对大法的正信使我从车祸的磨难中走过来


【明慧网2001年12月20日】我是95年10月在中国大陆得法的,99年10月来美国。2001年10月11日那天晚8点左右,我去参加国务院门前SOS紧急救援活动回家的路上,就在我家附近过马路时被一辆FCRDP/V车撞倒,昏迷中被送到PALOMEN医院抢救。

大概过了两个小时左右我醒过来了,发现自己在一个陌生的地方,身体没有疼的感觉,只是觉得身体动不了,好象被捆住似的,但身体发轻,好似躺在莲花上一样。

忽然听到一些人在讲话,讲的都是我听不懂的语言,这时有个人看我醒来,递过电话要我讲话,电话里传来了一个讲国语小姐的声音,她问我叫什么名字,家在哪里?电话号码,并告诉我说:“你被车撞了,现在在医院里。”我说:“我没事,我要回家。”可是她说:“医生说你伤的很重,不能回家要住院。”我说:“不行,我一定要回家,我每天还要到中国大使馆请愿。”过了一会,电话里又传来了那小姐的声音,她说:“医生说你不能回家,你腿上的骨头断了,必须住院。”这时我想不行,我是修炼人,不能在这儿,让儿子把我接回家,于是拨通我儿子的电话,告诉他我被车撞了,在医院,让他快点接我回家。不一会,我儿子就到了,我告诉他,我没事,快点接我回家,可医生告诉他我伤得很重,不能回家,当时我儿子吓坏了,不知所措,只有听从医生的安排。

听儿子说,接下来要给我做全身的检查,可是该医院没有这种设备,需要转院。他们就把我弄上直升飞机,到了另一家FAIRFAX医院,作了全身检查,检查结果左小腿骨折,两胯骨有裂痕,还有内脏要观察,需住院。在等病房的时候,我想:把我撞伤是邪恶势力的安排,我不接受。

住进病房,安定下来后,我想,这场魔难绝非偶然,作为个人修炼是过了一个生死关,是师父保护才没有生命危险。可现在是正法时期,如果是我自身的业力我承受,如果是邪恶势力的安排,我绝不承受,全盘否定并彻底清除之。师父说:“在问题出现时,一定要先检查自己对错与否。”(《正法与修炼》),我开始冷静下来找自己:我觉得我也有错,因为我没有按照规定的行人走的路走,而是横穿马路,我虽然已顺利站在马路中间的隔离台上,属于安全地段,但还是被邪恶钻了空子,发生了不该发生的事,这是一次沉痛的教训。但我绝不接受邪恶对我的趁机迫害。

住院后第二天表面物质身体感觉疼痛,为了证实大法,我忍着伤痛,坚持学法,听师父的九讲讲法录音,整点发正念除恶。当天中午就能下地,身体一切正常。

开始医生说我的腿要做手术接骨,可两天后说,不用手术了,只是骨头裂个缝,第三天上午九点多钟医生给上来固定的东西,刚固定好,负责教走路的医生就叫下地坐轮椅和练习走路。我心中默念着师父的正法口诀,在轮椅上一次就坐了一个半小时,超过医生规定的1个小时,后我又从卫生间自己扶着铁架子,一步步坚定地走回床边。

几天来不断有同修来看我,与我一起学法,给我带来明慧网的文章,大法简介,还有的同修打来电话问候,他们的每一句问候,每一个笑脸,每一个眼神,都包含着对法的正信,或对我的鼓励,战胜磨难的勇气。每天都有医生护士来为我做检查,他们都是那么尽职尽责,当时我想这是洪法的好机会,让人们了解大法,当我把大法简介送到每个接触我的医生、护士及工作人员手里,他们都高兴地在看,我不会讲英语,不能向他们一一地介绍大法,开始他们看后,都发出同样的声音,法轮大法,GOOD!有的白人护士一人要了好几份,说要带给她的朋友看,我深深体悟到这是法的威力,人们需要真诚,更需要真、善、忍大法。

后来几天,我身体康复得很快,我想我既不吃药也不打针,在这住着干啥?我要回家,于是叫儿子找医生商量出院,经医生同意第六天出院回家了。

回家后,第二天坐在床上看师父在广州的讲法录像。早、晚炼30分钟动、静功,仍然坚持整点发正念,每天的5、6、7一次不落地发正念除恶,身体也康复得非常快,回家后第一个星期起床下地还要人扶着,第二个星期就能自己起床下地,去卫生间了。

还有家庭医生只做了两次检查就说我好了,当我告诉她我是修炼法轮大法的,她说:法轮大法,GOOD!我当即送给她大法简介,她非常高兴地接受。在这期间,向来看望我的朋友讲述江政府如何迫害大法及大法弟子的真象,离开时每人送一本回归旅程真象材料。

由于我每天都坚持学法、炼功、发正念,一切都很正常。开始有一天我觉得,这条左腿捆得太紧,有点麻木,按医生的规定要6-8个星期才能拿掉,那是常人的说法,我是修炼人就要用超常的理来衡量,炼功要求百脉全通,整条腿捆得这么紧,怎么达到百脉全通,不行,我要想办法自己把它拿掉,可是你说拿掉就拿掉了吗?到哪儿找工具呀?想来想去,突然想到用剪刀,我们一起住的朋友家有一把全铁的剪刀,找到后,在儿子的帮助下,用剪刀尖端一点一点地划,用了两个小时才把捆腿的东西拿掉,拿掉后第二天就让儿子开车送我去DC炼功点,在路边停车后,我慢慢从车里出来,扶着铁架子,一步一步走到炼功场参加集体炼功,第二个周末我只拉一根棍子就能一步步走到炼功场参加集体炼功。

我能坚定地从这场邪恶的磨难中走过来,靠的是自己对师父与对大法的正信,靠的是自己对大法的坚定不移,靠的是法轮大法的洪大威力。念念不忘自己是正法时期的大法弟子。从不能动,到能动,到一步一步坚定地走到炼功场,是法轮佛法无边法力在我身上的具体体现。

同时体悟到,我们要警惕,灭亡前的邪恶虎视眈眈。我们要以法为师,走正自己的路,不给邪恶任何可乘之机,大法铸就的生命金刚不破。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