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名在日难民申请者的家书 【明慧网】

一名在日难民申请者的家书

【明慧网2001年12月13日】

我想念的亲人:您好!

不知如何给您们写这封信……

我于今年4月申请了日本难民。当初,很不想告诉您们,我怕您们伤心。因为我知道您们盼着我早日学成回国团圆。8年了,为了这一共同的心愿,我们彼此经历了怎样的一切……这其中有多少的忍耐,多少的企盼。终于盼到了学成回国的这一天!

可就在这一天即将到来的时候,我们的梦却没能如愿。为什么?!不为什么。只因为我信仰了“真善忍”而不为江泽民政府所容。

我想念的亲人啊,我想,我们因缘份才走到了一起,我们因善良的本性尚存才有心灵的共鸣。那么,让我们用善良的本性想一想,阻止人信仰“真、善、忍”这不就是剥夺“天赋人权”吗?!阻止亲人团聚,这不就是残酷的精神摧残吗?!

我们善良,但我们不能懦弱,不能逆来顺受,不能是非不分,不能善恶不明,您们说是不是?正因为我们善良,我们才应该有正义,有良知。我们应该用我们善良的本性判断善与恶,并旗帜鲜明地弃恶扬善。

我想,这样人才能称其为人,人类社会才能正气浩然。可是,今天的人不是这样,今天的社会也不是这样。我没有想到我会走上申请难民的路,我想您们更想不到。因为您们最了解我“精忠报国”的情怀。然而,面对的现实却是您我都难以想象的……我被遗弃了。

也许是从小就向往心灵的美好,而想成为“人类灵魂的工程师”,故长大了才选择了师范大学。也许是从小就对生命,宇宙的奥秘感兴趣,故长大了才选择了生物学专业。我从生物学学士,读到生理学硕士,又攻到医学博士,可还觉未了心愿。这时我幸遇了造就生命的“真、善、忍”宇宙大法。一方面我从现有的科学证实了大法的科学性,另一方面大法为我揭示了现有实证科学所望尘莫及的生命、宇宙的奥秘。终于我明白了我儿时的向往、儿时的心愿那是我生命想要“返本归真”的企盼,终于我有了信心成为一个具有“真、善、忍”心灵的生物学工作者,并渴望能把这美好的心灵和科学技术奉献给自己的祖国,为祖国在技术上与世界同步发展,国格受到世界尊重而尽自己的一份心。

我真的为之付出了行动─回国就职,并为中日合作研究做好了一切准备。可就在2000年4月预定回国之前的99年7月,与我生命息息相关的“真、善、忍”宇宙大法─法轮大法遭到了无理镇压,这使我的命运也随之发生了变化。我不能理解政府为什么要镇压想成为具有“真、善、忍”心灵的好人。当初,我想一定是政府误解了。我是按“真、善、忍”修炼的人,应该怀着善心和诚意与政府说明真相,以求得公正,和平解决法轮功问题。故曾三次回北京,一想为大法说句公道话,二想如期回国就职。可都被拒绝入境。两次被强行遣返日本。第三次被强行推到飞往巴基斯坦的飞机上……

终于,我失望了。因为我用我的善心、诚意没有唤醒某些领导人的良知。因为我国内的同修在残酷的迫害下以生命为代价体现出的大善大忍之心,以“感天动地”却也丝毫没有唤醒某些领导人的良知。反倒越发的丧心病狂。

您们知道,我是对政治和政权最不感兴趣的人,可面对今天江泽民镇压法轮功无辜的事实,我惊呆了!

如果我不是在国外看到真实的报导,如果我不是一个亲身受害者,如果我不是了解法轮大法的修炼者,恐怕我也很难相信这一切……令人毛骨耸然、令人发指的这一切!完全是丧失了人性的疯狂迫害,动用了古今中外历史上从来没有过的酷刑和手段。背地里大面积地往死里摧残着信仰“真、善、忍”,想要返本归真的人。施加严重的精神压力进行逼供,在威胁下获得的供词却都被用作证据。可是这一切却都不敢叫善良的老百姓知道。

让我们稍稍动脑想一想,如果没有违心的事,为什么要封锁国外的消息?为什么不敢让世人看互联网?为什么不敢让真正的大法修炼者说句公道话?为什么不敢让国外的修炼者回国?……

那种残酷的迫害是我们善良的人难以想象的。现已有223人被活活打死。其中有的甚至是体温、呼吸还在就被扔进炼人炉中火化了……邪恶至极!现已有5万多人被劳教、判刑、送往精神病院等,过着非人的生活。马三家劳教所把10多名年轻女大法弟子扒光衣服投入男牢……流氓至极!

如果我回国面临的就是同样的命运,这就是我为什么要申请难民,求得日本政府从人道出发,给予生命保护的原因之一。

由此,我联想到:我得不到本国政府的保护,但我可以求得别国政府的保护,可是国内的同修却没有这个条件。作为一个公民,不但得不到政府的保护。反过来这个政府还要杀他,这公平吗?这不管是人间的理还是天理,我想,都是不能容忍的。我所想念的亲人们,万万不可人云亦云。善恶有报!这是天理。

做为一个人,做为一个按“真、善、忍”修炼的人,我要更加堂堂正正、光明磊落地活着。我不反对政府,但我也不想和这样一个迫害无辜的江泽民极权统治下的政府有任何关系。但是,那片我热爱的国土,那个我敬仰的民族永远与我有着不解之缘。我怀恋家乡的一山一水,一草一木。我更怀恋您们──培育我的恩师、思想共鸣的挚友以及给予我健康心灵的温暖而且幸福的大家族。您们是我家乡的亲人,我会珍惜我们的缘份,并永远感激您们给予我的一切。我庆幸我在中国出生,因为不仅我们在中国能有缘相遇,而且也是因中国,我才与宇宙大法结下了修炼之缘,也是因中国我才走上了返本归真的路。

我不后悔我选择走上申请难民这条人生之路,但我感到这是一件非常遗憾的事。按“真、善、忍”修炼,做一个好人,竟陷入如此的困境。对此我感到遗憾。此外,对祖国也是一个很大的遗憾。因为国外特别是美国有许多双学位、多学位的科技人才,他们很多都是大法修炼者中的精英,不管是学术上还是修炼上我都是无法与他们相比的。但我们“精忠报国”的心情,我想是一样的。但他们也都被拒之于国门外。这能怪他们吗?能说他们愚昧无知不懂科学吗?

亲爱的老师、朋友、家人,不知是什么因缘让我们今生走到了一起,而且是在宇宙大法在人间弘传之时。我真心地希望您们也能珍惜这千载难逢、万古不遇的机缘。切不可对法轮功产生丝毫的恶念与偏见!!要坚信“真、善、忍”好!“法轮大法”好!这对我们的未来一定是有好处的。

请原谅我开门见山地和您们谈了目前最敏感的话题,最被关注的事情。我能告诉您们这些才是最让我感到欣慰和幸福的事。我想将来您们会理解我的心情。我一切安好,勿念!希望您们也多保重,珍惜与大法的机缘。

爱你们的人
2001年6月23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