辽宁省葫芦岛市大法弟子谷长琴受迫害的经过

【明慧网2001年12月20日】大法弟子谷长琴,女,46岁,辽宁省葫芦岛市南票区,职业:牙医。

1999年10月大法弟子谷长琴依法进京上访被恶警非法抓捕后,被带着手铐押回当地,在南票区缸窑岭看守所内被恶警带上脚镣锁在宽一尺多、长6尺的木板上(一种刑具)24小时。三天后她被送往辽宁省马三家教养院非法劳教,期限为三年。在被非法劳教期间,体罚、打骂是经常的,罚站、蹲、蹶、面壁、干活、坐板凳、不让睡觉,还时常遭到殴打。99年11月中旬,女二所四防(犯人)李凤莲,女(因打架被教养),受恶警们指使压制学员炼功、学法,对一大队四室的全体法轮功学员一一毒打,用拳脚踢打学员的头部、面部、颈部、胸部,谷长琴曾被打得吐血,她还经常受到人身攻击,搜身,在那里没有任何人身自由,24小时都被刑事犯严密看管(即明“包夹”、暗“包夹”,“包夹”就是犯人或背离了大法的叛徒,被恶警利用来看管大法弟子,有时恶警不打大法弟子却利用这些人来打大法弟子)连睡觉都在包夹中间(两张单人床并在一起,睡三个人,大法学员睡中间棱上。两个包夹睡在两边),呆的姿势也要受到限制,如正常的散盘腿坐势也要被制止,怀疑是炼功,闭上眼睛也不行,怀疑是在背经文,不准随便接触人怕串连闹事,写字也不行,怕是抄经文等,上厕所也是有时间的(一天两次,有包夹看着)还时常遭到刑事犯污言秽语的围攻,在这里失去了人最基本的生存权利。

精神上摧残,肉体上的折磨和超强度体力劳动(每天劳动16小时左右,有时甚至更长时间)使谷长琴身心受到严重伤害,2000年10月谷逐渐吃咽费劲,呼吸受限,最后发展到说话困难了。恶警李书环(女,40左右,原女一所二大队指导员)强行将其抬到沈医大,经检查颈部彩超有三个结节就以结甲炎作为诊断(病历记录存在马三家医院)。后来吃饭更困难了,呼吸困难,不能讲话了。教养院请来一位所谓的“医学专家”。当时教养院孙院长,女一所所长周芹(女,37岁左右,电话024—89210054)在场,那医生只摸了一下颈后部,就说:没事,你们该怎么做就怎么做吧,言外之意是可以灌食。由于谷是不能吃饭,不是绝食,而教养院强行给灌食,使其谷陷入极度的痛苦之中。邪恶的孙院长(男,40多岁)说她是装的,还要给她加期,恶警又逼着她讲话(因为她说话很费劲,只能写),纸笔被没收,叛徒们也趁机6~7次轮番围攻她,黑天白天地对她进行洗脑精神折磨,同时向谷施加各种精神压力,还向恶警汇报说她能说话。在这种迫害下她的反应又加重了,腮侧肿了,睡觉不能平躺,教养院只好于2000年11月1日由杨玉大队长(女,30岁以下,女一所三大队大队长)将谷送回。11月7日南票区缸窑岭派出所所长郝树山(男,40多岁,电话:0429—4192517)带领四五个恶警找到她住处,用脚把门踹坏。破门而入抄家,把她的书和录音机、磁带等物拿走。他们还向南票分局汇报假情况,说她在家里搞活动(其实是去她家探病人的),又把她送回马三家教养院,并向教养院说她能说话(当时谷说话费劲,已几个月只用笔写了),三大队指导员恶警张君侮辱、毒打她,使谷的心灵又受到严重创伤。由于各种反应强烈,她的眼睑也肿了,吃东西就吐,到医院做B超检查,诊断为占位性病变,即癌症(病历现存于马三家医院)于2001年5月30日被董彬(女一所三大队大队长)送回家。

谷长琴原是个牙医,现由于不能讲话,已不能从业,经济上靠别人接济维持。80多岁老母亲因长期忧虑患恶重心脏病。16岁女儿因长期失去母亲(谷与女儿相依为命)学业无成,目前谷的行踪仍随时受到派出所的非法监视。

犯罪首恶:南票区缸窑岭派出所所长郝树山(男,40多岁,电话:0429—4192517)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01/12/20/辽宁省葫芦岛市大法弟子谷长琴受迫害的经过-21688.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