石家庄劳教所恶警残暴对待大法弟子


【明慧网2001年12月19日】2000年12月16日,我和三位同修在河北省邯郸市广平县公路挂“法轮大法好,法轮大法是正法,还我师父清白”的横幅时,被广平县公安郑成月绑架到广平县看守所。这个公安十足流氓,污言秽语不堪入耳,说坐车不能白坐,动手翻了三位同修的衣兜,当要搜我身时,被我严词拒绝。第二天提审时,管教对我说:一人拿6千元钱可以放你们回去(广平县法轮大法修炼者被从家绑架,恶警向每人勒索5千元放人,给收入有限的农民生活造成了极大困难)。令人难以想象,这样的公安,就连土匪也望尘莫及,真是百姓的悲哀!

当时冰寒地冻,寒冷天气,公安7天才通知家人送被子,每天只给四个象鸡蛋大小的玉米饼、三茶碗如镜的玉米汤,家里来人看时,什么吃的东西都不让送(本县的可以送),什么话都不给传;还硬叫家人最少留一百元钱,少了不行,多了行,家人说先留几十块,几天后再来。看门的说:几十块钱够买啥?不行!看着比土匪都恶劣的守门人,家人自然也不敢留钱。春节期间,饥饿难当,从大年三十到正月初八,每天只给两顿饭。

出门时,我们几个大法弟子三个家庭,有四个十多岁的孩子被锁在家里。我的丈夫因不放弃对法轮大法的正信,坚持学法炼功,受到公司诸多不公对待,被公司强行除名。2000年农历四月初八,在家庆祝我们伟大师尊的生日,遭恶人举报,被县公安局政保科以所谓的“扰乱社会治安罪”,无限期关押在县看守所最邪恶的3号牢房,被称为看守所里的“地狱阎王殿”,那时3号牢房内同修被打的声音整天不绝于耳。

现得知,后来3号牢房人人学炼法轮功,一半多人每天都坚持炼功学法,大法学员常向死刑犯洪法至深夜,有时不知不觉到黎明。常打伤人、让看守所都头痛的犯人,听说他现在不打人、不骂人,谁的东西都不抢啦!给就吃点,不给连一句话都不说。管教不相信,经观察确实如此,知其在炼法轮功,警察说:“谁也不要管他,让他炼吧!我的老天爷,炼法轮功,不给我们找麻烦,这太好了,大力支持!”

然而江泽民的爪牙、旧的邪恶势力一定要非法送我们劳教。在送往石家庄的路上,公安局杨政委还多次打电话指示,无论如何也要把我们送到劳教所,哪怕送礼也在所不惜。就这样于2001年2月12日我和两位同修被送到石家庄市劳教所。我们村四个女大法弟子到了一起。另一男同修被送到邯郸市劳教所,因在大会上喊“法轮大法好,还我师父清白!”遭到毒打、非法加期。

在江泽民打死白打、打死算自杀的密令下,石家庄劳教所更加有恃无恐,肆无忌惮。“两会”期间,被非法关押的大法学员要求无罪释放,因喊:“修炼无罪,还大法清白,还我师父清白!”被隔离,队长像豺狼一样凶狠,中队长张学民,眼露凶光,对坚修大法弟子百般残害。张学民脚穿皮鞋,往一大法学员肚子上、身上,疯狂地横踢猛揣,学员醒来后,肚子疼痛难忍,豆大的汗珠滚落下来,肚子疼难以站起来。队长还给这个学员铐上手铐。坐也不能,站也不能,邪恶之极,我们忍无可忍。队长还将坚修弟子叫到楼上脱掉上衣,上绳吊起,新买的尼龙绳都被勒断,有的学员当时就昏死过去。电刑、毒打、不让睡觉,甚至采用最下流的手段电学员的阴道,威逼学员写荒谬的“四书”。有两位学员被逼疯;大法弟子小霞(化名)多次被抓到楼上进行迫害。邪悟者更象黄蜂一样,昼夜不睡,乱蜇乱咬,对坚修大法弟子刻骨仇恨,大法弟子小月(化名)被朝夕相处的邪悟者一掌打倒在地,耳朵至今听不到声音。还有位老太太在劳教所被迫害回家后还心有余悸,一次黄昏在桥头与一同修说到在石家庄劳教所受迫害的伤心处,泣不成声,哭到夜晚。


犯罪分子电话:
河北省邯郸市广平县公安局:0310─2523359恶警郑成月;
广平县看守所:0310─2523357;
河北省邯郸市曲周县公安局政保股股长:李同仁,主管迫害法轮功,住宅电话:0310─8898502;
曲周县看守所所长室:0310─8892689;
石家庄劳教所机关及一、三、五大队总机:0311─7754007,二、四大队总机:0311─777768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