佛法无边:百万真相材料救渡世人

【明慧网2001年12月17日】(所用人物名字皆为化名)

上篇:
(一)挡不住的真相
(二)百万真相资料
(三)救渡世人
(四)邪恶的恐惧
(五)走上天安门证实大法
(六)重新开始
(七)这样的一家人
(八)又一批大法弟子
(九)跑遍北京城
(十)白色恐怖
(十一)天地震怒
(十二)世间比钱财更珍贵的
(十三)明慧网文章摘语


一年了,神州大地天昏地暗,这是一场亘古未有的正邪大战,大法弟子走过来了。

2000年9月,中国北京,一派白色恐怖。有这样一个故事,东北S城市进京护法的大法弟子连续不断,与以往不同的是,都带着一个装满真相资料的大包,进京先到各处发放真相资料,然后走上天安门打出法轮大法“真、善、忍”的横幅,喊出那久远的、内心深处的宇宙正义之声── “法轮大法好”。

讲述的经历从这里开始。


(一)挡不住的真相

白色恐怖下,邪恶势力封闭了所有能传播真相的途径,广播、电视、报纸、网络、信件、电话、交谈……,在复印店一旦发现复印法轮大法资料,店主会被高额罚款,甚至于拘留、判刑。

有一位老农民,自己刻版、油印真相资料,传送给远近的乡亲们,后来公安绑架了他。看到老人的行为,一个生活贫苦、识字不多的农民,自己制作、传播真相资料,他们中很多人想不通。这是我听到的,下面我要讲述发生在我身边的事。

大法弟子李杰三口之家,她丈夫是大学博士。在邪恶势力的迫害下,博士选择了对“真、善、忍”的信仰,被迫放弃了博士学位、出国深造的机会。一位好心的大姐廉价租给他们一套一居室,他们自己装了电话上网,博士技术特棒!他能自如的浏览明慧网及其它网站。她家买了一台二手复印机,印一会儿,打开盖儿降降温,接着印。床上摆满了各式各样的材料,很快被拿走了。李杰有个卖馒头等主食的摊位,她一出摊,人一下就多了,周围的居民都爱买她的食品,也喜欢听她讲从古到今的修炼故事,很快就卖完了,功友们也拿走了资料。李杰正念正行,无论在哪儿,堂堂正正证实大法、讲明真相,10多次使邪恶之徒丧胆,在当地传为佳话。她9岁的孩子自豪地说:我都五次上天安门护法了。

大法弟子赵云使用[外资企业]公司的速印机印资料,公司上下知道大法好,为他作真相提供许多方便。赵云经常外出为客户维修设备,他把真相资料带去,在客户公司散发。他公司经理主动把法轮大法资料送给外地来的客户,经理儿子在英文作文上写道:对法轮功的镇压是错误的!英文老师被学生的勇气而感动。赵云精通电脑技术(硕士),原来在某国营单位工作,上班时被公安及单位绑架,送往邪恶的“洗脑班”,他坚持正信,几天后闯出魔窟,从此有家不能回,他女儿才几岁。

有位大姐一直有资料来源,一位好心的复印店老板晚上悄悄给她印;有位退休的老同事上她女儿(不修炼)的公司去印;房东和我用一台老式油印机印资料,房东爱人及上学的儿子不修炼却一直非常支持我们。

几个功友用自动油印机印资料,一次给我们背来一编织袋真相资料。我们分头行动,一夜之间,附近小区一家一份,法轮大法的真相资料,一时成了人们谈论的焦点。老乡高军所在的公司,从经理到员工,大都修炼法轮大法,一台复印机不停地工作,机器都不知修了多少回,这次又得换新鼓了。真是供不应求!


(二)百万真相资料

真相资料短缺,大家都很着急。一天,高军急呼我回家,我回到家,看到很多人围着看:一台最新式的一体机,每分钟60页至130页,甚至可以24小时不停运转。太好了,大家真是高兴,这下真相将大白于天下了!

东北S城市W公司员工白雪,带来了她们公司神话般的故事:S市法轮大法人人皆知,全家人炼的很普遍,她们公司从总经理到员工,大都修炼法轮大法。在最近的四个月之中,功友们在她们公司,印出了800万页真相资料,迅速传播,铺天盖地,人人争相传阅,家家有真相,遍及市区及周边地区。

一对年轻夫妇,赵宏,外文翻译。他爱人徐静,软件工程师,在一家大型国营单位作电脑编程工作,因坚持对“真、善、忍”的信仰而被非法开除公职。这对年轻夫妇把这台最新式的一体机带到了北京。

赵宏说,真是神奇,想找谁就能找到谁,水到渠成。大法弟子岳强是某印刷设备开发设计师(硕士),跑上跑下,买来了这台最好的一体机。一位搞音乐的大法弟子(职业歌手),提出消音的建议,买来隔音材料,把墙壁作了隔音。还有上网下载,设计排版的;有提供汽车,有开车的;有跑联系的,有采购的;还有盯机器的大法弟子。大家一起动手,把一体机放到卧室里。卧室做工作间,客厅做休息用,30多平方米一居室,正好够用。

一切就绪,开机!那天晚上好多人都守着机器,听着欢快的节奏,一千张一沓的纸,高高的摞了一摞摞,一会儿就没了,变成了一箱一箱大法资料。机器啊机器,快快的走,传播宇宙的真理,多么的幸运!所有人的心跟着欢唱,祥乐融融,驱走了黑夜,迎来了天明。

第二天,印出来好多资料,一车就拉走了。接下来的日子,机器几乎不停,三、四辆车来来往往,印出来多少拉走多少。岳强来维修机器,说我们的一体机真神了!易损耗部件丝毫无损。

一天晚上,来了好多人,装订真相小册子。先吃饭,有一位东北的大姐是饭店老板,做得一手好菜,厨房调料不全,却很好吃。有位老大学生做主食一绝,他做的呛面馒头、烙饼,人们排队抢着买,他曾是一名政府工作人员,因坚持对“真、善、忍”的信仰,停了职,让他去打扫卫生,后来被开除了,他就做馒头烙大饼谋生,这次来北京上访来了这儿。大伙儿一起动手地上铺上报纸,里屋外屋坐满了人,每个人前面摆着一圈一摞摞资料,按顺序拈页,很快的一圈变成了高高一摞,再摆上一圈。大家耐心的重复着简单的动作,上百遍,上千遍,安宁而祥和,黑夜中,纸拍出欢快节拍。有的人实在困了就睡一会儿,起来再拈,他们都奔忙了一天了。有位东北的大姐,一直没停,快而有节奏,她说不自觉的能感受到功能。一大早,装满了箱拉走了,各忙各的,卧室又响起欢快的节奏。

一天晚上,来拉资料的大姐说她们有好些人一块儿散发资料,需要量很大。大姐去年就来北京上访了,住在我们后院。一次,她摆脱了当地公安的追捕,又换了一家租住,她说法不正过来不回家,大姐拉了资料很快走了。小佟经常给我们带来一些好消息,背走一些真相资料。他是名技术工人,自学了大专和本科的课程,待人和善,深受同事爱戴,但因坚持对“真、善、忍”的信仰而被工厂开除。

一对姐俩,李义和李瑞经常晚上开车来,白天上班(在私人单位打工,她们以前有正式单位)。经常没吃晚饭就来了,有时吃点我们剩的,有时来不及吃。她们给我们拉来复印纸、油墨,然后拉走资料。李瑞个头小,但提着一皮箱资料(约5000张)跑得飞快。姐俩有时捎点好吃的来,给外地功友买来秋衣秋裤,说看机器的人太辛苦。一次,李义看着印出来的大幅照片流泪了,照片(美联社摄)上,天安门广场,两恶警(便衣)踩着一位倒地的大法弟子,一把匕首(凶器)逼向脖子,围观的人群,木呆呆的观看。伤心的说,这个女孩还在笑,人们都麻木了,邪恶的宣传蒙蔽了多少世人啊!

短短的一个月,130多箱(每箱5000张)大法真相资料,从这里走向千家万户。


(三)救渡世人

一天夜里快12点了,赵宏带老王来取资料。老王是老学员,乐呵呵地说:讲真相,嘴皮要磨破,电话本要翻破。他是一家工厂的老板,最近为了让流离失所的外地功友拿到真相资料,在宾馆包了房间,因“生意”红火,惊动宾馆总经理,赶来祝贺,欢迎王老板下次还来,房价优惠。

那段时间,北京大法资料遍地开花。很多居民小区,恰似一夜春风到,一户一封真相资料。有一批大法弟子,同时出现在二环、三环路,面对面的把真相资料传递给上班的人流,过一天又突然出现在各个地铁站,又一天在各个旅游景点,又一天在各大商场……。邪恶防不胜防,吓破了胆。

人流如织,大法横幅从天而落,传递主佛无量慈悲,大法资料天女散花,芸芸众生喜闻真相。

郑法和一些功友来北京证实法,流离失所。白天到各处发真相资料,晚上过夜在地下通道、桥洞、水泥管、小树林……。一天在地下沟过夜,下起了很大的雨,雨下了很久,住不下去了。早上雨过天晴,找到了一家旅店,店主私下让他们住留(邪恶一旦发现,店主会被株连),这样10多人算有了落脚地儿。郑法天目是开的,他说发资料时,无量慈悲充满整条街,喧啸的街道瞬间变成了安宁的世界,芸芸众生一一接过真相资料,没有丝毫尘世的羁畔。一次,他和一位女功友来拿资料,两大皮箱很沉,俩人很困难的拉着往前走,去赶公共汽车。这位年轻的女子非常的单薄,几天前发资料被抓,刚从拘留所闯出来,被邪恶迫害了整整四天。

有位河北的大姐,经常在某一地带发资料。正念制约了邪恶,警车上都给贴上了,邪恶就是看不见她。一次走进了戒备很严的人民日报社大院,一边发一边贴,两手空空的走出来了。大姐使她家乡的邪恶胆寒,邪恶使绝了最恶毒的方式毒打她,给她砸上了死囚犯的刑具,头上给戴上一种面具几乎使她窒息,长期迫害使她身体承受到极点,她凭着对大法坚不可摧的正念闯出了拘留所,邪恶仍然监视她,她机智的把真相资料撒遍了周围居民区,然后来到北京,说要把真相撒遍北京城。

有一天,我和高军送了两旅行箱资料到郊区,一位小女孩来取,我真担心她行吗?她很平静地说,行,打了辆“面的”走了。后来她来电话,建议每张资料,印上“让世人珍惜资料,相互传看,对他(她)生命的永远特别重要”的话,她说每张资料上她们都用笔写上了。一次,她和功友们沿着一条高速公路喷涂鲜红的“真善忍”、“法轮大法好”等标语,邪恶慌忙刷上蓝漆,飞驰在高速路上,一路特别显眼,挡不住的鲜红大字清晰可见,真是欲盖弥彰。另一次,他们20多人分头行动,沿市区二环路人行过街天桥,同时挂出大法横幅,大法横幅从天而降,恰逢上班高峰,车流放慢了速度,不停的鸣笛,惊奇的人们为这壮举喝彩。有学员打车沿二环路转了一圈,一路飘扬着黄底红字的大法横幅,鸣笛声此起彼伏,过往的行人驻足观看。


(四)邪恶的恐惧

法轮大法真相资料迅速传播,邪恶恐惧老百姓了解真相。草木皆兵,行人带着鼓鼓囊囊的包,都被怀疑是真相资料,而受到非法搜查。有位朋友说,进他们小区大门要被搜包。

地铁、车站、旅游景点、商场、过街天桥、人行道、居民小区、郊区农村……出现大量便衣、特务、保安、联防、带红箍的老太太、雇用的下岗职工,蹲坑、盯梢、值班、巡逻、搜查,企图破坏大法真相的传播。

一位大姐在地铁站发资料,后来发到了警察手里,邪恶之徒带走了她;我住地附近的一位老太太发资料,被非法拘留,后来竟然被非法劳教。

李杰家的电话被监听,公安带走了她们一家子,私人财物被恶警洗劫一空。李杰从派出所恶警眼瞅着正念走脱了。租住房被查封,房东大姐却说,只要人没事就行。后来博士被非法判刑。

一天,房东说,有辆小轿车跟踪我们拉资料的车,他看得很清楚。我们半天时间全部转移了,机器先存放起来,资料点运转了一个月后被迫停了下来。那段时间听说北京有五个资料点先后被破坏。


(五)走上天安门证实大法

10月,很多大法弟子走上天安门证实大法。

10月6日见闻:天安门广场人山人海,人头攒动不时闪现抛撒的资料,此起彼伏,醒目的大法横幅急速穿行,或傲立人群,邪恶警察疯狂驱散游人,抢夺游人手中的真相资料,光天化日之下踢打、拖拽……,清扫车快速清洗地上的斑斑血迹,怎能洗去这滔天的罪恶?天空一片昏暗天地震怒!半天的时间就拉走30多车,在广场南侧停着很多车,车上坐满武警。

有一对长春来的母女俩,母亲腿行走有点困难(被邪恶势力迫害造成的),女儿怀了孕(她丈夫被非法逮捕),先帮着我们装订袖珍小本经文(黄色封面,B5纸四分之一大小,携带方便,给流离失所的大法弟子),全部装订完了,母女走上了天安门,打出法轮大法横幅。母女俩的正念震撼了邪恶,当晚就堂堂正正走出来了。

老王和一部分老弟子走上了天安门,他们打出了大法横幅,大多数人安全返回。老王打出了横幅后,两恶警带他走,他在前面堂堂正正走,两恶警跟着,前面迎过来了两恶警,跟着他的恶警就返回去了,结果谁也不管他,他就走开了,在华表上贴了几个真相不干胶,回来了。

赵宏、高军、老大学生等印资料的人一起交流,决定去天安门。老王说:大法弟子是人间的护法神,应该站出来捍卫宇宙大法,邪恶就象那纸老虎,什么也不是,他还要去。赵宏和高军曾被抓进某戒毒所遭受迫害,每次看到大法弟子被残酷的迫害,他们的心在滴血,早就想再次走上天安门了。老大学生一行六人此次进京就是上天安门证实大法,这是他们的宿愿,印资料需要人才暂时留下来的。郑法说他们一块来的10多人决定走上天安门,展示法轮大法横幅。

李义约我去制版的地儿。李义说(曾多次站出去卫护法),她想利用有车并且有广泛联系的便利条件,把真相让更多的人知道,然后再去天安门证实大法。徐静拿出刚排好的版,一本《真相》小册子,15张A4复印纸对折装订,她和一位画家弟子花了半个月时间,上网收集了大量资料,精选整理而成,等待着印刷。晚上去制作点,我坐在车上看《真相》样本,记录了一年多来,法轮大法在国外的洪传,陈子秀、谷林娜、赵明、赵昕等大法弟子的事迹,流了一路泪。

到了制作点,三室一厅,10多人正做准备明天走上天安门。客厅里挂满了黄底红字的大法横幅,“真善忍”、“法轮大法好”、“法轮大法是正法”、“还法轮大法清白”、“还我师父清白”、“法轮常转”、“旋法至虚”、“佛法无边”。一个人接一个人地写,有的人从没摸过毛笔,写得却很有力度,是在用自己的心书写。有的人在静静的看书,有的人在炼功。一个房间里,有两个人正在印不干胶,他们要赶完最后的一批。一个人刮漆,一个人放不干胶,印好先摆在地上晾,收起来一部分,很快又摆满了,满地雪白的纸上撒满了鲜红的字,溢满祥光,人在其中,美好无比。

第二天,大家早起集体炼功。炼完功,煮了一大锅粥,把剩下的食物吃光了,大家先后出发走上了天安门。有位何姐抱着不满一岁的孩子也去了天安门。


(六)重新开始

过了几天回来了三个人,带小孩的何姐、山东大姐和小楚。其他人没了消息。

何姐带着小孩,喊出“法轮大法好”,被关起来了。晓晓睡在妈妈怀里,特别安静,一看见警察就皱起眉头,又哭又叫。何姐不说姓名,两天后闯出来了。晓晓还在肚子里时,妈妈去护法,一次上天安门炼功,好多游人围观,何姐拿过导游的喇叭,大声喊“法轮大法好”,震撼人心,尚有善念的公安让她赶紧离开。晓晓出生以后,一家三口去上访,被送回当地关进了监狱,还在吃奶的晓晓被功友们照料着,晓晓谁抱都跟,给什么都吃。妈妈出来后,又把她带回北京,妈妈把她背在背兜里作真相,晓晓从来不哭。

山东大姐家乡的警察非常邪恶,很多大法弟子被非法拘留、劳教,有的大法弟子被活活打死。她从家走出来上访,面临着很大压力,这次走上了天安门,在被遣送的时候,发正念走脱,回来继续印真相不干胶。小楚家在外地,大学毕业后在北京工作,当地的公安找到单位来了,他被迫离开单位。这次走上天安门,被关进监狱,几天后被遣送,他从驻京办正念走脱。

我们准备重新开始印资料,在李义家进行了交流。李义一家三口都修炼,那天晚上屋里坐满了人,亲切而祥和。对如何进一步作好真相,怎样避免邪恶迫害,一个多月来的经验教训,各自谈了看法。一位年轻女士,S城市W公司的老板,说她们城市大法真相广泛传播家喻户晓,邪恶非常害怕,这几天资料点被迫转移,准备重新开始。她介绍了功友们运用智慧,长时间在恶劣环境下做出大批真相资料(约900万)的经验。在公司工作之余,经常坚持集体学法,出现问题都用大法衡量,没有过不去的。一次,大家动手,复印、拈页、裁剪、装订了上千册袖珍本小经文,外面贴上金黄色的封面,左上方竖向印着“经文”二字,整整花了两天休息日,把上千册经文分发给缺少经文的功友们,在严酷的环境中,大家受到很大鼓励,有的功友捧着经文都哭了。


(七)这样的一家人

一体机被搬到一个库房,装修的非常精细,充分利用了空间,库房已长期不住人了。冬天,住进来这样一家人。

一对“夫妇”带着小孩看库房,有时出去买菜。每天有人来进货出货。

库房里演奏着的始终如一的节奏,老肖和小肖井然有序的合作,一个人在里屋休息或炼功,一个人盘坐在机器前学法、打开包装、上纸、取纸、装包,有时两个人一块儿打包装或商量,有时晓晓从里屋爬出来,拍拍纸,摸摸机器才肯走……。

老肖说,只有最纯正的心,才配作出最正的事。他认真的做着每一步,制版、进纸、对齐一丝不差,出纸特别齐,又恢复包装跟没打开过一样,校稿一点儿小错都逃不过他的眼睛。那段时间老肖常常流泪,看着弟子的壮举流泪,看到学员累得坐那就睡着了流泪,看到大法弟子说“用我的生命凝聚成一句话——法轮大法好”更是泪流不止,那是慈悲啊!

老肖本来生活很安逸,在中学教书,去年“7.20”之后看到大法遭诬陷很着急,和功友们在北京,流落街头、风餐露宿三个月之久(有时到学员家洗个澡就走,他们不愿给北京学员添麻烦),他妻子(教师)因上访被非法判刑,他被迫买断工龄,离开单位,但买断工龄10万元被公安非法扣压,正常生活受到骚扰,他离开了家,家中只留下上学的小孩和老母亲。老肖一次给他亲戚打电话,正好他儿子接的,儿子却没听出爸爸的声音,把电话给了他亲戚,老肖心里很不是滋味。

老肖每天要把纸搬到楼上,楼梯很窄,每箱近25公斤重,只能一点点往上举,他戴着眼镜又腰痛,非常吃力,不让小肖搬,他说:这是他应该干的。他说过,这儿就是他的一切,这就是他的家。让他去休息洗洗澡,他洗完澡就跑回来。22天内,他搬上去约150箱,搬下来更多的小箱子(印好后换装小箱)。

小肖也是教师,一家人修炼,她多次上访被非法关押,被学校开除工职。小肖第一次来,连续干了9天没出过门,她对老肖说,只要给她每天有两个小时的炼功时间就行了。她说来这儿就象上天安门证实法,都没打算回去,就想抢时间多印点。最忙的时候,一天一夜印出13箱(每箱5000张),抽空还能看三讲《转法轮》,不愿浪费每分每秒,大法展现了无穷的力量。每次来到这里,都能感到那祥和慈悲的场,

这里的一切是最正的,是最美好的,真不愿离开。

这一家人,吃饭的时候才能团聚,一日两餐,其余时间饿了吃方便面。那时开始下雪了,厨房里生了煤炉,炉筒上搭着洗的衣服和小孩尿布,水气在屋顶上飘。饭菜很简单,何姐批发了一大袋白菜、胡罗卜、菠菜,说省下钱来多印资料,楼上电暖器不常开,说太费电了。大姐性格爽快,说真想背着晓晓去发资料,一天发上几百,现在整天看孩子作饭,真有点不习惯。去帮印资料晓晓又离不开人,真磨我急脾气,我还是作好我的事吧。

小肖说,我们这一家子,真是精诚合作,少了谁也不行。


(八)又一批大法弟子

重新开始印资料,又来了一批大法弟子。

老胡是位广告设计师,自己上网复印资料,帮助好几个地方的大法弟子。他设计了真相不干胶的版,还设计了一种装真相资料的袋子,特别新颖,适合贴在公共休息场所、电梯等处,便于取阅。他妻子快生小孩了,他和妻子走上天安门证实大法,他把写着“法轮大法好”的纸高举起来大声喊,强大的正念制约了邪恶,堂堂正正回来了。他把真相发到地铁,大声告诉乘客“纵观天象变化,分清善恶正邪,摆放自己位置”,然后扬长而去。

小金从家乡来了,她一直在北京打工,1999年“7.20”之后才得法,她承包了工厂的小卖部,工厂半年开不出工资,她就赊给工人日用品,自己添进去很多钱。她把小店委托给伙伴,走上天安门打横幅,被送回当地非法关押,家人为救她被勒索了上万元钱。她刚从监狱出来,就决定留下来作真相;一个东北女孩,一家人来证实法,父母被抓了,她说怎么能回家呆着呢?要留下来作真相;白阿姨刚从监狱出来,遭受了灌辣椒水、芥末等酷刑迫害;小枫家在北京,家人被非法关押了,他来帮着装订资料;还有一个新疆的大学教师……。

印出的资料,先拉到制作点装订。一次装订真相小册子,大家都来了,三个屋都用上了。很难得这么多人聚在一起,一边干活,一边交流,非常祥和,中间做了些简单的饭食,人多只好轮班吃饭,忙了一天,到晚上装订完毕。李义、李纳就拉走了。

一位搞艺术的大法弟子和一位教授排出新的真相资料版。李杰从派出所走脱后,回不了家,就给外地大法弟子送资料。一位郊区的中年人,把自家的车开来了,让送资料用,自己走上了天安门。一位北京青年,开始印不干胶,后来上天安门证实法,被恶警毒打,他发正念从警察局大门堂堂正正走出来了。

一批河北的大法弟子,把巨型的大法横幅挂上了山海关长城,一夜之间,在市区挂满了大大小小的横幅,撒遍了真相资料;她们一次次的走向天安门,用生命证实大法,决不配合邪恶,一次次的闯出魔窟;把真相资料无畏的传递给世人。她们的正念使邪恶丧胆,她们的慈悲感化了一个又一个的世人。


(九)跑遍北京城

小楚跑很远的地方去买复印纸,两、三天去一趟,把印好的资料送到库房。

李义和李纳从库房拉资料送出去,主要靠她俩送往北京各大城区。李义在一家私人公司上班,主要利用晚上和休息日送资料,常常半夜才能回家。她公司经理知道大法好,很支持她,表示公司没事可以不来上班,公司的车随便开走,她还给我们真相的选材提出建议。

一般两天送一趟资料,一次二、三十箱,两位女士驱车飞驰,送了一个地儿又一个地儿,无论距离远近,无论要几箱或是几包,黑夜中万家灯火,一辆车跑遍北京城,驱走世间无边的黑夜,带给世人美好的未来。

后来,一位大学生和他伙伴也帮着送。这位大学生以前自己印资料,一次机器出故障,就对着打印机说,你可知道,打印大法资料是多么的幸运!万物皆有灵,结果一切正常了。

一对郊区夫妇,在自家门口作生意,大姐把自己锁在一间仓库里印资料,她丈夫不修炼但很支持她,公安来骚扰他给挡着。一次夫妇俩用农用客货两用车拉走满满一车,说自己复印的资料供不应求,这一车分送郊区几个地方,一夜就送出去了。

和李义在一起,感觉祥和慈悲的力量,最后一次她打电话来说:今晚就能送出去了(40多箱),让我不要着急。


(十)白色恐怖

当晚,送完了资料她们再也没有回来。一位接李义和李纳资料的学员说,他取走了她们车里的最后两箱,看见她们开车走了。接大学生资料的人说,看见他们的车被几辆小车围住了。几天后李义家被强行查抄。

接下来几天后,装订的地方、老胡家和临近的三个地方都出事了,17个人被抓,东西被抄走。老胡妻子刚生小孩不到一个月,连照顾她的人也给抓走了,钱物被抢走了,家里只剩下母亲和没满月的婴儿,随时来人恐吓。李杰发正念第二天闯出来了,她不配合邪恶的强盗行经,那时她怀着身孕,邪恶怕出人命,把她拉到外地扔下就跑了。没几天又出来两位大姐,她们被关到看守所,绝不配合邪恶,正念闯出了看守所。其他人没了消息。

我们的资料点继续运作。几天后,我打车去送资料。李杰带着两位大姐先到了,把资料迅速装上她们的小车开走了。李杰和我有事去打电话。一会儿来电话说,那两位大姐的车加油时发现被跟踪了。我俩快速往车站走,李杰发现远处有五、六个年青人跟踪我俩,我们坐中巴车往市里走,他们坐出租车跟着。我有点紧张,李杰鼓励我念要正,特务什么也不是!车往前走,到了比较熟悉的一个站,我突然下了车,往成片的平房跑去,快速穿胡同,他们在追,猛拐了几个弯就跑进了居民楼,毁掉了电话本,镇静了一下,脱下外衣和背包放到一个空箱子里,下了楼。坐在马路边,看到4、5个家伙走过去了。

马上打电话给资料点,特务可能会从我租的车找到资料点,她们就撤出来了。李杰很快轻松的摆脱了跟踪,她遭遇过10多次险情,每次都堂堂正正走脱,有次被绑架到市局七处,她用正念清除那儿的邪恶,一天就闯出来了。取资料的两位大姐连人带车出事了,再也没有她俩的消息,其中一位大姐的丈夫因作真相资料已被非法判刑。

这次邪恶可能监听了电话。白色恐怖之下很多电话被监听。有位做生意的老太太给功友打电话说,每天出去至少应该发上几百真相资料,刚放下电话没过几分钟,警察敲门进来了,老太太灵机一动,大声说:老头子说咱家电话被监听了,我就不信,打电话试一试吧,真是被监听了!好啊,你们监听电话这是证据,你们的罪过又加一条,我告你们去。片警无理,灰溜溜的走了。还有一位大法弟子几天内四次被跟踪,一次,他和朋友坐在一家快餐店里聊天,一不留神发现远处有人举着摄像机对着他们,他俩马上离开,一个路口上已停着轿车,好几个便衣冲过来,他们向反方向分头跑脱了,听说百米之外能窃听到谈话,他后来上外地时被抓了。

第二天,到资料点去观察,已经被24小时监控起来了。一个月以后,有两位大法弟子(曾都是警察,坚定修炼法轮大法,被迫离开家,在北京散发真相资料救渡世人)觉得太可惜了,想冒险把机器拉出来,结果一开门,特务就围上来了,他们机智的摆脱了追捕。

这台运行了近两个月的一体机损失了。

2001年开始更大量的真相文字资料、真相光盘、真相图片送向北京以及全国各地的千千万万的人民手中!


(十一)天地震怒

后来得到部分失踪的大法弟子的消息。

赵宏、高军、老王、李义、李纳、大学生和他伙伴、博士、老胡、小金、小楚、小枫、白阿姨、东北的小姑娘、大学教师和另外三人被非法判刑。老王被非法判刑10年,老胡被非法判刑9年,小金被非法判刑3年零6个月,东北的小姑娘被非法判刑3年零6个月,白阿姨下午刚从外地赶来晚上被抓被非法判刑一年半,其余13人被非法判刑4年至6年。

有一天在一家小摊上吃饭,遇见老胡的妻子,抱着婴儿,说没有任何老胡的消息,不知道哪儿能看到他,孩子满月后就不让在家住了,钱被抢走了,没有住的地方,四处流落,全靠功友帮助,又换了几个地方了,住不长就被抄家了,这次跑出来,什么东西都没拿出来。她笑着说:就只剩下我和小孩了!一个功友给她拿来了小孩换洗的衣服、尿布,大姐抱着婴儿走了。

向为更多人的幸福未来甘愿付出自己一切的大法弟子,合十!


(十二)世间比钱财更珍贵的

最后记录下跟钱有关的几件事情。

有一对年轻夫妇下岗了,单位给他们几万元钱买断劳务关系,就各自找零时工作谋生,父母给照看婴儿。夫妇出去证实大法,被非法关押,回来后公安联防老来骚扰,无法上班就只好在家。这对夫妇拿出1万元让买复印纸,需要的话再来拿还有。用这笔钱买了50多箱纸。

有位退休的同事,因帮助外地功友、在外面炼功和上天安门打横幅,被非法关押后监视居住,单位不给发退休工资。他拿出1万元买了50多箱纸。原来炼功点的功友给我一个红包,说知道印资料需要钱,这是功友们的心意,里面包着5000多元。一个外地的功友给送来9000元,都买了复印纸。

有一对夫妇,是一家纸业商贸公司的老板,给我们进货提供了很多方便,他买了25箱纸,支付了部分运输费和三个月的房费。一对搞艺术的夫妇提供了一辆车,还有几辆车是功友开的自家车或单位的车。

后来知道了买一体机钱的来历,在东北公主岭市有位老人,卖掉了自家的房,把钱拿出来作真相,其中有5万委托功友带到了北京。老人知道用钱买了机器印资料了,非常高兴!他把真相资料带到家乡散发,发了几次,最后一次,被恶警发现,毫无人性的毒打老人,问资料的来源,老人什么也没说,恶警继续殴打,老人被打死了,伟大的老人!


(十三)明慧网文章摘语

“人不是白白来在人世的。”、“其实人都在等着法。”(师父《在华盛顿DC国际法会上讲法》,2001年7月21日)然而,历尽苦难转生到中土的“芸芸众生”,99年7月以来,不但因为受到邪恶旧势力作梗而无法成为正法弟子,而且在受到邪恶势力谎言宣传的严重毒害中,敌视宇宙真理,甚至仇视大法及大法弟子。在中国大陆十几亿的众生被置于非常危险的境地。

正法中,师父珍惜每一个生命,默默承受着人类在历史过程中败坏而造下的业力,苦苦救度着一切可度之人。

这次法正乾坤,是浩瀚大穹万古以来从未有过的大事。在这样特殊的历史时刻,衡量生命好坏的标准也是非常特殊的。宇宙中所有的生命都是法给开创的、造就的。一个生命,无论他在常人社会中有多好多不好、曾经造下多大的业力,只要不破坏大法,或者及时树立起对大法的清醒正念,都能得到挽救,甚至将来还有机会得到救度;可是,“在铺天盖地的邪恶宣传当中,那些人所表现出来的已经不止是一般的犯罪了,有的已经注定了就要销毁掉了。不管它是哪里来的,不管他是什么缘份,多高的层次,作为一个生命来讲不可惜吗?”(师父《在华盛顿DC国际法会上讲法》,2001年7月21日)

摘自“抓紧时间向可贵的中国人民讲清真相” (明慧编辑部2001年11月27日文章)

(2001年12月回忆整理)

(英文版:http://www.clearwisdom.net/emh/articles/2001/12/22/17016.html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