东南亚法会发言稿:讲清真象体会点滴

【明慧网2001年12月14日】一 在讲清真象上的点滴体悟

我在最初洪法、讲清真象时,心里知道是必须要讲话的,但又不知如何去讲。一次在旅游点上,有一学员在向游客洪法,我就站在附近跟着学。后来,我发了一张简介给一个游客,他不接受,但那位学员给他,他就接受。我就在心里划了一个问号。由此我悟到自己心不够纯,场就不够正。以后,我就时时记着保持正念,当心里有什么不好的念头出来时,就背《论语》,把自己的空间场都清除乾净,并从言行外表上改进自己。后来又按照老师教我们的方法开始发正念,起到了很好的效果。

上个月,我去参加婆婆的生日晚宴,我想把预先准备的真象材料分给参加晚宴的亲戚们。然而在我真的要做的时候,心里却出了很多人的观念。我怕他们说我怎么在这种场合下做这个。又想有的亲戚一定会说我什么的。就这样拖了半个小时。心里还在犹豫着。可是心里又想,“不行,必须让他们看到真象,不然他们可能就会错过这次机缘了。”于是,我就去每张桌子分几份大法的资料。有些亲戚很愿意接受,有些则认为我的这一举动不可思议。有一个长辈问我为什么要宣传法轮功,自己在家炼就好了。我告诉他说,“我不是搞宣传,我并不是要别人非得来炼法轮功,我给大家这份资料,就是让你们了解发生的真实情况。”接着,我以自己亲身经历和感受讲述自己炼法轮功的受益情况。我说,“刚才你哥哥也在讲他的腰痛在哪里治疗,现在比较好了。他不也正是把好的经验介绍给大家吗?”他女儿在一旁听了频频点头。由此,我悟到在洪法、正法中,突破人的观念和怕心很重要。有时怕心会生出一些假想、假象来,比如认为某种时间或场合不适合讲真相;或者认为有些迫害真相对方接受不了;正因为这些种种借口和理由,一直在阻碍着我们向广大人民全面讲清真象。

在生日宴期间有一个亲戚看完我给他的中国学员受迫害的资料,招手叫我过去,指着资料说,“这个人该枪毙。”原来这个亲戚看到资料里的那个万家劳教所所长与他同姓,竟作出如此败坏的事情来,很气愤。一张讲打压真相的传单,使他站在了正义的一边。很多有良知的人能够分辨是非,不会人云亦云,更不会落井下石。师父在经文《建议》中说,“害怕叫人清楚真相的是邪恶而不是大法弟子”。我悟到作为大法弟子,就是让人们看到、听到最真的。我经常把法轮功学员在中国受迫害的图片插入大法简介里,分发出去。我觉得这些照片真实地记录了发生在中国法轮功学员身上的残酷事实,那些目前在监狱、劳教所里面没放出来的学员还在过着非人的生活,不断遭受着残酷的虐待。这不是几个,百个人的问题,而是关系到千千万万的法轮功学员和无数被蒙蔽的无辜民众。我们在海外的弟子就是要揭露邪恶,抵制邪恶,让人们知道法轮功的真象,而所有看到真象资料的人,都会发出一念。这一念也就在为他们的未来奠定基础。

二 “互相鼓励,共同精进”

有一阵子,在讲清真象上,感觉自己能够去启发他人思考。因为我发觉用例子来比喻可以让他们自己去思考、辨别,然后引导他们去了解大法的真象,效果不错。然而,一段时间后,发现讲来讲去都是那些例子,就又失去了自信。直到有一次,在外地公园洪法时,一个游人一直在反驳我的说法,我好像没有办法使他明白。感觉自己需要改进,善心、语气也都需要改进,一时心里有了障碍。这时,在场的一位功友说,“不错呀,你这样举例子很好啊”。听到这样鼓励的话,我心里的障碍就消失了。由此,我感受到同修之间的关怀与鼓励,互相帮助很重要。师父在最新经文中提到“互相鼓励,共同精进”。我也记得大陆同修丁延讲过一段话给我印象很深,“能否走出去是他的关,但是我们在这时刻是否去帮他体现了我们的心性。”

我看到在马来西亚我的老家有学员在修炼,但没有集体学法环境,我想帮助他。于是我就找到其他学员,看谁愿意去,就利用周末时间一起去炼功、学法、交流,有时我不可以去,就联系其他学员去帮忙。不同的学员去,都会给当地学员不一样的感受。几次学法交流后,那位学员很快跟上来了,感到学法的重要性,也买了电脑去看明慧网的资料,并说他要做一个真正的大法弟子。我在这个过程中也受益很大。以前我也想做,可是总也做不成。我悟到,前后的差别在于用心大小的不同。有一位同修去之前说道,即使只是去陪一位学员炼功、学法,她也要去做。

我看到别的大法弟子都在为大法做着不同的事情,而有些我又帮不上忙。我想如果有一些小的事情没有人做,我就去做,我就尽我的能力去做我能做的事情。我体会到,只要我们有一念想要去做,师父都会为我们安排机会的。

以上只是我个人的体悟,不正之处请同修指正。

(2001年东南亚法轮大法心得交流会发言稿)

(英文版:http://www.clearwisdom.net/emh/articles/2001/12/22/17026.html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