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念、正信和正行令一切邪恶胆寒 -- 大法弟子的正法故事


【明慧网2001年12月18日】去年十二月去北京证实法,在途中被家人带回。一定要走出去证实法的正念非常强。全家亲朋好友(其中一人是公安)围攻我,有的劝说,有的打我耳光踢我脚,有的骂,有的哭,我娘甚至以死来威胁,那位公安亲戚说内部消息说要往死里整等等,我心中只有一念“谁也别想阻止我进京上访!我一定能走出去!”第二天我在正念的作用下挣脱了层层铁锁的家庭“牢笼”,只身一人(身上只有没被家人搜走的单程路费200元)到了北京。由于不配合邪恶被邪恶遣送回了当地看守所。只有一个女监的看守所由于大法弟子不断的送来增加到了六个监室。每个监室人满为患,条件非常恶劣。

在狱中,我们靠正念抵制了邪恶,拒绝配合它们签字、填表,拒绝背监规等无礼要求,在有监视器监视的情况下仍然坚持集体学法炼功。现将我在监狱的见闻写出来与大家交流。

一监室大法弟子A因炼功被龙头(狱霸)告发(龙头无理索要大法弟子皮衣被拒绝而报复),该所所长气急败坏地拿来手链脚铐想施毒计,弟子A拒不配合,正气凛然,所长被震慑得哑口无言,怏怏退回了办公室。此后龙头也不再管她炼功了。后来听一同修说,大法弟子A是理发的,全家大小数十人(婆家、夫家)均修大法,其女儿仅5岁时就可通读《转法轮》(一般5岁在幼儿园还没学拼音,更不用说汉字了)。一次邪恶问她爸还炼不炼?(当时在派出所),小女孩听后毫不犹豫地大声说道:“坚修大法心不动,提高层次是根本。”有力地鼓舞了她爸,使邪恶胆寒!

99年7月20日后大陆阴风肆虐,邪恶所到之处不是抓人就是抄家。可大法弟子A的理发店邪恶却不敢靠近,大法书籍就放在桌上,邪恶也只有望“书”兴叹!因为这些邪恶在真正的修炼者面前其实什么也不是!大法弟子的正念正悟正行会令一切邪恶恐惧十分!大法弟子A全家到北京证实大法,令当地邪恶惊恐,马上兵分三路前后三次拦截所花费用好几万,它们没敢找大法弟子A要。在我们这个地方,凡是邪恶上京费用,吃喝玩乐都一律摊给大法弟子。有的弟子悟到不能人为的滋养邪恶,可是这些大法弟子的家人(不修炼)因怕邪恶,又想早些放人,背着大法弟子给了。

我们同一监室有一位大姨,家里只有她娘儿俩相依为命,她不识字,但坚信大法,坚信师父。因散发资料被非法判劳教两年半,儿子被非法劳教两年。只因坚持炼功,多次被当地乡政府不法人员抄家。开始时,抄大法书籍、音像带、炼功带、录音机、电视机;后来抄电风扇、电吹风、电饭煲、打谷机、抽水机;再后来抄走了谷种、米、面、玉米、猪、牛、锄头等一切农具和食物。邪恶心想,看你还炼不炼。虽然大姨已被邪恶整得家徒四壁,每天都是有上顿无下顿揭不开锅,但心中有大法,大姨和儿子照样乐呵呵的。没谷种就去找别人栽剩下的,没吃的就索性一天只吃两顿,有红薯就吃红薯,有时一把菜叶就吃了一顿。可邪恶仍丧心病狂不时“光顾”她家,最后还抄走了猪油罐,半大的十几只鸡也给抓去分吃了,连别人送的两节香肠也成了它们的腹中之物!“邪恶之徒慢猖狂”(师父《秋风凉》),这猖狂程度可能远远胜过当年的鬼子进村!这就是邪恶江泽民及其走卒对善良的法轮功群众犯下的罪行,使多少个家庭妻离子散、家破人亡。善恶到头终有报,它们终将受到天理的严惩。

大姨儿子被非法判劳教更是荒唐。大姨被抓到乡政府,儿子去看她,邪恶说:“你也是炼法轮功的,你敢去北京吗?”她儿子说:“有啥不敢?”邪恶挑逗说:“我给你200元钱,我量你不敢去北京!”第二天,她儿子果真去了北京证实大法。邪恶胆怯了,忙进京找人,人找着了。在回家的火车上,邪恶说:“别人问你是干什么的,你就说是小偷,这样就可以不关、不判。”她儿子斩钉截铁反问到:“什么?小偷?我们大法弟子修真善忍,处处是好人,堂堂正正的!上访是公民的权利,不妨碍任何人,我就是要给我们的师尊讨回公道。是你们叫我去北京,你们是不是想为自己开脱?”邪恶无言以对,怕他再到北京,就送看守所了。就这样,大姨家只有几间茅舍立在村子的东头,孤零零的。

大姨及儿子被邪恶迫害得一无所有,仍一如既往地揭露邪恶、讲清真相、“助师世间行”(师父《洪吟》),给当地邪恶以沉重的打击,“使邪恶势力大伤元气”。(师父《正念的作用》)

我们几十人被关,转眼两个月到了,学法中我们悟到这是旧势力的安排,监狱不是我们呆的地方,我们要走出去汇入正法洪流,不能这样消极承受,师父在《道法》中说:“你们也要明白‘自然’是不存在的,而‘必然’是有原因的。其实‘自然’是常人解释不了对宇宙、对生命、对物质的现象而不负责任的自圆其说,他们也想不到那‘自然’的本身是什么。由于受这种意识的影响,你们认为这一切魔难都是必然的,就是这样的,产生一种无可奈何的消极状态。”变消极为主动,悟到即做到,几十位大法弟子一同绝食,一同停工(不捡猪毛),要求无条件释放。一天后,每一监室通知一位大法弟子(是监室龙头提供的所谓策划者)准备“回家”,三监室的大法弟子悟到是秘密转监关押,这是邪恶的一贯花招。把她们监室的大法弟子拉住不放,不准邪恶带走。外劳犯见没办法,叫来了管教、所长。外劳犯每人拿一根胶皮棍,开门就打大法弟子,大法弟子齐声高呼“法轮大法好!”“法轮大法是正法!”“窒息邪恶!”“唆使犯人打好人!”“善恶有报!”。呼声一浪高过一浪,整个看守所被正的力量充斥。外劳犯见势不妙,纷纷丢下胶皮棍,而邪恶所长操起棍子又劈头盖脸地狠打大法弟子,几个武警赶来助威,强行拉走大法弟子,边拉边上手铐,大法弟子仍不配合邪恶,反复高呼“法轮大法好!窒息邪恶!”,手铐始终未能铐上。

大法弟子的正念又一次震慑了邪恶。师父说:“对宇宙真理坚不可摧的正念是构成善良的大法弟子坚如磐石的金刚之体,令一切邪恶胆寒,放射出的真理之光令一切生命不正的思想因素解体。有多强的正念,有多大的威力。”(师父《也三言两语》)。部份大法弟子在正念的作用下堂堂正正地走出了看守所,汇入了正法的洪流。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