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在牡丹江劳教所的惨痛遭遇


【明慧网2001年12月16日】我是1996年7月开始修炼法轮大法的。在此之前我身体多病,治疗无效,在我心身倍受折磨的时候,喜得大法,通过学炼大法我明白了人活着的真正意义,在学法中心性不断提高,身上的病也就不治自愈了,亲友看到我的变化也有不少人得法。

正当我们奔走相告“法轮大法好”时,江泽民开始了对法轮大法的陷害。我心里总是想不通,后来认识到自己应该走出家门向世人说明真相,于2000年1月19日被牡丹江市西安分局非法拘留半个月,在拘期间受到警察的多次毒打,使我更清醒的认识到讲清真相的必要性。2000年2月12日我找到牡丹江市公安局政保科科长李富,请民政部向上反映,并揭露他们利用因犯罪被刑拘的精神病人诬蔑大法的事实。以后我被非法刑拘四个月后于2000年7月1日被送到牡丹江劳教所。7月2日因炼功被所长赵冠英用电棍毒打身体多处,因大法弟子的抗议,我才免于一死。有一次我因晚上坐在床上炼功,被所长赵冠英和麻科长拖到教室绑在凳子上长达6-7个小时,同时还有其他4位大法弟子,也受到同样的折磨。我因不服被赵冠英用小皮兜抽的满嘴是血,并用胶带把嘴一层层封住不准说话,第二天早晨才给松绑。在牡丹江金秋节前20多名大法弟子因炼功都遭到了更残酷的折磨,其中有6名大法弟子被教导员马利和管教刘秀芬、张小光用手铐扣在厕所里的暖气管子上,脚尖着地数小时,并扒下她们的裤子进行羞辱。有一个大法弟子因长期被关押折磨精神崩溃,大法学员请求管教不要再给她关单间了,队长张学风不同意,并扬言说死几个能怎地。

2000年2月因大法弟子坚持炼功,暴徒们把我们4个人用手铐吊在门上,晚上扣在床边。每天只给两顿饭,每顿只给一个小馒头的一半,加几片咸菜。东北2月份的天气寒气逼人,暴徒们不让我们住有暖气的房间,我因又冷又饿与一名同修挨在一起,结果又遭到队长张学风的辱骂和殴打。由于遭受没有人性的折磨常常昏死过去,大便失调,七八天一次,一次蹲一个多小时也便不下来,经常遭到管教林洪华的辱骂。有一次因带手铐不让小便,我实在忍不住了,五脏六腑就象要裂开似的疼痛难忍,结果棉裤和褥子都尿湿了,队长张学风借此说我有意尿褥子,一个多月的时间把我折磨得皮包骨。他们无视国法,拿大法弟子的生命当儿戏。

正义善良的人们啊,快用你们的良知救援在磨难中的大法弟子吧。还有一点正义感的人们你们都看一看吧,这就是我的亲身遭遇。

犯罪恶人麻科长电话 0453—643519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