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正法修炼中弥补和升华


【明慧网2001年12月16日】我是96年得法,“7.20”以后,曾有过多次护法行为。自以为是大法弟子,但是在修炼中没能始终站在法的基点上对待修炼。在2000年9月进京护法却溜了一圈逃命回来,又于2001年1月在迫害中心不正,被叛徒所蒙蔽,写了可耻的“保证书”,从而在邪悟的路上迷失了一个半月,给自己的修炼抹了黑,留下了污点,给大法蒙上了耻辱,破坏了法。我深知这不仅是掉下来的问题,而更严重的是在关键时刻出卖佛的背叛行为把自己推上了毁灭的不归路,我绝望了。后来是我们慈悲伟大的师父用自己巨大的付出唤回了我们这些曾迷路的弟子,再次给了我们回升的机会,师父的篇篇经文把我这个无家可归的孩子唤醒,明慧网上同修们觉悟的文章擦亮了我迷茫的双眼,我挖到根子上的问题后重又回到正法修炼中来。

起初正法的脚步比较缓慢,明明是在法理上悟到了,可就是过不好难关。执著心不断地暴露,变异观念的障碍和环境束缚真是令我难以迈开沉重的脚步,我明白这都是我以前不精进和纵容邪恶的结果,也是我修炼的基础不牢靠。我开始大量学法,大量阅读明慧网的文章,在比学比修中坚定修炼。后来,由于做真相资料工作的功友陆续被拘捕,曾一度无资料来源,我和几位功友就买来不干胶和记号笔书写大法小标语,一时间大街小巷到处都有功友们正法的足迹。就这样在不断学法、交流和正法中共同精进。后来功友们又克服重重困难终于再度登陆明慧网,我们珍惜师尊给予的这开天辟地都没有过的改过和弥补的机会,纷纷在网上发表了“严正声明” ,更加坚定了修炼的决心。

今年七月我临时去离家很远的一个单位工作,上下班途经一座立交桥。在非机动车的桥洞墙壁上经常看到大法弟子多次喷刷的大法标语,每个字约30X40平方厘米。我被功友们的壮举震撼着、激励着。可是邪恶之徒不断地迫害大法,毒害众生,不断地多次用白灰或涂料抹盖住,但没几天新的大法标语又在同地再度出现,呼唤人间的正义和良知。有一天傍晚我上班后看到这些救度世人的标语又被邪恶用污泥浊水玷污了。我的心在颤抖,我决定要站出来发正念清除邪恶,维护大法。第二天一早我把大法资料收拾妥当后,提前半个小时带着清洗工具,由于路远只装了一个大可乐瓶的清水就坚定地上路了。天在下着雨,我边骑车边发正念,二十分钟后,我骑到了立交桥下。这时雨不停地在下着,我洗刷着每一幅“强制改变不了人心”上的“强”字上的污泥。我专注地洗刷着,心里没有怕,没有自我,没有变异的想象,只有大法弟子的责任和使命。早晨上班族在我身边匆匆而过,偶尔从人流中传来几声“法轮功”,也有停下观看的,我想这是他们的机缘,瓶子里的水用完了,却只洗净了两个字上的污渍,我随手用瓶子在桥沿儿流下的坑里注入雨水,接着干。我不停地刷,小跑着去沟里注水,雨不停地在下,小沟里的雨水一直供应得上……,标语的位置很高,我很费力地干得很慢,三十分钟过去了,才干了三分之一。上班的时间就要到了,我只好收拾起工具,心想中午再来接着干,就骑车到了单位。这时才发现,头发上、脸上和白衬衣的袖子上全是污水,匆匆涮过后,我平静地按时站到了工作岗位上。中午单位的另一功友与我同行继续用雨水洗刷净了剩下的标语,这样七幅大红色的正法标语呈献给了世人,我们以实际行动做了一个大法弟子应该做的,心性在正法中提高,境界在正法中升华。

又有一次去取大法真相材料。由于该功友家已被恶人暗中监视,我刚进其家门不到三分钟,两个邪恶的便衣就堵在门口开始砸门,声称查户口和搜查外来人,紧急关头,功友厉声向屋外揭露邪恶的迫害,拒绝开门。我们没有被吓倒,平静地坐下来一边折叠着每份材料,一边发正念除恶。我说:“我们在大法面前微不足道,我们的生命也微不足惜,是大法给予了我们一切,大法的资料是无数大法弟子冒着生命危险从外地辗转运来的,是为了救度世人,我们必须保护好资料,一张也不能落在邪恶者手里,必须全部带出去。”我们边折叠材料边想着办法。后来屋外的叫嚣声停了,他们下到了楼底,我用手机对外联系却没有回音,第三次联系,手机费用已不够一次通话,无法接通,我心情沉重,难道这珍贵的资料……我不敢往下想象,静等着用生命去护法,誓与资料同在。我又坐下来折叠,突然手机奇迹般的再度响起,我感动得眼含热泪向可靠的朋友求援终于成功了,半小时后,我身背两大包资料在朋友的保护下堂堂正正的在两个邪恶者的眼皮底下坐上了专车。是大法的威力和师父的慈悲保护,使弟子在正法中粉碎了邪恶的阴谋,兑现了神圣的誓言。

自99年“7.20”以来,两个国庆节前我都踏上了去北京的列车进京护法,而2001年的国庆节前夕我看到了师父的经文《路》发现了自己尚未放下的执著,就是没有彻底地针对反迫害而去对大法与自己负责。我意识到必须从根子上挖掉自己隐藏的执著,全面否定并清除另外空间的邪恶,让邪恶势力的最后企图破产。我在一功友的帮助下着重地写了严正声明并署名寄给了本地区几个重要的迫害大法的机关。邪恶势力在我正念一出的时候明知道注定被消灭的下场也还是作最后的挣扎,我动笔后就感到一阵阵恶风袭来,冻得我肉身连打寒颤,手不自如,我连连发正念,三十分钟后我寄了出去,我立刻感到寒气顿失,全身暖融融,我知道正念已经消灭了邪恶。第二天邪恶之徒被震惊,他们一边上报要求要拘捕我,一边来势汹汹地兵临城下,虽然貌似强大,但做贼心虚的邪恶本性和在正法中注定失败的下场,以及变异的邪恶观念使他们碍于各方面的压力和人际关系,不敢面对也不想上来面对我这大法弟子,更谈不上动我丝毫,他们顺水推舟地散掉,我在好心人从善的力量和对正义的支持中窒息了邪恶,洗刷掉了污点,证实了大法。“佛光普照,礼义圆明”。

这次护法后,我对正法的理解更进了一步,对自己的责任更加清楚,我渐渐懂得了“一个大法粒子”的含义。我将在正法修炼中继续努力,兑现大法弟子的神圣誓约。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