黑龙江省双城市韩甸镇大法弟子被迫害事实

【明慧网2001年12月11日】新立村

杨亚芝,女,42岁。2001年10月进京上访被双城第二看守所非法关押15天。村上挂帐2000元。

闫金海,男,30岁。1999年9月进京上访被抓,被非法关押在双城第二看守所57天,多次遭到管教指使犯人毒打。2000年6月再次进京被抓,在驻京办的时候遭到姓夏和姓姜的警察没有人性的毒打,还把他手铐在后面撅了半个多小时,送回双城后被非法关押20多天放回。2000年12月再次上访,在车站被当地不法之徒认出,他喊“法轮大法好”,暴徒们不容分说狠狠地往他头部打,在车上他想走掉,不配合邪恶,被韩甸派出所的人发现又毒打了一顿。在双城看守所非法关押二天后送哈市平房拘留所,后又被非法劳教一年,在劳教所期间他被罚蹲小号,小号高一米半,宽一米半。暴徒们把他挂在小号里不能躺,不能坐,挂了七天放下来。他肚子疼被送至医院住了18天,在这18天里他不能吃饭,受尽了痛苦。在没有完全好的情况下,把他放回。直到现在他被迫害得还不能劳动,不能恢复正常生活。在这期间被双城610办公室勒索3500元,被韩甸派出所勒索3000元。

高香波,女,29岁。1999年9月进京上访在北京公园警察以没有身份证为名强行把她带到派出所被当地韩甸接回后非法关押在第二看守所65天,强迫家人交6500元钱放回。2000年6月进京上访,被双城非法关押55天,又勒索家人2000元才放回。2001年5月被当地派出所非法抓走,非法关押50天,610负责人又向家人勒索200元后放回。因为她和爱人闫金海都修炼,他们同时进京被勒索。还有在第二次进京时韩甸镇不法之徒是坐飞机去接他们的,所有费用村上一律让她公公支付,因她公公拿不出钱,村上的支书等人多次去公公家威胁,强迫公公写下7000元欠条。欠条加上现金,她家总共被勒索22200元,村上挂帐3500元。

闫德坤,男,31岁。1999年进京上访被当地接回送双城第二看守所,非法关押57天,在关押期间多次遭到犯人毒打,后来610强迫家人交6500元才放回。2000年7月又一次进京上访,非法关押40多天。2001年元旦进京上访在北京拘留所关押20多天,被当地接回送往双城第二看守所非法关押6个多月,期间一次次送劳教,劳教所据收,因身上长疥。双城610不但不放人而且继续关押,直到2001年7月又被送劳教,现关押在哈市长林子劳教所遭受精神和肉体的摧残。

郑彦侠,女,32岁。2000年12月进京上访被送双城第二看守所非法关押15天,村上挂帐800元。

车贵珍,女,63岁。2000年12月进京上访被送往双城第二看守所非法关押15天放回,村上挂帐1400元。

吴喜双,女,36岁。2000年 11月19日进京证实法被韩甸警察抓住送回双城第二看守所非法关押15天,扣饭钱137元。

杨秀芹,女,38岁。2000年11月19日进京上访被韩甸镇警察抓住送回双城第二看守所非法关押15天,扣饭钱137元。

马贵涛,女,44岁,2000年12月19日去北京证实法被哈尔滨警察带回双城看守所,非法关押10天左右,绝食几天,他们还要饭钱150元才放人,当时没拿。(帐面上有)

刘志杰,女,34岁。2000年12月进京上访被当地接回送往双城第二看守所非法关押15天放回。村上800元挂帐。

赵彩霞,女,31岁。2000年10月进京上访被当地接回送往双城第二看守所非法关押15天放回,后又被当地派出所抓去关了两天,双城610办公室勒索600元,村上挂帐2000元。

杨亚勤,女,35岁。2000年12月进京上访被当地接回送往双城第二看守所非法关押15天放回。村上挂帐1400元。

新力村

郑志才,男,36岁。2000年5月26日进京正法在双城被警察抓去,韩甸警察搜去155元钱归他们自己所有。后被送进双城第二看守所非法关押27天。交饭钱200元。

吴秀芝,女,35岁。2000年11月19日进京上访,被韩甸警察抓回。被双城看守所非法关押15天,交饭钱137元。

新城村

罗守仁,男,23岁。2000年5月6日进京正法被抓,在驻京办被政府工作人员打骂,后被韩甸镇民警于某、隋广成用木棍打,用脚踢,做各种姿势照相,带回双城第一看守所非法关押15天。被韩甸镇政府勒索2500元放回。

吴泽兰,女,39岁。2000年12月26日进京正法,29日被双城公安局押回双城看守所非法关押24天,交饭钱198元放回。2001年5月16日被韩甸镇政府伙同派出所以非法集会为名强行送往看守所非法关押44天,因属超期关押,和同牢房的几位同修要找所长问明情况,所长来了二话没说就与管教李怀心用皮鞭毒打她们一顿。在一次放风中人都出来了,又让回去,她们不回去,管教就用塑料管和皮鞭硬把她们打回牢房。由于长期关押和狱中的非人生活,造成她胃痛,经常呕吐,不能进食,双眼红肿,视力下降,这样看守所还不放人,却把她强行送到医院打针。后来放回时还要保释金500元,医疗饭费400元,她的胃疼到家一个星期才好,视力至今没有恢复。

宋贵荣,女,45岁。2000年5月6日进京正法押回双城看守所非法关押30天,被韩甸镇政府王金柱勒索2500元放回。

彭启,男,39岁。2000年5月6日去北京正法在信访办门前被抓,在驻京办事处搜去80元钱,当晚被那里的工作人员用棒子打用皮鞋踢,他的腰部被打伤到现在还没好,第二天被当地韩甸派出所于某、隋广成叫他做各种姿势后将他反铐用木条打、用脚踢,后又将他们写的材料强行叫他按手印。被带回双城第二看守所非法关押23天,被勒索1000元,被韩甸镇政府勒索2500元,派出所200元,新成村挂帐500元,亲属签字放回。2001年5月16日韩甸镇政府和派出所以非法集会强行抓到看守所,非法关押44天。抓时被红城村支书刘应伍带打手用柳木棒子打头部数十下,头部打出大包和口子,当场被打昏过去,鞋被他们扒下给扔了,一直到看守所40多天没有鞋穿。因他与爱人同时被抓,关押期间,派出所到家中非法搜书,村干部到家中要钱,对家中的两个孩子吼吓,两个孩子都吓病了,承包地没种完,两孩子没人管,房屋没人照看,后来亲属一看没办法,只好借钱把他们赎出来,结果他与爱人花去1800元。

韩秀华,女。99年9月进京上访被抓,被关押在双城看守所,非法劳教一年,9个半月放回,搜去人民币300元。2000年12月29日进京正法,在长春被抓,后被劳教一年,6个半月放回。

红图村

雷明功,男,33岁。1999年9月5日进京上访被抓回后非法关押在双城第二看守所,被由国侠勒索1000元,被双城镇公安局勒索3000元,被韩甸镇勒索2500元,被韩甸派出所勒索500元,伙食费1000元,其中还被一个姓李的勒索1000元。主要责任人由国侠、姓李的、刘存阳,他在看守所挨打挨骂是经常事。

熊纯清,女,35岁,因进京上访被非法拘留。

红跃村

王秀芹,女,61岁。2000年夏季进京上访被押到锦州公安局,非法拘留3天,送回双城拘留所非法关押15天,被勒索1000元放回。

永河村

柳全国,男,43岁。1999年9月5日进京上访,被非法关押在双城第二看守所,被双城公安局勒索人民币3000元,被韩甸镇财务勒索2000元,派出所500元,后放回。2000年11月26日再次进京上访。

田家村

孙风兰,女。因炼法轮功被强迫收去身份证,被抓进洗脑班。

徐庆森,男50岁,2001年7月19日进京上访被押在北京大兴县看守所7天,在那期间,因炼功挨打,后被当地接回送往双城看守所非法关押50天。有一次被犯人一拳打昏过去。被双城610办公室勒索900元,伙食费380元,家人还给张士跃送礼2000元,被韩甸党委、大队书记勒索5000元,现在没交。99年722后被没收房照。

张桂芬,女,45岁。99年11月份被强制参加洗脑班。2000年腊月27日被派出所两名警察强制带走,在韩甸公社非法关押一宿。2000年4月中旬进京正法被押回双城第二看守所非法关押26天,被当地勒索2000元,扣饭伙费270元。

李玉梅,女,37岁。1999年11月4日进京上访被当地接回送双城第二看守所非法关押二个半月后非法劳教一年,在2000年8月份放回。走后,韩甸镇因进京接她向家中勒索5000元钱,因家中没钱由公公签了欠条,随后,每月扣罚她爱人工资500元,共扣5000元。2000年腊月又要非法办洗脑班,2000年腊月二十三再次进京正法,在北京大兴县看守所非法关押55天。她们因不报姓名地址,绝食要求无罪释放,暴徒们就强行灌食、输液,每隔一天输液一次,由号里提出来的流氓妓女看管。因她们不配合邪恶,有时就强制绑在床上,带上手铐、脚镣。后因两会开完,把我们无条件释放。政府官员们,虽然你们做了很多迫害大法的事,但大法弟子无怨无恨,还是把真相告诉你们,因为你们是可怜的被蒙骗者,希望你们善恶分明,坚持正念,用自己的本性重新看待这件事,做出正确的选择。

张军,男,36岁。2000年12月进京上访被当地接回送往双城第二看守所非法关押15天放回,被村上挂帐800元。

高焕,男,49岁。2000年12月进京上访被当地送海淀看守所往身上浇水,4天后送回双城看守所非法关押23天放回,村上挂帐200元。

高香慧,女,23岁。1999年9月进京上访被当地接回送往双城第二看守所非法关押90天,强迫家人交6500元后放回。

韩甸镇红城村邪恶之徒受到天理的惩罚:

肖国太,男,善恶不分,一向诽谤大法,2001年秋骑摩托车把颈骨摔折。

张学才,男,极力反对妻子炼功,烧毁大法书,在公共场合诽谤大法。于2001年10月份去河南拉沙从车上掉下来,摔在沙子堆上,胳膊、大胯摔断。

刑增春,男,2001年5月份抓打大法弟子,把其中一个大法弟子打昏,回去他就打点滴。后来,又在街上撕毁大法资料,在村广播里诽谤大法,在2001年9月份患肺结核开放吐血,仍未愈。

张殿启,男,镇政府干部,坐飞机去北京抓回大法弟子周世昌等人,回来后被撤职,降职。此人1999年曾在电视广播中说假话,他说法轮功人员已把书交出来了,去看科技致富的书了,欺骗着善良百姓。

遭报的人还有,将陆续告知善良的人,希望能引以为戒。

被蒙骗二年多的百姓们:

我们上访是法律赋予每个公民的权利,我们大法弟子本着对人负责、对社会负责、对大法负责,对自己负责的善念用和平方式到北京证实法。“我们没有参与政治斗争。无论我们走到天安门去,还是去了中南海,还是在各种环境中向人讲清真相。因为呢,邪恶不去迫害我们,我们根本就不会向人讲什么真相,我们也不认为现在的上访与讲清真相是干扰任何人。在不公的对待下得允许人说话,这是人的最基本权利。”——(师父经文《李洪志师父在美国西部法轮大法修炼心得交流会上的演讲》)

可怜的韩甸镇村的大小官员,还有为了金钱而蹲坑、跟踪、举报等出卖良心的人,你们是被假象蒙骗的,也是受害者。大法弟子是慈悲的,即使你们在被蒙骗中干了那么多违背天理的事,我们还是顶着各种压力把真相讲给你们,是真的在挽救你们。希望你们转变对大法的恶念。“你们知道吗?在这个邪恶铺天盖地而来的这一个时期当中有多少人被恶毒的谣言、被欺世的谎言所蒙蔽,带着仇恨的心理对待着大法和我的弟子,这样的人在未来注定是要淘汰掉的。可是就是这样,我们经过讲真相使他明白事实,去掉了原来的想法与恶念,他很可能就有救了。…如果那个人的思想不扭转过来,大家想一想,那就完了。”(师父经文《李洪志师父在美国西部法轮大法修炼心得交流会上的演讲》)。人来一世不容易,能够闻到佛法更是万载难逢。我们不愿看到任何一个生命因背离大法而被淘汰。每个人都有善良的一面,你明白真相后,一定不会再去干违背天理的事了。

那些被迫放弃修炼的有缘人,善良的百姓、官员们,大法弟子的亲友们,大法是最正的,电视上说的全是假的,骗人的,你们都是受骗者。我们讲真相是为你们好,是在挽救你们。因为人对大法的一念就能定下自己的未来。我们所做的一切是应该令人敬佩的。今天,大法弟子为了助师正法,“正一切不正的”(师父经文《大法坚不可摧》),清除邪恶,讲清真相,救度世人,付出了巨大的代价。这种高尚的境界不正是令人敬重和向往的吗?为了抵制这个邪恶势力对人类道德的迫害,他们用自己的生命,用自己的血和泪,用人都难以想象的巨大痛苦的承受和付出,在铺垫着一条宇宙大法“真善忍”给人间开辟的通向美好未来的道德、正义之路。他们这种无私无我的伟大壮举难道还不能使您觉醒,肃然起敬吗?“真善忍”这部宇宙大法正在给人类造就着美好的未来。

然而 ,江泽民政治恐怖集团,为了一己私利,自断纠错后路,使打压政策逐步升级,大大伤害了广大中国人民,特别是大法修炼者的感情。从而失去了广大人民群众对党和政府的信任。靠造谣的工具能长期支撑局面吗?江泽民利用权力对法轮功残酷镇压,严重败坏了国家形象。他以权代法,公然践踏法律,践踏人权。面对邪恶的倒行逆施及疯狂,亿万法轮功修炼者决不会屈服,自始至终将以善的和平方式讲清真相,揭露邪恶,伸张正义。善良的人们,请擦亮你的眼睛,认清本质,站在正义的一边,善恶终有报,多行不义必自毙!请看祸国殃民、作恶多端之徒的可悲下场吧!

在法正人间到来之前,人类社会将出现大面积的吐故纳新现象、各种形式的天灾人祸将会频繁发生,所有作恶多端的坏人都会遭到大法无情地淘汰,不允许坏人进入到未来美好的社会中去。在那铺天盖地而来的造谣诽谤的恶浪中,许多原本善良的百姓深深为毒害谎言所蒙蔽,这样在即将来临的人类大面积的清理中,他们就有可能由于敌视大法和咒骂神佛而惨遭无辜的淘汰,这将是多么可惜呀!这就是为什么大法弟子冒着极大的风险去向世人讲清真相的原因,目的是为了慈悲救人哪。

敬请看到真相材料的幸运者,为了挽救您的亲人,请把真相内容念给家里没有文化的爷爷、奶奶、爸爸、妈妈和孩子,让他们每个人对大法都心存善念、正念,都做顺应宇宙特性“真善忍”的好人,让我们尽快明白真相清醒过来,共同从内心深处升起对大法“真善忍”的敬意和高尚境界的向往。把“真善忍”深深的记在心中,共同迎接“法正人间、普天同庆”那一庄严、伟大、神圣时刻的到来。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