修炼日记几则


【明慧网2001年12月13日】11月21日星期三

明慧网上看加拿大学员写给中国人民的一信。信中说“我希望我这一副外族的面孔和纯净心能够唤起你心依存的善良,请不要追随江泽民和他的犯罪集团迫害法轮功,这对你们真的不好”。这份纯净的,凝聚巨大的善的力量的信,以及他在天安门广场喊出的“欧洲知道,美国知道,加拿大知道,全世界都知道,法轮大法好”,此时此刻,眼泪止不住的往下流,心里默默地说:“了不起的西人弟子!”晚上参加集体学法,大家都在谈论着西人弟子的壮举,我们为他们而骄傲,今天早上学员马上打电话,发传真给媒体及欧洲议员,不久就有不少议院回信并给比利时驻中国大使馆写了信。

11月22日星期四

西人弟子陆续回来,其中大部份我们都曾在多次的法会上,在各地的洪法活动中相识,我们曾在一起学法交流,如今他们在天安门广场用他们的全身心喊出了“法轮大法好”。那张天安门广场前的合影,那份宁静,那份庄严,那顶天立地的气势,令世界为之震撼,看着弟子们在机场迎接他们的图片,眼泪止不住地在流,那一天,那一刻,会作为历史的永远记载,

11月23日星期五

中午给一记者打电话,因其不久前写了一篇很不好的报导,问他所写消息来源何处,从他的话中就知道他在撒谎,知道其实为邪恶所控制,就对他说“全世界有40多个国家,上亿人在学这功,你这样写是不对的”听罢,他说也许是吧,有机会我们可在一起探讨一下,他让我几星期以后再打电话相约,因其第二天就要出国。

下班四点左右,约上另一学员发报纸,巴士在终点的前一站停下,说是就不远了,你们走过去吧,途经一家卖中文书籍的书店,给店员送上报纸及“回归的路程”,店里还有另一位中国人在买书,主动说“能给我一份吗”,言谈中知道他来自辽宁,97年就知道大法,并看过多遍《转法轮》,前段时间一直就想找这儿的炼功点,并差不多每天去我们放报纸的地方等着新报纸的到来,看着他那善良的脸,那颗迫切想接触大法的心,一下就明白了今天巴士提前停下的原因,师父不想落下每一个有缘人,感到师父的慈悲,心里真为这位有缘人高兴。

不由自主地,飞快地我们就到了放报纸的地方,在发报纸的时候,碰到的每一位接报人都对我们说“谢谢”,而且不少人还说这报纸我每期都看,真是一份不同寻常的报纸。我们出去所做的一切洪法,讲清真相还不都是为了启发常人的那颗善心吗,看到我们用辛苦赚来的钱印刷的每一份报纸,传单能慢慢改变他们对大法的错误认识,就觉得特别高兴。

晚上接着上班(我在餐馆工作),来了一位大陆的客人,看到墙上贴的法轮大法的画,就问我是否炼法轮功。开始此人带着蔑视的口气说着大法,并对师父直呼其名,我一直保持祥和的心态,但语气坚定地对他说“如果你想和我继续交谈,请你尊重我们师父,这是我们谈话的前提。”后来他就改口说“您师父”了。我们从佛教,道教,说到西方的天主教,基督教,告诉他我以前一直在宗教中寻觅,但从未被吸引很久,以及我得法后身心的变化,他也总是试图说服我各个宗教也有其很多吸引人的地方,最后我说“你要进哪个门走哪条路是你自己的选择,但我就觉得法轮功好”,临走时送他一本“回归的旅程”和一些大法报纸,最后他说他是个基督徒,并说“法轮功讲的真善忍,真是不错。”我说那还用说,我们师父是把宇宙之最高法理告诉了世人,我们走的是最正,最直的阳光大道。我让他看大法网站,并说对他一定会有极大帮助的,走时他一再说,“我今天的收获还真不少。”

我们这家餐馆位于市中心,来自世界各地的客人都有,一有机会我总是跟客人洪法。这儿略谈几件:

(一)一美国小伙子来此,我给了他和同桌一人一份大法资料,他看了以后说“这就是我所需要的,特别是这个‘忍’,对我很重要”。并问我可否马上教他功法,我随即就教了他第一套功法,才做了一遍他的动作就非常准确了,于是我告诉他在大法网站上可以找到他要的一切信息。

(二)一位比利时老太太是位常客,一日给了她资料后,她马上说“有什么需要我签名的吗,他们(江泽民政府)太不像话了,这样迫害人,这是人权,每个人都有权利选择自己的信仰。”然后她留下了自己的电话和地址,并说她要让她的朋友也签。

(三)一对法国夫妻吃完饭后那位太太盯着我看了好久,问我是否是中国人(也许因为我长得比较高),接着就说你们中国有一些东西太吸引人了,中国古老的文化蕴育了那么多先知、哲人,听她谈及此,我立即把大法的资料给她,原来近几年她也在练着一种气功,也谈及了天目的问题,但她一直还有许多困惑,我就说当你看了几遍《转法轮》之后慢慢你的问题都会有解答的。离开时,带着喜悦之情,她一再道谢。

(四)时常有中国大陆来的客人,多数人在经过讲清真相以后总是有改变,听到最多的句子就是“一路欧洲旅游,除了这儿的菜是最好的之外,这儿的服务也是最好的。”当然他们也许还未意识到的是,走时每人还能收到一份最好的礼物─大法报纸。我想我们在大法中修出的健康,祥和,高贵,和尊严是每个人都能感受得到的。

11月24日星期六

先生到中国已经几天了,打电话告诉他海外西人弟子的壮举及海外媒体的报导之后,他说这事儿在中国更是轰动,因中国的电视,报纸也报导了此事(当然是另一套措辞),现在大家在一起很多人都在谈论着法轮功,谈论着到底是什么力量让这些外国人敢在天安门广场上向那邪恶的江泽民政权提出抗议。众生在思考,众生在觉醒,电话那头的他在兴奋的说着此次西人学员的壮举在中华大地上引起的震撼。

几天来师父在《什么是功能》中说的一段话时常在脑海里闪现“不同层次众生所看到的宇宙的未来其实是不存在的假象,目前人类的每一天都是为大法的需要而安排出来的,大法弟子在人间的表现就是留给历史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