将大批优秀忠诚的党员排斥在党外实在是愚蠢之极

一个共产党员、大法弟子给党中央的公开信

【明慧网2001年12月2日】我是一个共产党员,又是一名法轮功弟子。我认为面对党的错误保持沉默事实上是对党不负责任的表现。

法轮功是佛家修炼大法,法轮功弟子的修炼就是通过佛法指导下的实践。这就是修炼人的信仰。辩证唯物主义认为实践是认识的基础,认识依赖于实践,实践对认识起决定性作用。毫无疑问,法轮佛法的科学性只有那些真正修炼的人,通过修炼的实践才能认识,法轮佛法的修炼人对于佛法坚定的正信,来源于通过修炼认识了真理的实践过程。

1999年7至8月,《人民日报》在短短一个月之内发表了347篇批判法轮功的文章。我们不仅要问这些文章的作者,你们对法轮功的理论到底懂得多少?对于法轮功修炼到底有没有去实践过?我们在认真阅读这些文章之后,发现他们在否定神的存在这一关键问题上并没有拿出任何科学的根据。所谓“封建迷信”、“伪科学”只不过是文革式的大帽子、大棍子而已,要想统一人民的思想,依靠这种棍子和帽子怎么能达到目的呢?用专横武断的“迷信”二字将佛法一言以蔽之的做法是错误的,这是对人类不负责任的态度,这不是科学的态度,不是实事求是的态度。一个富于探索、勇于进取的共产党人,特别是党的高级领导人决不可以持这种态度。

气功的普及、佛法的弘传绝不是偶然的,其范围之广,影响之大可谓人类有史以来头一回,这其中存在着不为常人所知的必然的、深层的原因。为了让气功这一古老传统的东方文化植根于中国民众之中,中国政府曾经针对气功问题专门制定了带有保护性的“三不政策”,即不宣传、不争论、不打棍子。我们认为对于一个以马克思主义为指导思想的无产阶级专政的社会主义国家来说,这“三不政策”很有分寸,体现了当时国家领导人高超的政策水平。众所周知“政策和策略是党的生命,各级领导同志应该充分注意,万万不可粗心大意”,这是毛泽东的一句名言。可是由于江泽民一意孤行,凌驾于党的政策之上,使党对气功的“三不政策”不能得到始终如一的贯彻执行,导致两年多来对法轮功的错误判断和错误处理,制造了无数的冤假错案,其结果既对善良的法轮功修炼人造成严重伤害,又给党和国家造成巨大的损失。我认为这种历史的误会不能再继续下去了,为了对党、对国家、对人民负责,从现在开始,党和政府应该努力寻求一种体面的真正解决问题的方法,在纠正错误的同时,重新树立党和政府在全中国及全世界人民心目中的新形象。

为了达到上述目的,第一,我们希望《人民日报》允许法轮功修炼人说话。《人民日报》两年多来的一言堂现象是极不正常的,断送了“四人帮”垮台之后好不容易建立起来的解放思想、实事求是、言论自由的可喜局面,只有百家争鸣才是正常的,百家争鸣的目的只不过是为了坚持真理,修正错误,除此之外没有任何其他目的。而修正错误的本身也是坚持真理的另一种表现形式。修正错误也是人类的一种可贵的品质,体现出人类在不断完善自己的过程中豪迈的气魄和潇洒的风度。第二,必须无条件释放所有被非法关押的法轮功弟子。

现代实证科学的局限性在于始终不能通过高度发展的科技手段突破我们人类生存的这个物质空间,所以无法看到另外空间,无法看到另外空间生命体的存在形式,无法看到宇宙的真象。我们人类目前对宇宙的认识可以说是微乎其微。众所周知,地球在这浩瀚的宇宙中只不过是一粒小小尘埃而已,我们怎么能把人类在地球这一粒小小尘埃上所获得的一点知识当成整个宇宙的真理呢?而事实上即使是这粒小小尘埃上的“真理”也是在千百年来人类历史的长河中不断以长江后浪推前浪的形式发展着、更新着,所以人类社会才会不断向前发展,才可能有今天的科学成果。我们要想进一步认识这个宇宙,要想开辟、扩展我们人类生存的空间,我们唯一所能做的就是不断地探索,不断地进取,不断的寻求新的认识宇宙的方法,我们的脚步一刻都不能停留。

佛法的修炼恰恰为我们提供了认识宇宙的正确方法,可以使人类重新走上正确的科学之路。为什么我们不去实践一下呢?为什么我们不能认真地研究一下呢?为什么一定要对一个自己一无所知的领域盲目地、不由分说地加以否定呢?为什么一定要对这无数修炼人已经证实了的于国于民有百利而无一害的古老传统的东方文化中的瑰宝置之死地而后快呢?一个当权者为什么不能在当权期间检讨一下自己的错误,而一定要等到下台之后由后人来评头论足、说是道非呢?这实在不是明智之举。

无数的共产党员为了祛病健身的目的走到法轮功中来了,他们原本是希望活得更加健康、更加潇洒。可是后来佛法的理论和实践使他们惊奇地发现,自己信仰了一辈子的无神论原来是错误的,而有神论才是正确的,这一发现曾一度使他们兴奋不已。可是由于党的个别领导人对于佛法不能容忍,对佛法大肆诽谤,对修炼人疯狂迫害,使无数廉洁奉公的、优秀的、忠诚的党员不得不放弃共产党员的身份,因为他们认为唯一的选择只能是真理,因为只有真理才是人类所需要的,只有坚持真理心里才是踏实的。由于江泽民错误的决策,将大批优秀、忠诚的共产党员排斥在党外,这种做法实在是愚蠢之极。

宇宙的历史在飞速地向前发展着,人类要想在地球这一粒小小尘埃上立足,唯一的办法就是以同样飞速的发展去适应他,否则,被宇宙历史所淘汰的将不是江泽民一个人而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