难道法轮功真的如此罪莫大焉?不愿放弃法轮功的人就应该受到比真正的罪犯还严厉的迫害吗?像他这样因思想信仰而被致罪的,仅在清华园的学生与教职员工中,还有许多许多:赵明、褚彤、于金梅、李春艳、黄奎、林洋、蒋玉霞、孟军、秦鹏、俞平、虞佳、邱淑芹、……(详见附录)

法轮功自92年起在中国大陆传播,七年间已吸引约一亿国人,99年被政府镇压后更发展到世界五十个国家和地区,拥有无数像袁江这样坚持“真善忍”信仰的学员,这样的现象不值得我们深思吗?不是精神空虚,亦没有政治企图,只因为她实实在在地改变了人,融合了人的善良、纯真,予人福祉,带人回升。也许您并不认同法轮功的理念,但这不是问题的关键。信仰无罪,愿意坚持“真善忍”作好人无罪,这难道有错吗?

当今中国大陆,各种社会问题复杂深重,当您看到江泽民、罗乾等人不真正致力于整治腐败、兴国安邦,却动用大量财力、物力、人力,不惜以极端手段去对付普通炼功百姓,迫害国家栋梁之材,您是否想过这样的领导人又能把中国领向何方?

如果人民连信仰“真善忍”的自由都没有,那么中国大陆就只能成为“假恶暴”的天下。而那时受害的又何止亿万法轮功群众及家属,又有谁不在社会大环境的影响之中呢?历史一次次地证明:一些人先受的苦,若没有加以警示以及大多数人站出来与邪恶抗争,邪恶就会更加增长,就会导致更多人后遭的难。

面对纳粹给德国与世界带来的灾难,曾身陷囹圄的尼莫拉(Martin Niemoeller)牧师痛定思痛,说过这样一段发人深省的话:“起初他们追杀共产党,我不是共产主义者,我不说话;后来他们追杀犹太人,我不是犹太人,我不说话;后来他们追杀天主教徒,我不是天主教徒,我还是不说话;最后他们奔我而来,再也没有人站起来为我说话了。”

其实,修炼的人没有敌人。法轮功学员从来也没有,将来也不会反对政府。我们反对的只是这场邪恶的镇压。

作为海内外的清华校友,我们无不为自己的母校而骄傲。她严谨的校风、求实的治学态度得到了知识界的赞誉。清华师生更以坚持正义、真理、为国为民大无畏的献身精神而载入史册。大礼堂边的小山上有个闻亭,山下有个自清亭。闻一多、朱自清的铮铮铁骨在我们的心目中留下了不可磨灭的印象。五四运动、一二九运动,在关系到国家前途和命运的关键时刻,清华师生都能挺身而出。断柱碑记述着他们不畏强暴、坚持真理的品格。

今天面对这样一场国家和民族的灾难,我们怎能觉得事不关己?当看到一个又一个清华人只因信仰“真善忍”就被剥夺了继续学习的权利,甚至被劳教、判刑、迫害致死时,我们又怎能视而不见?每一个声音都是有力的,所有的声音合在一起就一定能够扭转局面。请记住袁江他们的名字,请关心他们的下落和处境,请伸出您的援手,因为他们和你我一样,都是善良、正直的清华人。

朱宝,工程硕士和计算机硕士,原清华大学核能技术设计研究院讲师,电话:(略) (爱尔兰)
杜小华,工业工程学博士,原清华自动化系学生,电话:(略) (美国)
周世雨,计算机博士,原清华计算机科学技术系学生,电话:(略) (美国)
李迅,计算机硕士, 原清华计算机系学生,电话:(略) (加拿大)
杨森,物理博士,原清华无线电系学生,电话:(略) (美国)
袁峰,生物物理硕士,原清华应用物理系学生,电话:(略)(美国)
叶颖红,计算机硕士,原清华计算机系学生,电话:(略)(加拿大)
李渊,电机工程博士,原清华无线电系学生,电话:(略)(美国)
张萍,某贷款公司经理,原清华无线电系学生,电话:(略)(美国)
方向东,机械工程博士,原清华精密仪器系学士生硕士生,电话:(略) (美国)
周立敏,计算机硕士, 原清华计算机系学生,电话:(略) (加拿大)
李荣, 计算机博士, 原清华计算机科学技术系学生,电话:(略) (加拿大)
马文景,原清华电机系硕士毕业生,电话:(614) (略) (美国)
刘宁平,数学博士研究生,原清华应用数学系学生,电话:(略)(美国)
牛立成,物理博士,原清华物理系学生,电话: (略) (美国)
鄢红,计算机硕士,原清华计算机系学生,电话: (略) (美国)
郭伟, 计算机硕士,原清华热能系学生, 电话:(略) (美国)
陈瑞钦,工程硕士,原清华热能系学生,电话:(略) (澳大利亚)
杨真,原清华建筑设计院工程师,清华建工系学生,电话:(略) (澳大利亚)
罗迪威,原清华建筑系学生,建筑学硕士,电话:(略)(澳大利亚)
冯凤华,原清华无线电系硕士毕业生,电话(略) (加拿大)
叶方红, 原清华应用数学系学生,电话:(略)(美国)
胡晓娥, 清华计算机系83级学生 (加拿大)



附录:清华大学法轮功学员受迫害详情

袁江,清华大学无线电系90级学生。兰州市电信局所属的信息技术工程公司曾经担任副总经理。2001年8月30日在甘肃敦煌附近被捕,遭到甘肃省公安厅公安酷刑折磨,于11月9日去世;

赵明,清华大学计算机系88级学生。曾任清华大学紫光集团计算机网络中心项目经理。后在爱尔兰三一大学深造。1999年底回国为大法上访遭迫害。2000年5月被捕,被关押于北京团河劳教所,现被非法延期10个月;

于金梅,女,清华大学化学工程系97级硕士研究生。她为人纯朴、善良,曾任女生宿舍楼“新斋”学生楼长,热心为同学服务。1999年10月因坚持信仰被休学,被学校强行送“洗脑班”洗脑两周,因在图书馆复印大法资料被拘留,后被非法判劳动教养一年。

李春艳,女,22岁,清华大学工程物理系本科生。1999年9月因拒绝写不炼功的保证校方不予注册。99年10月因参加修炼心得交流会被校派出所扣留、审问至凌晨,期间被体罚。因其早晨在校内公开炼功,多次被清华派出所迫害,由北京市公安局十四处警察审讯。被勒令休学,但是清华大学不同意开书面的休学证明,理由是怕她对外公布真相。2000年11月,在珠海以“颠覆国家政权罪”被非法逮捕,现下落不明;

马艳,女,26岁,清华大学1994级本科生,建筑学学士,清华人文学院传播学第二学位。1998年7月开始修炼法轮大法。2000年4月25日去天安门和平表达心声“法轮大法是正法”,被刑事拘留一个月,被拘数天都无人通知其父母,令其家人承受了极大的精神痛苦。随后校方来电话通知其退学,被其拒绝后,校方又电话通知其被“除名”。2000年11月,在珠海以“颠覆国家政权罪”被非法逮捕,现下落不明;

黄奎,男,26岁,清华大学精密仪器与机械学系99级博士生。曾获郑格如奖学金、优秀学生一等奖学金,并获清华大学优秀毕业生称号。曾担任班长、系科协副主席等职务。本科毕业后免试直接攻读博士研究生。1999年10月,学校强迫其休学3个月。2000年6月因在校园内炼功,被派出所警察在校园内当众殴打,后被清华大学勒令退学。曾被国家安全部人员非法绑架。2000年11月,在珠海以“颠覆国家政权罪”被非法逮捕,现下落不明;

林洋,男,25岁,清华大学水利水电系94级学生。曾获校“优秀一等”奖学金,校“挑战杯”科展三等奖,校科技活动“优秀个人”称号。因品学兼优被推荐免试攻读硕士学位。1999年9月初开学时,因未写对法轮功的揭批材料与不炼功的保证,校方不予注册,不给办理一切入学手续(受到同样不公对待的新入学研究生共有7名)。1999年10月27日与同学二人去找人大代表反映情况,被强加以“非法聚集,扰乱社会治安”的罪名处以刑事拘留。2000年6月初因上访要求释放无罪被关押的法轮功学员而再次被拘禁。获释后被清华大学勒令退学。2000年11月,在珠海以“颠覆国家政权罪”被非法逮捕,现下落不明;

蒋玉霞,女,25岁,清华大学水利水电系95级学生。1999年10月,去信访办反映自己对法轮功的看法。清华大学以其毕业设计答辩不通过为由不给毕业证,以肄业处理。2000年10月1日国庆节到天安门游览,又无故被强行拘捕关押3日。2000年11月,在珠海以“颠覆国家政权罪”被非法逮捕,现下落不明;

李艳芳,女,27岁,清华大学反应堆工程与安全专业硕士研究生。1999年9月因在学校内公开炼功被清华大学派出所强行带走,讯问至第二天凌晨。10月下旬,因参加修炼心得交流会再次被校派出所扣押,并被强行没收随身携带的法轮功书籍,因抗议被施以“背铐”刑罚。2000年6月她去天安门和平表达心愿,被北京市公安局行政拘留9天,8月份开学后校方口头通知其休学,后又被口头要求退学。两次休学给家在农村的亲人造成了巨大的精神痛苦和经济损失;其身患癌症、情同慈母的外婆在此期间病情加重,于2000年7月份去世。2000年11月,在珠海以“颠覆国家政权罪”被非法逮捕,现下落不明;

孟军,男,29岁,清华大学电子工程系助教,清华大学电子系硕士。1999年9月、10月两次被派出所和北京市公安局扣留,因为坚持信仰而在单位实行岗位聘用制时被迫失业。后因2000年6月去天安门广场为法轮功和平请愿被拘留,2000年12月31日午夜,在贴大法真象资料时被中关村派出所匪警抓走,遭到酷刑折磨。后关押于北京市公安局七处看守所,现下落不明;

姚悦,女,29岁。清华大学微电子学研究所96级硕士研究生,党员,本科毕业时曾被评为北京市优秀毕业生。1999年9月3日因在学校内公开炼功被清华大学派出所强行带走,审问至第二天凌晨。被开除党籍、学籍,档案被校方强行转走。2001年1月1日凌晨,被中关村派出所匪警破门而入抓走。后关押于北京市公安局七处看守所,现下落不明;

刘文宇,男,29岁,姚悦的丈夫,清华大学热能系97级硕士研究生。曾任热研7班班长,获清华大学优良学生奖学金。1999年5月因成绩优异提前攻读博士学位。2000年1月15日到30日,被清华非法软禁在200号核试验基地,强迫其改变信仰。2000年6月到天安门广场为法轮功和平请愿,以“涉嫌非法聚集”之名被非法刑事拘留一个月。被清华非法勒令退学。2001年1月1日凌晨,被中关村派出所警察破门而入抓走。后关押于北京市公安局七处看守所,现下落不明;

陈志祥,男,26岁,清华大学水利系硕士研究生。1999年7月25日向政府反映有关法轮功的真实情况,被北京市公安局扣留,后因公开炼功被校派出所扣留,清华大学不允许其入学注册。1999年10月底,因去天安门和平请愿被刑事拘留。2001年1月1日凌晨,被中关村派出所警察破门而入抓走。后关押于北京市公安局七处看守所,现下落不明;

秦鹏,男,清华大学经济管理学院99级MBA.大学期间多次获得“优秀三好学生”、“优秀学生干部”等称号。1999年MBA入学考试第8名,入学后被选为班长。因工作努力、待人热情受到同学好评。1999年10月因参加大法弟子修炼心得交流会被抓,后被学校强迫休学。2000年6月的因公开炼功被抓,后被清华大学强迫休学。2001年1月1日凌晨,被中关村派出所警察破门而入抓走。同时被抓的还有他的妻子王雯(大法弟子)和不满一岁尚未断奶的儿子,后关押于北京市公安局七处看守所,现下落不明;

柳志梅,女,22岁,清华大学化学工程系97级学生,1999年9月校方不予注册入学。10月因参加修炼心得交流会被校派出所扣留、审问至凌晨。2000年7月份去天安门和平表达心愿,被非法拘留20多天,期间一直绝食。2000年8月被清华大学强令休学并且不出示任何书面证明。2001年5月被非法抓捕,其间辗转了几个看守所,后关押于北京市公安局七处看守所。受到酷刑折磨,头被打变形,胸部被打坏,多个指甲被摧残掉,被扣上十几项罪名,现下落不明;

赫奕,清华汽车系教工,2001年初被抓,曾被关押于臭名昭著的北京团河劳教所,现下落不明。

俞平,男,30岁,热能系1995级硕士研究生,1997年3月因成绩优异提前攻读博士学位,曾获清华大学“1.29”奖学金,“西门子”奖学金。曾任系研究生会主席,研究生工作小组副组长。1999年6月初学位论文答辩时评委一致通过(承担国家863计划航天领域高科技项目),并被评为优秀毕业论文,但因2000年6月20日到天安门广场为法轮功和平请愿,学位被清华大学搁置不授予,以博士肄业处理。已获俄亥俄州立大学全额奖学金,因此失去深造机会。后被判刑四年。

王欣,男,25岁,清华大学精密仪器与机械学系99级博士生,曾获“校优秀干部”、“优秀学生二等奖”、“好来西校友”、“细越育英”奖学金,并担任过班长、系科协副主席等职务。本科毕业后免试直接攻读博士研究生。1999年10月被清华大学强令回家休学,并被告知“不从思想上脱离就不能回校”。2001年4月被抓,后关押于北京市公安局七处,现下落不明;

王志强,男,31岁,清华大学建筑系97级研究生(委培),因为修炼法轮功而于1999年10月被学校强迫休学,后失踪多时,半年后,家属得知,关押于北京市公安局七处,现下落不明;

褚彤,女,31岁,清华大学微电子研究所硕士,讲师。1999年10月因江泽民在法国擅自污蔑法轮功为XX,于10月27日去天安门城楼上为法轮功请愿,向政府表达心声,遭到警察的野蛮殴打。被捕后被关押在北京市公安局七处,被判有期徒刑一年零六个月。在狱中受尽摧残,出狱后因刊登“严正声明”表示继续坚修大法,而被迫流离失所,现下落不明;

虞佳,女,35岁,清华大学经济管理学院讲师。2000年春节因为法轮功问题去天安门广场和平请愿,被刑事拘留一个月,其间被上“背铐”五天半,禁止饮食睡眠,手腕严重损伤;后清华大学每月只发给微薄生活费。其后因在清华校园里公开炼功,多次被派出所扣留,并几次被派出所警察当众殴打致伤,后来被北京市公安局十四处再次拘留。2000年11月27日,被警察非法逮捕,经秘密审判,被判刑三年半;

李义翔,男,27岁,清华大学电机系95级博士生,曾因为坚持信仰在网上发表退党声明,多次和平请愿而被学校视为“骨干分子”,1999年10月参加修炼心得交流会,被北京市公安局七处刑事拘留一个月,七处处长亲自审问、逼供,李义翔被绑在柱子上昼夜不停的刑讯逼供,并遭到殴打、强灌浓盐水迫害。获释后被学校隔离软禁在200号(清华核研院设在一个偏僻山村的某实验基地)办“洗脑班”。

二十几个人整月的昼夜不停地走马灯似地谈话、威胁,不断加重精神压力。采取疲劳战术,轮番轰炸、威胁利诱、严密的与外界隔离,用攻心术,进行封闭性的长时间的精神摧残。在身心折磨的巨大压力下,李义翔被迫违心地谈认识,写检查。即便如此,李义翔所写的“认识”,并不符合江泽民的要求,但经“笔杆子加工”,出台了“一个博士生与法轮功的决裂”。

邱淑芹,女,清华大学教务处职工。因为坚持修炼法轮功被学校下岗,只发给少量生活费。2000年4月25日因去天安门广场和平请愿被刑事拘留一个月,期间因为坚持炼功被施以戴背铐的刑罚数天。获释后因为在清华校园里公开炼功,多次被派出所警察扣留并殴打,个人财产被非法没收。2000年7月20日前几天被北京市公安局秘密带走并拘留近一个月。

何端练,教工。

徐才路,教工。

贾小梅,贾小青姐妹。

还有大量的清华学子、教工,为了抵制江泽民政府的迫害,被迫背井离乡,流离失所,与自己的亲朋好友生离死别。

网址转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